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一章 一擊而碎

第七十一章 一擊而碎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894

武鴉兒的門前來了不少兵馬,擁簇著四個將官,很是熱鬧,引得路人指指點點。

這四個將官民眾已經熟悉,領著兵馬約有九萬在安康山叛亂後最先來到京城,守衛京城,出入朝堂,來去高官們之間。

自從京城來了新人,來了更多的兵馬,武鴉兒就失了寵,朝堂上不再出現,門前也不再車馬涌涌。

他們突然來武鴉兒門前讓民眾驚訝。

門前的守衛並沒有驚怪,熱情的施禮,熟悉的喊出這幾個將官的稱謂,不通報就引著向內走去,這些將官的隨從也立刻被守衛們圍起來,拍打著說笑著招呼著。

武鴉兒雖然沒有再去朝堂,但振武軍在軍營里在一同巡查中跟這些新人們混的很熟。

這四個將官是第一次來武鴉兒門前,雖然是通過武鴉兒被召喚到京城,或者說被威逼到京城,但來到京城後,武鴉兒卻並沒有見他們,更沒有將他們的到來歸功與自己身上,反而讓他們去見崔征見皇帝,被皇帝讚譽被民眾擁簇,榮耀加身。

這可真是兄弟了,待站到武鴉兒門前,竟然不用通報就請了進去,這還能說什麼?什麼都不用說,親兄弟了。

四個人激動變得激蕩,走到廳堂前,就聽到裡面傳來大聲的說笑。

「.....那些憨貨,當時就在坐下來不走了.....」

「.....城外還有呢,也跟著亂叫亂嚷.....」

他們幾人進來,打斷了屋子裡的說話,坐著的男人們紛紛施禮,武鴉兒也站起來相迎。

見的次數並不多,也沒有說過多少話,但親兄弟不分生熟!

「武都將。」瘦高的天平大將軍握住武鴉兒雙手,凝眉肅重,「你也聽說了吧。」

他們當然不會認為武鴉兒不出門就不知道外邊的事,武鴉兒也不因為他們特意來告訴自己而故作不知。

「我知道了。」他點頭,請幾人入座。

「不知道從哪些犄角旮旯招來的兵馬。」矮胖的武寧大將軍氣呼呼的坐下來,「在京城朝堂鬧起來,安康山的兵馬還沒打來,這京城要先被他們搞亂了。」

「不能去把他們抓起來。」面相老成的魏博將軍叮囑,「那群憨貨真敢打起來,京城就真的亂了。」

「我看他們就是已經投敵,故意來作亂的。」昭義大將軍身材瘦削聲音陰冷斷定。

武鴉兒聽他們說完,才道:「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但聽他們吵鬧的那些話,應該不是投敵故意作亂,是真的吃了苦了。」

下面衛軍各種混亂以及不和規矩,這幾個當大將軍的再清楚不過,他們還好,會讓手下喝點湯,看來這群新來的是連鍋都摸不到的那些下層兵馬。

朝廷也是的,怎麼招了這些人來,這不是添亂。

「崔相爺不停的詔令兵馬來拱衛京城。」天平將軍低聲說道,「又有我等做表率,所以....」

所謂的表率並不是他們勇武忠義,而是朝廷給了勇武忠義的他們多少榮耀,所以日常沒有機會的很多兵馬就被引誘湧來了,這些兵馬人數不多,卻滿懷怨氣,不分輕重,最能生亂。

「京城的兵馬已經足夠了。」武鴉兒道,「這個時候應該詔令各地兵馬迎擊叛軍,不該再詔令進京。」

他在輿圖上指了指。

「安康山的叛軍已經佔據地方不少,又有其子在浙西,更有東南西北附眾異動,此時當四面向外而攻,不應當聚攏向京城為守,我這些日子一直在觀察動向,京城如今有你們,我要帶兵離去。」

站在皇帝面前才能更顯出作用,武鴉兒竟然留他們在這裡,自己離開去外迎敵。

嫡親兄弟!

