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八章 丈夫的大方

第六十八章 丈夫的大方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972

竇縣在春耕的時候搶種了很多作物,當賊軍打來前,只要成活了就足矣,不管是菜葉子還是根莖,都能當做食物,都能活命。

菜花就是其中之一。

賊兵一直沒有打來,作物茁壯成長,現在竇縣外放眼看一片金黃,豐收在望。

武鴉兒打斷了有關豐收的暢想。

「現在兵馬都在朝廷聽令。」他說道,「我們要商議一下怎麼做。」

聽到前一句姜名以為是拒絕,下一句武鴉兒就表明了他的態度,兵馬雖然聽命與朝廷,但他依舊能做主,也就是說這件事可以商量。

姜名俯身施禮:「姑爺說得對,朝廷大事,當然要慎重。」

這就叫姑爺了,武鴉兒笑了笑喚王力帶姜名退下歇息,看著姜名離開,安靜的廳堂頓時喧鬧。

老胡第一個跳起來,把剛才大家想說沒說出來的髒話喊出來。

「以為是借騾子牛馬呢?」他學著姜名適才的樣子,歪著嘴咬著舌頭,「借三千兵用一用。」

「她怎麼張的開口?」一個男人也皺眉不悅,「我們不揭穿她已經給面子了,她這是得寸進尺。」

「這是仗著大娘在他們手裡。」另一個男人冷冷說道,眼神兇惡。

有人不評價只提出解決辦法:「借就借啊,正好去那裡幹掉他們,救出大娘。」

屋子裡亂亂,武鴉兒沒有說話只低頭看著打開的信,清秀的小字跟以往的行文也不同,開頭沒有寫天氣,也沒有詳細的描述自己吃喝坐行,看到什麼花開什麼鳥飛,大概是沒有時間斟酌了,只匆匆簡單利索的寫光州府一戰兵馬不足,浙西安德忠賊軍勢大,淮南道觀察使半數兵馬投賊。

「我與母親雖日夜盼與夫君團聚,然並不想敗走惶惶逃而相聚,君恩難負,百姓難棄,振武軍威名不能辱。」

行吧,武鴉兒放下信,威逼利誘都擺出來了,勢在必得虎視眈眈。

「分三千兵馬給她。」他說道。

亂鬨哄的廳內瞬時安靜,然後又喧鬧。

「我們只帶了五千兵馬。」老胡喊道,「憑什麼一多半都給她?」

武鴉兒道:「憑她是我的妻子?」

老胡被噎了下,瞪眼要喊又向外看了看壓低聲音:「她這是貪得無厭,把我們當大戶吃呢,她要我們的兵馬去替她搶地盤....」

「也是替我啊。」武鴉兒糾正他,「她是武少夫人,我們夫妻一體,分什麼你我。」

所以她的地盤也是他的。

廳內的男人們坐下來,一時忘了這件事,只不過,這麼多兵馬一下子撒出去.....

老胡呸了聲:「她也真敢要,拿到我們的兵馬,她夜裡還能睡得著?」

「她以為兵馬給了她,就成她的了?」有男人不屑道。

武鴉兒道:「她敢要,我就敢給,這也沒什麼,就讓大家先去熟悉一下我們的地盤吧。」

武少夫人的最終還是武大人的,男人們對視一眼笑起來。

「只是這樣,我們的兵馬就不多了啊。」一個男人皺眉,「我們在京城的形式也很嚴峻。」

武鴉兒笑了:「我們振武軍不多,京城還有天平,武寧,魏博,昭義兵馬數萬,都是天子兵馬,分什麼你我。」

......

......

