|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八章 開心的再見

第八十八章 開心的再見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885

李明樓的聲音有些緊張,她見到了一個死人。

當然,她見到的死人很多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現在身邊圍繞的大多數都是死人,元吉,武鴉兒的娘,竇縣的民眾,光州府的民眾.....

昭王聽出這聲音的緊張,自稱臣婦,臣見了君總是緊張的,但這臣婦緊張中還有些歡喜,見了君也是能歡喜,不過這個時候來見君可不是什麼歡喜的事。

而且,哪個臣讓婦人來見他?

他努力的向這邊看過來,這臣婦的打扮有些嚇人,黑漆漆的一身罩住,什麼也看不到。

「你,你們是什麼人?」他問。

李明樓深吸一口氣站直身子,將腳從血水裡拔出來邁步:「臣婦是振武軍都尉武鴉兒的妻子,聽聞殿下有難,奉命來援。」

一步一步走過來,也看到這邊的慘烈,她再次屈膝施禮,這一次是對這些死難的人。

「臣婦來遲了。」

「武鴉兒,本王聽過。」昭王神情有些驚訝。

崔征先前派了兩次人來,第一次要接他進京說陛下有難,第二次阻止他進京說武鴉兒在京城,很危險。

沒想到他能親自見到武鴉兒的兵馬,更沒想到武鴉兒的妻子也能領兵.....

「你們是從京城來的。」他說道,好奇的看四周兵馬。

有一部分聚攏守護,還有一部分在賓士追擊逃散的范陽兵,他們身上都染滿了血,傷痕纍纍。

「不是。」李明樓道,「我們是從竇縣來的。」

不過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而且昭王還有傷。

「殿下,我讓人扶您。」

昭王啊的一聲打斷李明樓,放在身側的一隻手舉起來指著:「那個武少夫人!」

他的聲音驚喜,神情興奮。

「我聽說過你。」

他聽說過武鴉兒,那武少夫人聽說過也不奇怪啊。

「不是,不是。」昭王擺手,慘白的臉色泛紅,眼睛亮晶晶,哈哈哈的喘氣,「前些時候,有商人來向本王購買奇珍異寶,說要獻給你。」

他的雙手拍在一起,似乎想到了天下很好笑的事。

「竇縣的武少夫人,一個小城的武少夫人,要天下的奇珍。」

李明樓遮面下微微一笑:「王爺見笑了。」

昭王滿面的歡喜:「沒有沒有,敢要天下奇珍的必然有奇珍之處。」他上上下下的打量連聲的哎呀,「本王竟然見到你了,本王竟然見到你了。」

這句話本來沒什麼意義,但莫名的李明樓眼睛一酸差點掉下眼淚,本來是見不到的。

「殿下,你的傷怎麼樣?」她柔聲道,「我們先回城吧。」

她看向城門,還有,沂州城是怎麼回事,城門緊閉,只有昭王這些人出來.....

.....

.....

「怎麼回事?」

城門前民眾們也正圍著五個守城兵發出質問。

「為什麼要開城門。」

方才兩個守城兵從城門牆上跑下來,喊著快開城門,但卻被聚集來的民眾阻止。

民眾們倒不是驚懼,神情很漠然。

「有援兵來了!范陽兵被打跑了!快去救王爺。」守城兵們解釋。

站在前方的一個老者木然道:「誰知道是不是援兵,或許是其他的叛軍。」

「是啊,我們這樣衝出去,驚擾了王爺殿下投降可不好。」旁邊有人不咸不淡。

也有人在講道理:「殿下可是說了,外邊兵馬叫門,才能開門,你們這可是違抗王爺命令。」

街上響起笑聲,質問聲,議論聲,雜亂。

五個守兵臉一陣青一陣白,身子發抖。

「你們不要說了。」有兵試圖阻止。

但民眾聲音喧鬧將他蓋住。

「你們不要說了!」一個年長的兵猛地吼叫,將手裡的長槍狠狠的摔在地上。

長槍撞地發出巨響,又斷裂彈起。

人群發出嘩的一聲向後退,然後安靜。

「王爺都是為了我們!」那年長的守兵顫聲喊道,「這些叛軍兇殘,動輒屠城,我們沂州城沒有兵馬了,如果要戰,大家都得死,王爺不想我們死,不讓你們惹怒叛軍,他知道自己不死,叛軍不會罷休,所以才帶著一家人出城,自己去迎戰叛軍。」

他伸手指著城外。

「他不是投降,他是去送死!」

「你們沒有站在城牆上,你們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

「他們在跟那些范陽兵廝殺,他們戰死了,他們都戰死了。」

......

......

李明樓看著城門,城門突然打開了,一群人沖了出來,有哭有喊跌跌撞撞,她要說的話不由停下,對四周擺了擺手,圍護在四周的振武軍退開幾步。

這些是沂州的民眾,除了跑在前邊的五個有兵器,其他人都是民眾。

「王爺,王爺。」

「王爺啊,天啊。」

「王爺啊,這是您的沂州城啊,要死大家一起死。」

「你們怎能扔下我們!」

看到這邊的場景,民眾們發出驚呼,然後便是更大的哭喊,很多人跪在地上,哭聲一片。

昭王也被這些人嚇了一跳,手收回放在身前,又開始拉扯禮服,發出碎碎的念念:「怎麼都出來了?怎麼都出來了,沒必要沒必要。」

又喚了守兵和城裡的長者鄉老出來。

「你們看,這是武少夫人。」他躺在一片血水中,再次興奮的指著李明樓,「那個竇縣的武少夫人,你們還記得那個來我們沂州採買奇珍的商人嗎?他口中的神仙,武少夫人。」

守兵長者鄉老們都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