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三章 一語了事

第七十三章 一語了事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3069

戰戰兢兢的宮女們將海棠花樹下的屍首蓋上,跪地俯身啜泣,並不敢大聲哭。

站在遠處的官員們沒有過來查看,人是當著大家的面跳下高台,不用懷疑真假。

崔征的面色複雜,羅貴妃如所願死了,只是死的過程出乎意料。

「陛下如何?」他說道轉身不再看這邊。

先前羅貴妃被灌毒酒時皇帝在一旁昏迷了過去,武鴉兒一箭射碎毒酒,羅貴妃跳高台,皇帝都沒有醒來,雖然被吩咐抬回宮殿由太醫們守護。

「陛下已經醒了。」武鴉兒的聲音答道。

眾官轉身看到武鴉兒走來,適才他跟隨皇帝回到殿中且制止崔征等人同行。

武鴉兒手握gōngnǔ,而宮中這些兵將很明顯攔不住他發瘋,崔征等人便沒有強硬堅持,此時聽到命令有更多的兵將來到宮裡,密密麻麻將海棠宮圍住。

看到武鴉兒出來身子兵器一起繃緊發出細碎的碰撞聲。

武鴉兒神情沒有變化只是看著崔征。

崔征神情有了變化,肅重無畏:「我去見陛下。」

他邁步向前,武鴉兒伸手攔住,崔征立刻停下腳步,四周嘩啦聲亂響,一層兵將向前涌了涌。

「崔相爺,你已經殺了羅適清,陛下也不再追究,又何必逼死了羅貴妃?」武鴉兒沒有用手裡的gōngnǔ打人,只是說道。

武鴉兒是用刀殺進京城的,他很少說話,大家的印象也只是入皇城以及求賞賜的寥寥數語,其他的時候要麼侍立在皇帝一旁,要麼藏在家裡。

現在再一次持兵器闖入皇城,卻沒有殺人,而是要說話。

在這皇城裡說話從來都不可怕。

崔征豎眉:「羅氏是畏罪自盡,攘外必先安內。」旋即又幾分冷肅幾分倨傲,「我自會與陛下解釋,論罪也由陛下。」

「逼死一個女子,算什麼安內?」武鴉兒嘴角一絲嘲笑,「太平盛世不見你們誇讚這女子,大災亂世怎麼又與她有關了?」

「武都將,現在什麼時候,不要糾纏這一女子了。」有官員上前急道。

武鴉兒還是沒有打人,看這官員:「這個時候,連一個女子都不放過,何談心懷天下?」

這個莽夫還挺能說,在場的官員不由都上前。

「武都將,羅適清能有今天,都是因為羅貴妃。」

「羅氏惑主,羅氏跋扈。」

「羅氏與全海媚主蒙蔽。」

「那安康山也是託庇羅氏才有今日,多少彈劾都被羅氏擋回去。」

殿前憤怒悲痛還有嘆息紛亂圍住武鴉兒,武鴉兒一人瞬時無聲。

崔征甩袖喝住紛亂:「不要與他說,我自會與陛下說。」說罷撞開武鴉兒向殿內走去。

武鴉兒依舊沒有拔刀,也沒有阻止崔征。

其他官員們便一涌而上,就像泉水撞過石塊,紛亂的向前。

武鴉兒任憑他們越過自己沒有回頭也沒有追上阻攔,殿前很快只剩下兵將們,看到武鴉兒看過來,兵將們更加緊張。

武鴉兒垂下視線邁步,四周嘩啦聲響,他沒有抬頭握著gōngnǔ闊步穿過兵將們向宮外走去。

皇城外比皇城裡更緊張,有一方兵馬被一層層兵馬圍住,但人多的兵馬反而比被圍住的少數兵馬更緊張。

「烏鴉。」看到武鴉兒走出來,老胡跳下馬喊道。

武鴉兒視線掃過宮城外,兵將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見他看過來,神情都緊張。

「回去吧。」武鴉兒說道,抬手打個響指。

在皇城根邊上專註的想要從青石磚縫裡找出嫩草的一匹大黑馬打個響鼻,得得穿過緊張對峙的兵馬過來了。

武鴉兒上馬催行,看著他過來,不待將官吩咐,握著刀槍的兵丁不自覺的讓開路,馬蹄越來越多,老胡等人跟上,馬蹄雜亂又有節奏的離開了。

圍在皇城的兵馬們鬆口氣,又有些不知所措。

出什麼事了?