一隊兵馬駛出了光州府,看著隊伍里多了的裹著全身撐著黑傘的女子,路上的民眾驚訝好奇又拘謹,他們與這位武少夫人相處時日短,做不到像竇縣民眾那般親熱。

武少夫人這是要離開嗎?民眾們有些惶惶不安,再看後方,圍繞光州府的兵馬沒有減少,振武軍的旗幟烈烈飄動。

也許少夫人是回竇縣吧,少夫人的婆婆還在竇縣呢,竇縣很安穩,府城裡有些富貴人家就偷偷的往竇縣去了呢。

民眾們猜測著圍觀著,對於武少夫人的離開沒有哭喊阻攔。

光州知府雖然心裡在哭喊,但外表並沒有這樣做,儘管他知道武少夫人不是回竇縣。

武少夫人告訴他是要在淮南道巡查一番,看看賊勢到底什麼樣。

「這種事不用親自去看也能知道嘛。」知府做最後的努力相勸,「太危險了。」

「賊兵不滅,淮南道沒有真正能安全的地方。」李明樓對知府說著人人都知道的大道理。

知府還能說什麼,他跟著這個武少夫人也不太熟,一狠心咬了咬牙:「帶的人太少了,還是多帶些兵馬吧。」

說出這句話,心都揪成一團,眼裡還有些酸澀,他不敢保證,當武少夫人答應的時候他會不會哭出來。

武少夫人的聲音如天籟:「不用,人少了更方便行路探查。」

可惜這是女子,恨不能抱頭大哭一場,知府伸出手的抱拳含淚:「少夫人請千萬保重。」

李明樓還禮道謝,又指著元吉:「還請大人幫他練兵安民,如今援軍無望,我們只有自力更生,以民養兵以兵養民,就像竇縣那般。」

元吉此趟不跟著去,留在光州府打理一切事務,雖然不舍但知道事關緊要,他一定會替小姐守住穩固並繁盛後方。

如果做不到像竇縣那樣,這些人會離開光州府回竇縣的,知府當然沒有異議:「少夫人放心,所有的兵馬事務,都由他做主。」

李明樓再無牽掛調轉馬頭一聲號令,前鋒先行左右後方圍攏,一行人疾馳,方二緊隨手裡的傘始終罩在李明樓頭頂。

而與此同時,竇縣裡也有一行人馬疾馳,穿著兵服的人不多,馬和騾子多,拉著大車堆高滿滿罩蓋著油氈布,咯咯吱吱叮叮噹噹的在大路上行駛。

衛榮衛縣令站在城門上目送,神情欣慰又凝重。

「衛大人,少夫人要這麼多輜重是給府里用嗎?」一個官吏在旁問,又幾分不屑,「光州府那麼大,官倉什麼都沒有嗎?」

有幾個官倉像他們竇縣這樣日夜不停的塞各種物資塞了幾個月,衛縣令捻須沒有嘲笑光州府,而是幾分高高在上的憐憫:「能堅守到少夫人去救城就很不錯了,不指望他們能養家。」

不過這些輜重的車裝備的很結實,看起來是要走遠路的.....少夫人不說,他也不問,要什麼就給什麼就行了,做事要專心,不要想的太多。

......

......

日升日落,夜幕降臨之前,行進的隊伍在一條河邊停下,兵馬們開始安營,每個人都按照各自的分工開始勞作,挖溝扎帳篷,壘灶做飯,撒鐵丁網布暗線,整個營地忙而不亂,很快炊煙陣陣,火光粼粼,滾湯干肉的香氣散開,在荒涼的夜色里如同天上落下的星星。

「這裡原本很繁盛。」一個斥候指著幾個方向,「那邊村落很多。」

但現在四野不見燈火人煙,不像是在中原腹地,而是荒漠。

一路走來見到的場景讓大家已經悲嘆的疲憊,低聲咒罵著賊兵,禍害百姓算什麼本事。

李明樓裹著披風,站在營地的最高處看著越來越暗的夜色。

忽的夜色亮了起來,先是星星點點,緊接著便出現一條火龍在大地上蔓延。

「大小姐。」方二忍不住脫口喊,聲音里難掩激動。

而營地里賓士的斥候們更添喧鬧。

「京城的振武軍來了!」

「中五他們回來了!」

「三千兵馬!」

真的借來了,李明樓的露在外邊的雙眼亮如星辰。

「我們要去看看嗎?」方二問。

「當然。」李明樓向前方疾步,斗篷衣裙飛揚,「酒肉營帳都備好。」

這是武鴉兒的兵馬,將來就是她的兵馬,現在是提前相見,當然要好酒好肉溫暖的篝火營帳好好的招待,好好的互相熟悉一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