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九章 妻子的深意

第六十九章 妻子的深意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068

寒氣似乎一夜消散,春衫穿在身上不覺得寒意了,幾碗酒喝下去,還有些燥熱。

火光就在院子里燃著,一群男人席地而坐,面前擺著酒罈大盤堆積的肉。

老胡將衣領鬆開,抓起濃油赤醬的肉咬下一塊:「這樣喝酒吃肉才叫享受,皇宮裡那種宴席上叫受罪,請我們我們也不願去,不請正好。」

「是啊,去了我們還要拜見這個大人拜見那個大人,就連個太監也要稱呼大人。」一個男人說道,神情不屑,「還真當自己是大人了。」

「還讓跳舞,簡直欺負人呢。」

「就讓天平,武寧這些人跳去吧。」

武鴉兒沒有阻止他們的抱怨,隨著京城兵馬越來越多,他們振武軍越來越不被重視,皇帝只要能看到穿著鎧甲的將官們在身邊,也不再嚷著要找武鴉兒,就好像從來沒記住武鴉兒這個人。

既然如此,皇宮裡宴請來護駕的大將軍們,乾脆忘記了武鴉兒。

雖然武鴉兒告訴大家這是無關緊要的事,但人有七情六慾,怨氣還是難免的,發泄出來就好。

武鴉兒專註的將肉細細的割分成片,用蒸餅裹住,一口塞進嘴裡,再一口酒,火光跳躍下白皙的面容上幾分饜足。

有人吃東西也能吃的很美,讓人看的吃飽了一般愉悅,一個男人看著武鴉兒,突然又有些感嘆:「不知道出去的那些弟兄們可能吃的像咱們這麼好。」

是啊天下哪裡能跟京城相比.....

「那你們白擔心了。」老胡捏著一塊肉,神情些許追憶懷念,「跟著少夫人,吃喝真是不愁,大鐵鍋里炖的骨頭真是香的很,我一次能吃十根!」

武鴉兒轉頭對身後站著的親兵道:「把剔下的骨頭給胡旅帥端來。」

老胡大叫一聲不要,四周的男人們鬨笑,有按住他的,有奪下他手裡肉的,還有催著親兵快去拿骨頭,廳院里歡聲如歌身影如舞。

有人影從外疾奔而來。

「都將,我們的兵馬沒有在光州府。」他喘氣急促道。

院內頓時安靜,男人們轉頭看這信兵,臉上的歡笑凝固。

武鴉兒手還在慢慢的用薄餅卷肉:「是沒有去光州府,還是去了又走了?現在在哪裡?」

「現在在武寧地界。」信兵啞聲,「一開始就沒有向光州府去。」

武寧,走的真夠快的,武鴉兒卷好一塊肉:「為什麼現在才傳來消息?」

院子里的男人們也回過神。

老胡罵了一聲髒話站起來:「三千振武軍一出京城就變成別人的了嗎?」

分兵時已經說清是去光州府,改了路線是行軍大忌,但走出這麼遠了才傳來消息,難道一出京城,這些振武軍就被控制,連消息都不能傳遞?

怎麼做到的?

「當時兵馬是交給了姜名。」

「姜名他們一行只有十人。」

他們十人帶著三千振武軍去光州府,與其說帶著不如說振武軍護送他們。

「這一次跟隨姜名來的人,跟上一次是有些不一樣。」有男人想起來說道。

這跟來的人沒太大關係,就算來的人都不一樣,也只是十個人,這十人控制了三千振武軍?掌控兵之術也太可怕了吧?

廳內議論紛紛,武鴉兒抬手制止,示意信兵說話。

「出了京城不久,他們十人就分別帶了兵馬,理由是去採買東西,去尋找大夫和葯,去打探宣武道上次侵襲光州府賊兵餘孽,去探查淮南道賊兵動向等等不同。」

「他們各個路線不同目的不同,大家之間的聯繫也沒有起疑。」

「他們行軍速度很快,紀律很嚴明。」

振武軍本就紀律嚴明,對方也紀律嚴明,很容易不自覺的就被束縛控制了,十個人控制三千兵馬很難,一個人控制三百就不是不可能,尤其是當此人是個極其熟練的行軍老手。

等到大家彙集到一起,才發現事情不對報回來消息,太遠了需要時間等武鴉兒的指令,而這指令能不能順利的傳達過去也是問題,而這期間不知道這些人還會有什麼詭計安排左右兵馬。

