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章 一方天地有白袍

第八十章 一方天地有白袍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3:58更新  字數:2480

?????范陽軍的鎧甲兵器被卸下裝車,馬匹也都牽住趕進城中,屍首胡亂的堆在坑中,一群民夫粗魯的推土掩埋。

這些民夫或者有親人死在叛軍手裡,或者無冤無仇但如果不是叛軍也不會來這裡當民夫,懷著恨意一邊推土一邊啐兩口。

另一邊也有屍首在掩埋,與范陽兵屍首不同,這裡每個屍首都換了新衣裹了席子,整整齊齊的擺放,再鋪設一層席子,然後民夫們才仔細的將鏟土。

坑外白袍兵列隊,他們身上白袍血跡斑斑,面前擺放死去的同袍們脫下的血跡斑斑白袍,有幾個兵正在將這些衣袍收拾疊放。

項南站在馬匹旁也在看衣袍,每個人的馬匹上都裹著布包,解開布包其內都是白袍,上面的血跡已經乾枯,變成一片片黑褐污,散發著怪異的腥臭。

王郡守和黃江忍不住掩鼻,但很快就放下手,因為猜到這是什麼了。

「這些....」王郡守說道,「都是英烈們的衣袍嗎?」

項南點點頭,一路走不斷有新人加入,一路走也不斷有人死去,馬匹上的布包里不斷的增加著死去的兄弟們的白袍.....

「郡守,白袍送來了。」有官吏帶著幾人拉著車過來,車上堆著新的白袍。

戰後項南還是拒絕了進城的邀請,只要了衣袍糧草等物資。

「項都將,你們不歇息,急匆匆的要去哪裡?」黃江說道,「還有這麼多傷者,好歹養一養。」

傷重不能行路的留在下就近休養,輕傷者繼續前行,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習慣,日夜不停,急急匆匆,不休不眠,一心只往京城去.....

現在京城不用去了。

其實京城也知道安康山叛亂的消息了,天下都知道了,因為這一段沿途的這些城鎮不需要他們報信提醒了。

項南默然,將馬背上的包袱解下,向葬坑將包袱扔進去。

四周的民夫兵士,以及跟過來的郡守黃江都嚇了一跳,不待詢問,項南將自己身上的白袍也解下來扔進去,又看著葬坑邊正在整理收拾的白袍。

「一起葬了吧。」他說道。

他一聲令下,白袍兵們立刻聽從,一件件染血的新舊白袍被扔入坑中,在席子上鋪了一層。

項南看著民夫們揚起土將屍首和白袍漸漸的掩埋。

最初這是他臨時起意,要把這些染血的衣袍做證據給皇帝和朝廷看,從此後穿白袍收白袍,一路走來大家都學著他,形成了慣例,現在不用看了,也不用再帶著留著了。

京城不用去了,回宣武道嗎?

「宣武道已經亂了。」黃江將那邊的消息仔細說給項南,「有一部分兵馬去了京城,有一部分早就是浙西安德忠叛軍收買,有些京城不想去,叛軍不想做,就地成了流寇。」

在安康山叛亂前宣武道就已經亂了,此時再無顧忌分崩離析。

項南再次默然,回哪裡?太原府嗎?

「項都將,你想錯了。」王郡守忽的說道,他已經聽到有關白袍以及項南一心惦記的軍務。

項南和黃江都看向他,黃江忍不住對郡守使眼色,郡守還端著文官的架子,現在這個時候,這些領兵善戰的小將可不要得罪。

「你要去京城報信,你要讓天下知道安康山叛軍,是為了讓天下警戒,讓朝廷出兵鎮壓,救護百姓,穩我大夏。」王郡守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天地之下皆大夏,皆是子民百姓,項都將為什麼不能在任何一個地方行此軍務?」

黃江立刻抬手對項南高聲道:「某等願與都將同穿白袍共殺賊!」

這其實是很簡單的道理,只是當人鑽入一個執念後跳不出來,項南一瞬間掙脫了束縛,眼神清明,對郡守抬手一禮,再走過去從車上拿起新的白袍穿上,一手弓箭一手揮起長槍一聲號令:「吾等,就地殺賊!」

千眾白袍兵亦是拿起新白袍穿上,舉起兵器高呼:「就地殺賊。」

聽著呼喝震動看著兵馬集結,黃江走過去對王郡守低聲贊道:「大人高明,我望郡無憂矣。」

......

......

綠蔥蔥的山坡上野杏一片,兩個穿著粗布衣衫恍若鄉間老農的黑瘦男人蹲在其上。

咯吱一聲,一個男人摘下野杏咬了口,旋即呸了聲吐出來。

「酸。」他說道。

旁邊蹲著的男人哈哈笑:「你傻啊,沒人摘的杏當然是酸的。」

先前的男人撇嘴掃了眼山坡又看向下邊的闊野,有村落散布,再遠處還有城鎮,只是不見人煙:「現在這時候,哪裡還有人。」

另一個男人忽的趴在地上貼耳聽:「有人來了。」

荒野上一陣馬蹄急響,煙塵中有十幾騎疾馳,兵服和形容都有些狼狽,而在他們身後,還有塵煙滾滾夾雜著叫囂。

雖然穿的都是大夏的兵服,但還是能分辨出不同,尤其是從氣勢從舉止以及兵器,范陽軍的身材高大,兵器優良,氣勢也很囂張。

雖然也只有十幾人,他們卻如同貓兒,輕鬆的戲耍著奔逃的鼠,不時的拉弓射箭,前方便有人慘叫著跌下馬。

「十幾人,不多。」依舊蹲著的男人低聲說道,「要不捉個活口回去?」

趴著的男人搖頭:「這些人應該是前幾天探查的一萬兵馬中的前鋒,少夫人說了,我們要想辦法以最快的速度穿過去,不要打草驚蛇。」

先前的男人不說話了,作為斥候,他們的任務是探查消息,不是殺敵,更不是救人,否則會害死更多人。

他們隱在山坡上穿行野杏林中跟隨這兩方人馬,奔逃的人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疲憊,追兵則越來囂張,說出一些投降不殺的笑話,手裡的弓弩飛槍不停。

前方奔逃的忽的大叫起來,原來出現了一座堡鎮,有破敗的圍牆,高大的哨崗,後方的追兵並不畏懼,也跟著大叫,叫囂佔據一座哨崗,但就在此時,看起來空無一人的堡鎮中突然打開了門,一隊白色衣袍的人沖了出來。

他們人數並不多,大概也只有十幾人,明媚的日光下白色很是刺目,奔逃的人們發出激動的大叫,而追殺的范陽兵卻猛地勒馬調轉馬頭就跑......

跟來的兩個斥候對視一眼,神情驚訝,驚訝這十幾人的怪異打扮,更驚訝看到這些人不戰而逃的范陽兵。

「這是什麼打扮?」

「范陽軍喊什麼?這麼驚恐。」

「白袍兵?白袍兵是哪一路衛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