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七章 聽我急行軍

第七十七章 聽我急行軍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886

信兵是不亞於斥候的存在,他們的作用很珍貴,所以用一次就要很值得。

前幾次武鴉兒的家信寫的滿滿當當充分的表達了紙短情長,這一次卻只有一句話,像是倉促寫成,又像是喝醉酒後的質問,沒有絲毫的溫情。

但這也是最真實的最**的情緒展露,武鴉兒真正牽掛的想念的只有他的母親。

出什麼事了?讓一個人這樣失態?

李明樓拿起另一封信,這是振武軍給送來的京城的情報,信上的字也不多,情報就是這樣,有多有少。

尚未打開,營帳被掀開,又有衛兵通報。

「竇縣信報。」

伴著聲音落,又一個風塵僕僕的信兵走進來在案前舉起一封信,竇縣信報並不是從竇縣來的,竇縣的事會送到光州府,元吉統一處理,再以光州府的名義送來。

所謂的竇縣信報其實是京城中厚送來的。

李明樓看振武軍的信報,方二便接過來讓信兵去休息。

「小姐,羅氏被崔征抄家了,羅適清和羅貴妃都死了。」他打開信,忍不住驚訝的說道。

李明樓嗯了聲:「是啊,還是死了。」

聲音有些悵然倒沒有驚訝。

振武軍的信報也說的這件事吧,方二瞭然,看李明樓拿著信似乎出神,小姐跟羅氏沒什麼來往,為什麼會為他們失神?

沒想到這一次兵馬們主動來京城護駕,崔征還是殺死了羅氏,那皇帝也要死了,或許現在已經死了,消息正在路上吧?

命運不可改變嗎?李明樓站起來:「傳令拔營,分兵。」

方二有些沒反應過來:「現在?」

他們今日才安營略作休整,這就要拔營?還要分兵?中五很快也被叫過來,同來的還有振武軍的兩個將官徐悅與周獻,聽到這個消息也很驚訝。

李明樓將京城的羅氏的死訊告訴他們:「我懷疑安康山已經對昭王不利,我們要加快速度趕去沂州。」

「少夫人,羅氏已死,京城軍民士氣大振,安康山應該會集中兵力向京城吧。」徐悅說道。

一旁的周獻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李明樓沒有反駁他,想了想解釋:「羅貴妃是皇帝陛下心愛之人,皇帝已經很老了,這世上沒有令他心動的,羅貴妃死了,陛下只怕也不好了,皇帝如果有事,京城軍民天下士氣都散了,對於安康山來說,京城不堪一擊無足輕重,剷除天子血脈才是關鍵。」

這樣嗎?羅貴妃死了陛下也會死?徐悅要說什麼,周獻先應聲是打斷他:「少夫人所慮極是。」

中五考慮的是另一件事:「如果安康山賊兵勢在必得,我們分兵是不是很危險?」

「沒有不危險的時候了。」李明樓不需要給中五解釋,只需要下命令,「輜重營在後,我們與前鋒輕裝先行。」

中五所說的危險是指李明樓的危險,但李明樓既然要向危險中去,他也不阻攔,自己先行便是,俯身應聲是。

三人走出營帳很快分配了兵馬,整個營地便變得喧鬧,才紮下的營帳收起,輜重重新套上車馬,前鋒軍馬快速的列隊。

「老徐,你反駁她的命令幹嗎啊。」周獻身在自己的兵馬中,才對徐悅說道。

「怎麼,還怕她知道我們也收到了京城的消息嗎?京城軍民士氣大振的消息瞞不住的。」徐悅不在意道,「大家都心知肚明,表面上自己人就行了。」

周獻說的不是這個:「表面上的自己人,你還反對她?到時候情況不對,我們抽兵就走,現在何必多說。」

這個啊,徐悅摸了摸下巴:「她做事也不是不靠譜,而且都是對抗安康山又是替我們打名聲,多少說兩句吧。」

其實就是覺得是自己人了,周獻撇撇嘴。

來是被騙來的,相待也是真心實意,不管是坐卧行還是商議軍務,武少夫人待他們沒有半點疏離戒備,也不是討好的熱情,雖然從人數上來說,武少夫人的確應該討好他們。

總之,讓人覺得吧,如沐春風?自由自在?