「什麼借兵啊。」武鴉兒將最後一張餅吃了,輕輕的搓了搓修長的手,「分明是騙兵。」

「就知道是與虎謀皮!敢挾持嬸子的能是什麼善類!」老胡將肉骨頭扔下狠狠:「把人叫回來!直接殺向竇縣!」

旁邊的男人心疼的撿起肉骨頭:「老胡你真是驕奢淫逸了!」

也有人糾正:「老胡你這成語用的不對。」

老胡呸呸兩聲。

「暫且等等。」武鴉兒打斷他們,雙手放在膝頭端坐,「看看她怎麼說。」

老胡瞪眼:「你還要等她說?烏鴉,你是不是真把她當媳婦了。」

武鴉兒瞪了他一眼:「這個女人既然想要跟我做交易,應該不是只為了騙三千兵馬,我再給她三天機會。」

他的兵馬把消息都傳回來了,那個女人不會不知道,也不會真的以為就可以一騙了事。

武鴉兒給的三天時間是多了,第二天天剛亮,又有新的信兵來了,還是武鴉兒的信兵,算著時間跟上一個信兵離開不過是一晚之隔。

看來那個信兵潛行而出,隨後這些人就發現了。

「武少夫人讓我來的。」信兵低頭說道,還拿出了一封少夫人的信。

老胡在一旁煽動:「不看她的鬼話,我們自己有人有眼有嘴。」

武鴉兒沒有將信撕掉拿起拆開。

老胡對身邊的人撇嘴:「男人有了媳婦就完了。」又走到那信兵面前詢問他們吃的怎麼樣可有受刁難。

信兵低下頭:「沒有,吃的住的跟他們一樣,馬兒喂的草料也一樣,日夜的巡查布防刺探斥候,大家也同等輪派。」

沒有被刁難,日子過得還不錯,信兵有些羞慚,他知道他們被吩咐去光州府,雖然是被人騙了,但也是違背了軍令,不說對方的壞話,總覺得像是背叛。

老胡哼了聲:「又是這種把戲,當初在竇縣,他們就是這樣用些好吃的好喝的騙一群民壯賣命。」伸手點那信兵的頭,「我們可是見過世面的,不能上當。」

身邊男人好奇問:「就是那些讓老胡你現在還惦記的肉骨頭嗎?」

老胡轉頭呸他。

「好了,別鬧了。」武鴉兒打斷他們,放下手裡的信,「她給出解釋了。」

眾人收起嬉鬧視線凝聚在武鴉兒身上。

武鴉兒的嘴抿了抿:「他們要去的是沂州。」

「沂州是哪?」有人沒反應過來問。

「皇帝的三子,昭王封地。」武鴉兒道。

皇帝年輕的時候專寵皇后,生養了五個兒子,存活了三個,三子昭王,四子魯王不受寵早早就分封到外地,病弱常年的五子留在京城為太子。

後來皇帝專寵羅貴妃,羅氏一家雞犬升天,堪比王侯,皇帝的兒子們更不起眼,京城的人都想不起來有他們的存在,老胡這些人更不想不起來。

大家沒什麼感觸的哦了聲:「她要去投靠昭王嗎?」

武鴉兒低頭看了眼手裡的信:「她要去救昭王。」

信上寫的很簡單,說擔心昭王有危險,安康山賊軍會害他,因為距離太遠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只能潛藏隱瞞行跡,所以請原諒對他謊稱借兵光州府。

「誰知道她說的是真的假的。」

「女人都是撒謊精,一句話也不能信。」

「那可是沂州,路途遙遠,又是臨近安康山賊軍的地方。」

「那麼危險的地方,讓我們的兵馬去替她廝殺?她坐享其成?」

「她長得不怎麼樣,想得倒是挺美。」

陷於羞愧中的信兵聽到這裡忍不住抬起頭:「武少夫人也在軍中,同去沂州。」

嘈雜聲瞬時安靜,就連老胡也瞪眼停下了說話。

武鴉兒將信扔進殘留余星的篝火中,看著騰起的煙灰星星點點:「果然是個大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