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二章 來者是賊當殺

第八十二章 來者是賊當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59

項南低頭看身上的白袍。

白袍其實原本是裡衣,他被壓在同伴們的屍體下,兵服也被火燒著,他脫下兵服狼狽的逃生。

他不停的奔逃,不知道所過之處是不是叛軍不能停留,沒有想過換衣服,再然後不想換了。

裡衣上濺滿了血,同伴的血,他自己的血,叛軍的血,時刻的提醒著他經歷了什麼。

這是狼狽,是恥辱,是悲涼。

現在他穿的當然不是裡衣了,而是質地優良的白袍,最初跟隨他的小兵們也跟他一樣,懷著親人和同伴們的血仇,所以也穿著白袍,漸漸的人越來越多。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白袍就一直穿下來了,大家形成了慣例。

現在的白袍成了一面旗幟,民眾看到了歡喜,城池的官員們看到了安心,兵馬看到了羨慕,叛軍看到了畏懼....

項南看這兩個白袍兵,不問也知道他們說的什麼意思,滑州境內很多兵馬都偷偷的穿白袍。

「只要敢殺敵,無須在意穿什麼。」他說道。

見他並不責怪他們假充白袍兵,幾人很高興。

「你們說附近又有范陽兵?」項南問。

兩人這才想起來意,爭先恐後的將事情的經過講述,項南也有些驚訝。

「他們去的方向是泗水。」他跟身邊的兵將說道。

兵將是當地出身,對這裡很熟悉點頭,又分析道:「這裡已經有些日子沒有看到范陽兵了,這十幾人出現,看到白袍就跑,很明顯是曾經在這裡的叛軍。」

他們為什麼回來了?

「逃亡都是回本營。」另一個將官道,「肯定不止他們這些人。」

項南看向泗水的方向:「去查探。」

站在一旁的陳二立刻應聲是,親自帶著斥候們疾馳而去,暮色降臨的時候帶回來令大家震驚的消息。

泗水附近駐紮了近萬數的范陽兵馬。

親自給坐在簡陋堡寨中的項南端上精心熬制的肉湯的堡長,臉都綠了,肉湯碗差點摔在地上。

滑州或許不會完了,他這個堡寨肯定是保住不了,萬數兵馬一起襲來啊.....

窄小屋子裡站著的都是白袍軍的將官,他們神情或者驚訝或者凝重,並沒有畏懼。

「他們是剛安營嗎?」項南平靜的繼續問細節,自己接過堡長還攥在手裡的湯碗。

陳二想了想,搖頭:「不是,我查看馬糞可以得知,至少已經五日。」

「這可不像范陽兵的做派,安營紮寨歇息一兩日足矣,五天了大軍還不進入滑州境內,可見......」項南將肉湯喝了口,「他們的目的不是滑州。」

不是滑州,這麼多兵馬聚集是為了什麼?將官們對視低聲議論。

項南將肉湯幾口喝完放下:「我親自去看看。」

.....

.....

夜色里的營地並沒有沉寂,不時的有兵馬進出。

「白天的時候,兵馬就一直這樣賓士。」陳二低聲說道對匍匐在地上的項南指點,「他們出去後就有兵馬回來,看起來是在換崗。」

但這附近有什麼防備的地方?

「他們在守著泗水。」項南道,「他們的目標果然不是滑州。」

但為什麼守著泗水,過了泗水是哪裡?沂州!昭王!項南醍醐灌頂。

留下斥候盯著這邊大營,項南回到了堡寨中。

「都將,你的意思是說,安康山要殺昭王。」聽了項南分析,將官們說道,「這些兵馬是要去沂州的?」

「皇帝駕崩了,陛下還有三子,太子在京城,昭王在沂州,魯王在麟州。」項南道,「安康山肯定要斬草除根,這些兵馬要麼是要去沂州,要麼是攻打沂州兵馬的後援。」

將官們神情凝重:「都將,我們要怎麼做?」

項南輕輕撫了撫白袍:「我白袍兵就地殺賊,賊既然來了,當然就地殺掉。」

.....

.....

敵襲的警示傳來時,孫哲並不在意。

大營外三層兵馬戒嚴泗水,就是為了迎接敵襲。

「半夜來偷襲的宵小。」他高卧閉目裹被不屑道。

但很快信報說第一層兵馬被擊退了,隨之而來的還有來者的描述。

「大人,約有有七千多人,皆身穿白袍。」有將官疾步進來道,「應該就是他們說的白袍兵。」

孫哲翻身坐起來:「人數不少啊,膽子也不小,竟然敢來偷襲我的大營,怪不得能把把那些傢伙嚇的望之而逃。」

嘴上說的厲害,但並沒有什麼害怕,只有幾分興趣。

「我瞧瞧這些披麻戴孝的都是什麼玩意。」

孫哲在一眾兵將的擁簇下穿著睡袍直接走出了營地,站在高高的車駕上能看到前方廝殺的軍陣,跌落的火把,燃燒的軍旗枯草,在夜色里撕開一片,一片中白袍反襯著火光,恍若剛燒出的白瓷一般耀眼。

「是很古怪好笑的打扮。」孫哲捧腹哈哈笑,但看著看著他臉上的笑散去。

衝過第一層兵馬,先鋒的騎兵們已經散去,刺目的白袍是一個內空外方的軍陣,腳步聲陣陣,地面震動,不斷的衝擊著自己這邊的軍陣。

兵器的寒光血肉的飛濺。

自從走出范陽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兇悍的大夏兵馬,孫哲麵皮跳了跳,怪不得田呈讓兵馬撤出滑州,真要在這裡要折算元氣,就沒有辦法去搶沂州的大功了。

不過.....

「不用理會他們,他們再兇悍,人數少。」孫哲道,「待拼不過自己就會退。」

他可不是只孔武有力,知道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防守,萬數兵馬不需要主動出擊,而是等這些飛蛾自投羅網。

眾將官應聲是,孫哲打個哈欠準備轉身回去繼續睡覺,但就在轉身的那一瞬間,眼角閃過一道白光,那是一個白袍手握長槍躍馬入陣,四周五個范陽兵瞬時被長槍挑起,然後又重重的落地,地上燃燒的火把砸的四濺,如同煙花綻放在那白馬白袍四周。

他是夜色天地間最明亮的所在。

孫哲看到了他的臉,孫哲的眼如星星般亮了,他發出一聲嚎叫。

「項南!是項南!項南!」他喊道,人就要從高架車上跳下去。

還好四周的兵將及時的拉住,不解的喊大人。

孫哲不與他們解釋,只看著那邊在軍陣中廝殺的白袍小將,大喊:「取我披掛兵器來,我要親手斬了他!」

這太突然了,先前的穩重淡然呢?眾將紛紛勸「大人,不能以身涉險啊。」

孫哲絲毫不聽,親兵們取來了披掛,孫哲跨上馬:「殺了他,我要殺了他。」舉著刀號令,「今晚不許放走他!絕不放他走!」

他舉著刀縱馬衝去,親兵們紛紛跟上護衛。

眾將們也只能跟隨,又因為孫哲那句不許放走這些白袍兵,而開始調兵。

整個大營包括遠處的兵馬都開始涌動,大地上震動一片。

.....

.....

「范陽兵的大營被人突襲?」

裹著衣袍靠著樹歇息的李明樓立刻醒來,看著被帶到面前的斥候。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