周獻呸了聲:「你會的詞挺多啊。」

徐悅道:「別的不說,人家一個女的,可是一路跟著,又事事在前,這膽氣這心意夠實在了。」

「女人最會騙人了。」周獻瞪眼,「說幾句關切的話噓寒問暖你脊梁骨都軟了。」

「你才軟了呢。」徐悅罵。

二人爭執,有親兵閃過來低聲道:「少夫人剛給都將寫了信要送去。」

現在嗎?周獻和徐悅對視一眼,這種時候還不忘給武鴉兒寫信?收到信就立刻回信?真是情真意切的令人心麻酥酥

周獻哼了聲:「女人真是太可怕了,我看都將早晚也要被騙。」

燃燒的火把將夜色撕開,一隊隊兵馬疾馳,前方的速度越來越快,後方的輜重車馬漸漸被拋在身後,在大地上如一條長龍盤旋。

幾次日升日落,長龍已經不見,行進的兵馬分散短小精悍,隊伍中騎馬的女子就有些顯眼。

她依舊遮蓋頭臉裹著披風,披風隨風飄蕩露出其內穿著的輕甲,甲衣束扎讓身形顯得玲瓏又嬌小。

一路上風餐露宿,但馬的速度還是要不時的放慢一下,周獻在後望著前邊隊伍中的武少夫人。

「她不嫌熱嗎?」他嘀咕。

「有傘呢。」親兵答道。

周獻呸了一聲,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武少夫人遮蓋著頭臉對外的解釋是受傷毀了容貌,調侃女子的容貌不合適,要待再尋個話題,身後有兵馬疾馳而來。

幾個斥候擁簇著一個信兵。

「少夫人在前方。」周獻主動指路。

信兵疾馳不停越過,但有一個斥候停下來。

「京城的消息。」斥候低聲道,黑瘦的臉上帶著幾分震驚,「皇帝駕崩了。」

周獻打個寒戰再看向前方那黑披風黑傘下的女子:「真被她說中了!」

濃春的大地上田野里荒草叢生,看不出原本的作物,呈現詭異的茂盛。

有鐮刀嘩啦割下來,草便倒下一片,更多的鐮刀飛快的收割,田地里的村民恍如地鼠,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四周,看到遠處有白色的衣袍走動才稍微安心低下頭。

很快草和作物裝了滿滿的三車,十幾個村民推著車快速的向村子跑去。

「二小哥兒。」村長看到站在村口的一個瘦小的男子忙喊道。

瘦小的男子轉過身,可以看到他的白袍外罩著輕甲,腰裡懸掛著長刀,看到臉更年紀小,但神情卻帶著不和年紀的肅重。

「郭大爺,你們回來了。」他態度很好的點頭。

村長道:「這些馬草夠用了,我們什麼時候啟程?」

瘦小的男子道:「你們先把馬草晾曬收好,待我去問項都尉。」

村人們應聲是帶著幾分期盼推著車走開了,瘦小的男子也走進了村口的一間院落,院落里外站著同樣白袍輕甲的兵士們,看到他紛紛打招呼。

「二狗。」

「狗子。」

來自延縣的小兵二狗哼了聲:「叫我陳二。」

大家嘻嘻哈哈一番,陳二進了院落,屋檐下坐著一個同樣白袍輕甲的年輕人,手裡拿著一封信,垂著頭。

陳二原本以為他在認真看信,直到一陣風吹過,那封信飄落在地上。

「項都尉。」他忙道。

項南抬起頭,少年多憂慮的臉上幾分迷茫。

「陛下駕崩了。」他說道,「我們不用去京城了。」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