四人或者感嘆或者紛紛表達武鴉兒說得對,我們當一起共進退,不能讓武鴉兒一個人去。

「我們不能都離去。」武鴉兒道,對幾人拱手,「我在外,還要仰仗幾位哥哥們。」

「這還用弟弟你說!」四個哥哥齊聲喊道。

武鴉兒起身:「我會請命帶著這些鬧事的兵馬一同去。」

這可真是太好了,四個將官歡喜又皺眉。

「這些兵馬朝廷必須先安撫他們。」天平將軍道,「否則請進來容易,送走難。」

「下層的衛兵們苦的不過是兵餉和軍功,大人們只要先把兵餉給足,再.....」武鴉兒說道。

他的話沒說完,外邊腳步雜亂有兵將衝進來。

「羅家被抄了!」他們喊道,「羅適清被殺了!」

......

......

羅氏的家宅是京城最高大最奢華的,無數人遙望或者仰望這座宅邸,高不可攀。

但再高大的院門再堅固的圍牆,也擋不住一聲令下的兵馬,就像先前被攻破的京城城牆那樣。

羅氏的家宅里哭喊一片,還有鮮血散落。

「亂兵!」

「叛軍!」

「快去報告陛下!」

以往凶神惡煞的家奴手裡還握著兵器,發出喊聲,但他們的步伐已經紛亂,神情驚慌。

那是幾十個被殺死的家奴鮮血殘軀的震懾。

他們的兇惡是因為以前從沒有死亡和鮮血的回應。

衝進家門的兵丁就像一群乞丐,乞丐們神情也有些驚慌,但動作兇惡,他們不認得錦繡華服,聽不懂一串串名號的震懾,只知道當被刀槍棍棒打來時,毫不猶豫的用手裡的兵器回擊。

雄壯的家奴們被圍攻,俏麗的婢女們哭喊著奔跑,嬌媚的婦人們躲藏在屋子裡,錦繡珠簾被扯斷,精美的瓷器擺設碎裂在地上,恍若一座華麗的水晶宮被一拳搗爛。

水晶宮外,幾個華服男人面色慘白渾身發抖,發出嘶啞的喊叫,兵將圍攏著他們,其中兩個兵的長槍上穿透著一個男人。

羅適清低著頭看胸口綻開的血花,臉上的表情不是痛苦,而是震驚。

「你。」他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兩個一臉粗糙的兵,不可思議,「你們,敢殺我?」

兩個兵用力的吞咽口水,握著長槍的手發抖,但沒有腿軟倒下,身後有將官按住他們的肩頭。

「是你自己撞上來的。」那將官大聲咆哮,「陛下有令緝拿,不聽的就是抗旨,抗旨當斬!」

抄家緝拿做主的從來不是兵將,在這兵將旁邊站著幾個官員,此時也都面色慘白,恍若地上蔓延的血是他們流的。

他們手中握著捲軸,神情陰晴變幻,最終將捲軸刷拉打開。

「羅適清!羅適河!羅其成!貪污納賄、挪用兵餉,賣官鬻爵、栓塞言路、謀害忠良、行謀逆事,陛下有旨令鎖拿歸案。」他們用最大的聲音喊出來,「敢有抗旨,視通謀逆,殺無赦!」

這些罪名羅列羅適清沒有聽到,也沒什麼可聽的,他給別人羅列過比這個更多的罪名。

他只聽到最後一句話,殺無赦。

怎麼可能呢?他是羅適清,他背後靠著皇帝陛下,他的威武權利跟皇帝一樣萬萬歲......

噗的一聲,胸前再次綻開血花,兩個兵士抬腳踹在羅適清身上,將刀拔出來。

刀從身體里拔出來,要命的刀也是他最後的依仗,他就這樣死了?他的華服他的富貴他數不盡的珍寶他極盡的奢華,在世間那般炫目卻原來如雲如霧,一擊而散。

羅適清像無根的木頭栽倒地上,無聲無息。

餘下的羅氏們發出更大的尖叫,被阻擋在街邊的民眾們也咬住了手堵住驚叫,奔來正看到這一幕的武鴉兒,收回視線調轉馬頭向皇城疾馳而去。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