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三章 從遠處飛來的箭

第八十三章 從遠處飛來的箭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613

斥候點頭應聲:「打的非常激烈,整個大營包括在外布防的兵馬都調動了。」

能將整個兵馬都調動,襲擊的兵馬人數很多嗎?最少也要萬數人馬吧?

「滑州有這麼多兵馬?」方二問。

「不一定是兵馬多。」李明樓道,「應該是白袍兵。」

能讓范陽兵望白袍而逃,這悍名不是喊出來的,而是血肉打出來的,這般兇悍的兵馬,得知范陽兵在附近駐營,定然要來殺敵。

「那我們....」方二道。

這真是意外之喜,老天,竟然也會助她了?

「我們當然是助他殺賊,借他殺賊。」李明樓已經站起來,雙眼在暗夜裡閃閃亮,抬手號令:「殺過去。」

暗夜的地面上一個個身影翻起,馬匹聚攏,火把點亮輕甲簡行,化作一條火龍向前方的暗夜撲去。

「殺!」

「殺!」

一個面容猙獰的范陽兵撲過來,手裡的長刀刺穿了一個白袍兵,撕開這這邊的陣型,他狂吼著跳進去,但下一刻兩邊長槍左右刺穿了他的身子,他臉上帶著獰笑栽倒地上死去。

這邊撕開的口子立刻被補上。

這樣的撕裂補齊發生的越來越多,方陣已經明顯的縮小了。

「都將。」兩個將官彙集在項南身邊,神情有些凝重,「他們的兵馬越來越多了,我們的後路要被堵上了,現在不走,就走不了。」

項南握著長槍輕輕一點刺穿襲來的一個范陽兵:「不能走,現在走,我們才是死定了。」

這種廝殺對於別的大夏兵來說,早已經被打的崩潰而散,白袍兵作戰不懼生死靠的就是一股銳氣,一退銳氣頓失,在這麼眾多的范陽兵面前必然一個都活不了。

兩個將官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他們一路殺到現在並非一直都所向披靡,但這一次遇到的比先前所有的都難啃。

「那是,帥旗。」一個將官看到前方,失聲喊道,春末夏初晝長夜短,夜色已經漸漸變青,蒙蒙青光里有一桿帥旗逼近,攜帶著更加兇猛滾滾的兵馬。

項南橫槍握在身前,看著帥旗的方向,但沒有看帥旗,而是帥旗下的一個越來越近的身影,可以清晰看到他臉上的獰笑。

「原來是你啊。」項南臉上也浮現笑,「真是太好了,待我殺你。」

兩個將官以及身邊的陳二等兵大驚。

「都將不要以身涉險。」他們喊道。

項南看著前方:「我原本就要死在他的手裡,今日死也不過是再死一遍。」

今日不死,他才是真正的逃生了。

說罷握槍刺挑兩邊或者正面撲來的范陽兵,劈山斬海直向那帥旗下的主將。

萬數兵馬的主將都親自殺過來了,對方真是勢在必得,那這一次應該是要全員戰死了,兩個將官心裡反而變的透徹,這一天早晚會來的,雖然不想死,既然要死就死吧。

他們嘶吼一聲,亦是長刀長槍狂襲向兩邊的范陽兵。

青光拉開夜幕,整個大地變的闊朗,但大地上密密麻麻的兵馬卻反而越來越擁擠到一起。

陣型已經看不出來了,正兵舉著刀槍棍棒廝殺,輔兵竭力的隨行支援,雙方都已經殺紅了眼,都在憑著一口氣撐著。

白袍皆已經染血,在一片片的圍攏中不斷的縮小。

廝殺到此時兇悍武力雙方已經不用論高下了,兵馬人數就成了關鍵,范陽兵所有的兵馬都湧來,七千的白袍兵在萬數的范陽兵面前還是差了一線生機......

「李家小女婿!」孫哲大叫,「你馬上就能到你丈人跟前哭鼻子了!」

粗重的長刀砍下,纖細的長槍一挑,兩人身形交錯靠近。

項南看著他嘴角彎彎:「你死了,不知道安康山會不會把你當兒哭。」

安康山好女色,這孫哲的母親與安康山有染,孫哲以此被安康山重用優待。

孫哲原本的紅臉變得更紅,哇哇大叫一聲,身形扭轉,長刀在長槍上滑出一道火光。

項南長槍一卸,擋開孫哲的長刀,拖槍在地身形扭轉掉頭就走。

孫哲揮刀躍起,就在要劈下的那一刻,身子一凝,硬生生的收刀向後仰倒,饒是如此,一道白槍還是刺中他的肩頭.....

可惜只是刺中的肩頭,肩上有鎧甲,長槍被擋住沒能穿透。

血從鎧甲下湧出。

項南待要再翻身推槍,兩邊范陽兵已經向他砍來,長槍收回蕩起一片。

孫哲蹬蹬後退兩步被親兵擁住,他喘氣雙眼發紅冒出一頭冷汗,幸好他機警,否則此時已經被刺穿脖子......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項南!」他吼道,長刀指著被圍攻的白袍小將,不再以李家小女婿戲稱,提名喚姓,「殺了項南!賞金千兩!」

重賞之下湧來的范陽兵更多,白袍兵想要支援已經無力,眼看著飛蛾般的范陽兵將項南遮蓋,但就在這時,外圍兵馬一陣騷動發出更大的喧嘩。

「有援兵!有援兵!」

伴著喧嘩弩箭的聲響嗡嗡滾滾,兵馬慘叫著彈起跌倒一片。

竟然還有援兵?滑州境內還有兵馬敢來?孫哲瞪目看去,見從西邊的方向湧來一群兵馬,他們輕甲快馬,此時前方的兵馬舉著gōngnǔ。

一眼估計有兩千人。

廝殺到這種時候,人數已經變成了勝敗的關鍵。

「他們沒有穿白袍。」孫哲喊道,「他們就是來做樣子的!」

這些大夏兵馬他們見的多了,只要露出兇悍的樣子,就能把他們嚇跑!

箭雨過後,范陽兵們紛紛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