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一章 交匯的兵馬

第八十一章 交匯的兵馬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432

?????白袍兵與投奔來倖存的兵馬交匯在一起,沖著奔逃的范陽兵發出威脅的叫囂。

僅僅是叫囂。

他們沒有追上去,用弓箭用長刀殺死這些叛軍,而是一面吼叫一面張望,待看到范陽兵真的跑了,立刻也調轉馬頭衝進堡寨里,投奔來的兵馬反而落在後邊。

「你們跑什麼!做樣子也要追一段啊!」倖存的幾人慌張的跟著跑進去,不待喘口氣就喊道,「要是被發現了我們就都死定了。」

穿白袍的十幾個兵跳下馬,面色緊張一臉都是汗,甩著僵硬的手:「追什麼追,要是被發現我們是做樣子,才是死定了。」

躲在高塔上的一個守兵探頭:「他們真跑了,沒有再回來。」

聽到這句話堡寨的人們都鬆口氣,又有兩三個兵走出來,圍著穿著白袍的兵們笑:「這白袍還真管用。」

十幾個兵也高興的看著身上的白袍。

「白袍軍一連奪回了我們滑州十三城,所向披靡,這些叛軍見了白袍就躲。」

「那我們穿著白袍就安全了。」

有年長的兵思慮周全:「白袍兵讓叛軍懼怕,但也讓叛軍痛恨,我們偶爾拿出來防身可以,別用的多了引來叛軍。」

那倒也是,大家紛紛點頭,將白袍脫下來小心翼翼的疊好,緊張歡喜激動落定,才想起問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怎麼遇到范陽兵了?不是都被打跑了?」

「對啊,這些日子沒看到他們了。」

幾個倖存者心有餘悸:「是啊,正是因為最近沒有叛軍了,我們才奉命開始巡查,沒想到突然又遇到一群。」

年長的堡長凝眉思索:「這種事,應當報給白袍軍,讓他們警惕防範,也免我滑州軍民再受劫難。」

還要為死去的同伴們報仇,倖存的幾人想到死去的同伴,悲傷又憤怒:「我們這就去望郡找白袍軍。」

堡長道:「我們陪同你們去。」

堡寨的大門再次打開,十幾個穿著白袍的兵疾馳向東而去,闊野上沒有范陽軍,山坡上也沒有窺探。

而此時窺探的兩人一直跟在逃走的范陽軍身後。

他們走走停停,不時的回頭看,偶爾爭執幾句,似乎在去殺掉那些白袍軍以及快些離開這裡意見不一致,但最後還是越走越遠,沿著泗水來到一片大營。

這是好大一片營地,不時的有兵馬巡查進出,兩個斥候沒有再靠近,小心謹慎的潛藏在遠處,看著那十幾個范陽兵進了大營。

「白袍兵?」孫哲在帳中正卸下鎧甲,活動肩背回頭看站在帳中的幾個兵,「什麼白袍兵?」

「他們穿著白袍,所以就稱呼為白袍兵。」一個范陽兵道。

孫哲哈哈笑:「披麻戴孝嗎?義成軍倒是會對皇帝表孝心。」

滑州這裡是義成軍的所在。

將官說笑兵士應當陪笑,但這一次幾個范陽兵沒笑出來。

「他們中有義成軍,很多義成軍加入了他們。」

「他們是從別的地方來的,然後在望郡殺了牛崔大人。」

「自此後留在望郡,帶領義成軍到處殺我們的人。」

「前前後後算下來,幾千人馬都葬送在他們手裡。」

「我們不得不退出滑州暫避鋒芒。」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道。

孫哲的臉色漸漸肅重:「我還以為田呈說當全力拿下沂州是真的呢,這廝果然奸詐,原來是滑州這裡他是拿不動,你們適才見到白袍軍了?」

幾個范陽軍連連點頭。

孫哲看著他們:「所以你們是被他們嚇跑了?」視線掃過他們的鎧甲兵器,猛地站起來,抓過才卸下的鐵節鞭狠狠向幾人打去,「你們的鎧甲乾淨整潔,你們的兵器白凈如玉,大都督給你們金銀鐵甲,是為了讓你們不被對手的刀槍傷害,大都督給你們弓箭寶刀,是為了讓它們染血食肉!」

幾個范陽兵猝不及防慘叫著倒地。

「你們見到對手連戰鬥不敢竟然跑了?」

「我范陽軍養你們這等廢物有什麼用?」

孫哲力大,鐵鞭滾著釘子,只三下兩下范陽兵們的血在地上濺開花,四周的兵將抱臂或者鄙夷或者嘲笑旁觀。

「孫大人,孫大人。」一個范陽兵拚命的掙扎,「先前他們沒到這邊,這次出現在這裡,我們唯恐他們會影響大人大事,特來趕著來報告啊,待報告了大人,我們就去與他們死戰。」

旁觀的一個將官被提醒皺了皺眉:「他說的也對,我們現在有要事在身,不便被宵小耽擱。」

孫哲鐵鞭發泄了火氣,啪的扔在地上:「滾出去!」

幾個被打的血淋淋的范陽兵不敢耽擱,忍著傷痛在地上或者翻滾或者爬了出去。

「白袍軍!」孫哲坐下來啐了口,「什麼人在裝神弄鬼。」

「不管他是什麼鬼,待我們完成大都督的要事,再讓他們自己為自己披麻戴孝。」一個將官笑道。

「是啊,沂州那邊戰事緊要。」另一個將官點頭,「大都督正在去往京城,我們守住泗水,讓沂州後方安心,讓大都督前行無憂。」

孫哲道:「我知道輕重的,只是看不得這幾個廢物,報信?殺了對方拎著他們的頭顱才叫報信。」

將官們紛紛道「田呈手下的兵怎麼能跟大人的比。」讚歎恭維。

孫哲哼了聲:「我知道他們都瞧不起我孫哲的出身,但我孫哲的本事低於他們哪個?」

將官們點頭:「有大人守在此處,田呈他們才能順利拿下沂州。」

營中的氣氛變得歡悅。

暮色漸漸籠罩,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