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六章 無可奈何棄城去

第七十六章 無可奈何棄城去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276

京城已經被捨棄了。

武鴉兒掌控了整個京城聚集的兵馬,帶著這些兵馬去魯王的封地麟州。

皇帝駕崩了,朝廷也不存在了,現在滿城響著的只有一個聲音。

「武都將有令,有燒殺搶掠入室者,殺。」

「武都將有令,不出城者閉門守戶勿亂。」

「武都將有令,每一戶隨行車馬不得超過五輛。」

「武都將有令,天明即啟程,過時不候。」

一隊隊的兵馬在街上賓士,一聲聲號令不斷的傳達。

北城門是隨軍民眾聚集的地方,不分富貴貧賤的京城人都擠在這裡,富家車馬壯僕從,窮者雙腳雙手扶老攜幼,皇親國戚高官也不例外。

當然還有一部分官員聚集在武鴉兒的陣內,火把照耀下他們神情青白,對於阻止武鴉兒誘兵離開京城已經不抱希望了。

形勢已經不可阻擋。

「陛下的屍首不能扔在皇城不管。」一個官員喊道。

武鴉兒看向他:「陛下已經送去皇陵暫時安葬,宮內的太監們隨行,另有兵馬守墓,安康山既然是打著清君側的名義,不會對陛下的屍首和皇陵不敬。」

那官員默然,現在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皇帝大葬是不可能的。

「太子我去看過,已經昏迷不能隨行。」武鴉兒接著道,「留了太醫照看,如果太子病故,會送去皇陵安放,太子妃自願留下,其餘妃嬪女子們皆隨大軍離開。」

看來太子入皇陵也沒幾天了,死太子沒有威脅和用處,進了皇陵不會被叛軍折辱,太子妃躲在皇陵也比在京城安全,這樣的安排很周道。

「武都將!」有幾個官員面色鐵青憤怒的喊著從外邊過來,「朝廷的車馬為什麼也只有五輛!文書典藏如何裝得下?」

武鴉兒道:「典藏文書皆收入庫中,只要帶走印章就足夠了,你們如果不願意捨不得,可以留下來守著。」

安康山對典藏文書不會感興趣,但對人可就沒有那麼客氣了,留下守著太危險,那幾個官員咬了咬牙:「典藏文書也罷了,國庫可不是幾輛車就能裝下的。」

裡面的古書卷宗大件也罷,金銀珠寶安康山可不會放過,國庫必然要遭到劫掠。

「國庫一件不帶。」武鴉兒道。

官員們驚怒,那可是大夏的國庫,這個漠北來的土包子見都沒見過的天下珍寶都在裡面。

「對於陛下來說,這些並不是什麼珍寶。」武鴉兒道,「所以他不要了。」

什麼?官員們皺眉不解。

武鴉兒視線越過他們看向這座城池:「陛下的意思是,京城是保不住了,為了避免百姓們遭到叛軍的荼毒,就把國庫留給他們。」

京城太大了,民眾不可能都跟著大軍離開,留在京城危險,麟州路途遙遠,路上艱難險阻也未知,京城沒有了皇帝兵馬,也就是放棄了抵抗,將不會有守城和攻城,燒殺也會少很多,對於很多人來說,更願意冒險留在京城。

而且天下的至寶都在國庫,幾天幾夜也拿不盡,叛軍們會直奔這些珍寶,城中民眾就能減少被劫掠了。

官員們能明白這個意思,但,那可是大夏立國以來幾百年的珍寶啊.....

「這怎麼是陛下的意思?」

「武都將,分明是你....」

他們忍不住憤怒的指責爭辯。

「行了!」一直沉默不語的崔征喝住了官員們的吵鬧,「你們要是願意就替陛下守國庫,何必命令別人。」

他們作為朝廷大員就是做決斷以及發布命令,然後由其他人去做,如果不能命令別人,他們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

是的,現在皇帝沒了,朝廷沒了,他們的確不存在了,尤其是在這個手握重兵的小都將面前。

他們沒有資格和能力命令他,至於守國庫.....

官員們不說話了。

崔征看著他們,夜色火光映照下面容忽明忽暗:「收拾好有用的東西上車吧。」

他轉身整理了官袍官帽,接過隨從捧來的一個明黃布包裹的匣子,裡面放的是大夏的玉璽,這就是他唯一要帶要守護的東西。

他的家人沒有跟隨在他身邊,也沒有任何優待被兵馬保護,而是與京城的其他民眾一樣擁擠等候然後蹣跚跟上大軍的步伐。

天光放亮,京城的火光在晨光中殘喘,伴著號角四門的兵馬疾馳,看起來有些凌亂,但彙集在一起密密麻麻鋪展,也有軍陣嚴明。

相比這些疾馳的兵馬的肅整,跟隨在後奔出京城的民眾們就顯得狼狽混亂,有車馬有腿腳有快有慢,有跟著兵馬的方向,也有向四面八方散去,大路上散落一片的哭喊叫嚷,踏起滾滾煙塵,而漸漸安靜的京城也是一片喧囂混亂,地上狼藉,街邊的商鋪緊閉,風吹過街市上懸掛的絹花彩紙嘩啦啦的飄動,沒有賞心悅目只有凄涼。

城中緊閉的家宅中不時的傳出哭聲喊聲吵鬧聲,變故來的太突然,舍家棄業的抉擇不是一晚上就能做出的,沒有人能確定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也不知道前路會是什麼樣。

中厚站在空寂的街上,不用擔心被振武軍的人認出來,聽著身旁男人們詢問。

「我們呢?還繼續留在京城嗎?」

中厚抬頭擦了擦鼻頭悶聲道:「消息已經送去給大小姐了,在大小姐回復前,我們還是守在京城。」

「我們還留在這裡幹嗎?」男人們皺眉,「安康山肯定會進來,京城沒有兵馬,我們幾個人也做不了什麼。」

他們英勇但不是狂妄,率領京城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