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七章 城外的廝殺

第八十七章 城外的廝殺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569

?????皇族擁有生殺大權,權貴一句殺也能要人命。

只不過當看到傳說中的場景,田呈只覺得好笑。

眼前站著的這些男女少幼珠光寶氣華麗,但剝下這珠光寶氣,他們就是一群褪了毛的肉雞。

肉雞握著刀,這場面怎麼不讓田呈笑出了眼淚。

「王爺。」他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我的身份不如你,但打架你可真不如我,你看。」

他認真指點。

「你應該早一點這樣說,你畢竟是親王,一聲號令會召來一些兵馬,民眾們也會跟著你一起,這樣人多一點。」

他抬手指著遠處的城池。

「最關鍵是有高厚的城牆,這樣你們能堅持一兩天,也算是有個抗敵打仗的樣子。」

對於他的調侃羞辱,昭王沒有動怒也沒有尷尬。

「城裡的人不願意與你們打。」昭王嘀咕道。

田呈看四周,驚訝又欣慰:「我們竟然這麼受愛戴嗎?沂州的百姓不錯啊。」

押送昭王出來的軍漢對昭王狠狠瞪了眼,恭維:「是的呢,大將軍,我們進去出來沂州城裡都沒有人說句話。」

昭王搖頭:「沒必要嘛,這跟他們沒有關係,這是我父皇治理天下無能引來今日禍事,你們又是為了我而來,這是你我之間的事,你殺了我或者我殺了你,這事就解決了。」

田呈再次哈哈大笑:「王爺真是會說笑話。」

昭王道:「好了,閑話不要說,開始吧。」

他說罷握著刀大叫一聲向田呈衝來。

身後的家眷們也都跟著沖。

女人拉長的尖叫,孩童清脆的喊叫,養尊處優從沒大喊大叫過的男人的怒吼,讓這邊變得喧鬧。

軍陣紋絲不動,田呈倚著扶手含笑,待昭王衝到他面前時,一旁的親兵將長槍一揮,跑的肉顫的昭王啊的一聲便栽倒。

親兵的長槍下一刻便落在他的頭上。

「不要殺他。」田呈笑著制止,對在昭王身後衝來的人們抬了抬下巴,「先殺他們。」

說完又停頓下,聲音和笑容猙獰。

「慢慢殺,既然想跟我打,就給他們一個機會。」

兩邊親兵們齊聲應是,迎向這群衝來的男女老少,大約是第一次跟這樣的人打,似乎有些生疏,長刀一揮,砍中的不是一個白凈貌美少年的脖子,而是他的胳膊。

胳膊頓時砍掉下來。

血如泉涌,少年嘶叫著倒在地上,他穿著織金的衣衫,帶著的金玉配飾頓時都染紅了。

這喊叫嚇到了另一個親兵,手裡的兵器一哆嗦,沒有將撲來的美貌姬妾刺穿,而是刺破了她的精美羅裙,羅裙被撕掉一半,露出光潔白嫩的長腿,腳腕上還帶著三個金圈。

姬妾發出尖叫。

田呈不忍直視,收回視線看倒在地上的昭王:「王爺還沒見過殺人吧,看看,多嚇人。」

昭王撐起肥胖的身子,沒有回頭,似乎也聽不到自己家人的慘叫,握著刀再次向田呈衝來。

鏘的一聲,田呈握著長刀擋住了昭王的刀。

昭王用力發狠向前推刀,刀紋絲不動,他的腳在地上踩出一個深印。

田呈坐在椅子上,單手將刀輕輕一擺。

鏘一聲,昭王的刀飛了出去,昭王也脫力再次跪倒地上。

田呈的刀依舊沒有落在他的身上。

「王爺,既然你喜歡對戰,卑職就陪你玩個夠。」他陰惻惻笑,「讓你看個夠。」

喊殺聲已經被哭喊慘叫取代,刀槍入肉,錦衣撕裂的聲音不斷,摔倒在地上的昭王感覺有東西砸在背上,那是一隻斷掉的胳膊,手腕上帶著的四五個金銀玉寶石鐲子叮噹響。

這不是對戰,這是虐殺。

一刀能砍死的偏要用十刀二十刀,不直接要他們的命,要他們嘶吼慘叫翻滾。

昭王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重新抓住被擊飛的刀。

「殺!」他喊道,再次向田呈衝來。

還是不看被虐殺的親人,凌亂的殘肢,臉上也沒有畏懼悲憤。

田呈真有些意外,這些皇親貴族如他意料又出乎他意料。

他抬手迎上昭王的一擊:「王爺竟然這麼無情?」

昭王握著刀憋著氣用力向前:「這不是無情,這是意料之中,我們,都準備好了,最喜歡的衣裳首飾,足夠的金銀珠寶,都帶足了,到黃泉路上也無憂。」

原來這些華麗的裝扮竭力穿戴的金銀珠寶,都是用來做陪葬的。

田呈神情變得古怪:「你是不是有毛病?怪不得皇帝不喜歡你。」

他一抬手,昭王的刀再次被擊飛。

「真可憐,你自盡吧。」

對於現在自盡真是仁慈,不用看親人被虐殺的場面,也不用等自己被虐殺的時候想自盡都自盡不了。

昭王跌跌撞撞又一次抓住了刀,沒有如田呈想的那般割斷自己的脖子。

「沒必要沒必要,活得好好的幹嗎自盡。」他氣喘說著自己的口頭禪,將刀握住在身前,「要麼我殺了你,要麼你殺了我。」

他大喊著揮刀砍過來。

田呈還在陰惻惻的笑,但眉間有些惱火,站起來將長刀一揮,這次不僅是刀昭王肥胖的身子也跌飛出去。

幾次被震飛刀,昭王年老但依舊嬌嫩的手上滿是血,身上也沾染了血土,這一次被甩出去肥胖的身子撞在地上如同被亂拳捶打。

他喘著粗氣,一點一點的撐起來,也不去拿自己的刀,就隨手摸起地上不知道自己哪個親人掉的刀,爬起來,越過地上翻滾的親人,向田呈衝來。

「來啊。」田呈站在虎皮椅前執長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