「烏鴉出什麼事了?」

邁進家門,老胡等人再次急急的詢問。

武鴉兒道:「沒事,羅貴妃死了。」

老胡等人對視一眼,覺得這的確不是什麼事。

「羅適清被殺了,羅家被抄了。」老胡道,「羅貴妃必然也活不了了。」

「羅貴妃是活不了,但不至於現在就要死。」武鴉兒道:「我以為這些大人們會看得明白些。」

現在死和以後死有什麼分別?男人們不太明白,但也沒有問。

「烏鴉你是要救貴妃嗎?」有男人只問這個。

所以急匆匆的單槍匹馬向皇城去了,他們差點措手不及,到時候打起來怕有些吃虧,要是還是要打的話,大家現在商議一下就出去干他娘。

武鴉兒想了想:「我不救人,人最終都是自己救自己。」

這更聽不懂了,男人對視一眼。

武鴉兒沒有讓他們為難,很快就說了大家都聽得懂的話:「大家先下去吧,我想給我娘寫封信。」

男人們立刻呼啦啦的轉身,老胡對大家扁嘴擠眼做出心情不好的示意,再回頭看武鴉兒已經提起筆。

武鴉兒很快就叫人進來送信。

「不多寫點?」老胡捏著輕輕的信封。

武鴉兒道:「送去沂州路途遠,少寫點吧。」

先要送到那個假武少夫人手裡,待她看過才能給武夫人,哪有心情寫那麼多,老胡深表理解和贊同,拿著信安排人快馬去送。

快馬奔出京城無人阻攔。

現在在京城裡賓士的也只有兵馬了,接下來幾天更多了。

京城的民眾有些忐忑不安,尤其在街上窺探到羅氏的家門,曾經絢麗不可直視的家門幾乎是一夜之間破敗,地上血跡似乎還沒幹,門前沒有豪仆也沒有日夜不停進出的車馬。

羅適清都被殺了,這城裡的兵馬是不是也是亂兵?

很快一隊隊兵馬鎧甲明亮的在城外集結,有太監舉著聖旨,崔征等官員擁簇,昭告京城昭告天下羅適清認罪已伏誅,羅貴妃畏罪自盡。

奸賊已經被誅,天子聖明,無數兵馬在京城外宣誓,即刻迎擊逆賊安康山,誓守大夏。

民眾們鬆口氣,天子聖明,天下就安定了。

武鴉兒的兵馬沒有在其中,不知道是被兵部忘了還是他們不聽從,一群人只站在門前看著兵馬一隊隊激揚的跑過。

「跟打狼似的。」老胡聳肩撇嘴,「就差鑼鼓敲起來了。」

他的話音落街上就有戰鼓聲傳來,伴著沉穩悠長的號角,以及兵馬們整齊的踏步,整個京城奏響入陣曲。

老胡捂住耳朵感受著腳下的震動。

崔征沒有覺得吵鬧,站在高高的城牆上俯視無邊無際的軍陣兵馬,許久的積鬱隨著喧鬧散去。

天子危難必解,大夏的危難必解。

.....

.....

皇宮裡比以前更加安靜了,連宮女都看不到了,都被安排去陪同羅貴妃了。

太監們走在其間,雖然四周繁花盛開,春光明媚,但總覺得寒意森森。

四個太監作伴才小心翼翼的走進海棠宮,海棠宮裡幔帳隨風飛舞,恍若無數的女子們翩翩起舞,坐在殿內的白髮老人若隱若現。

「陛下。」太監們穿過幔帳近前,將手裡的葯碗舉起,「奴婢們服侍您用藥。」

皇帝沒有回應,一手拄著頭,一手搭在琴弦上。

又睡著了吧,太監們上前,一個跪地捧著碗,兩個扶住皇帝,一個則彎身一手輕輕撫皇帝的下頜,一手拿起湯匙....

「陛下,該吃藥了。」他說道,手扶起皇帝的下頜,皇帝的面孔也呈現在面前。

蒼老的臉上雙眼口鼻有血緩緩流出,宛若爬動的蜈蚣蚰蜒。

太監發出一聲尖叫向後跌去,撞在其他太監身上,龍榻前頓時翻滾成一團,葯碗跌落碎裂,撞在地上倒著的酒杯上,酒杯里殘餘的鮮紅汁液搖晃飛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