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七章 夫妻的來往

第六十七章 夫妻的來往 (1/3)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5575

兵馬疾馳在大路上,急促的馬蹄敲打在人的心上,前方一群推車挑擔的民眾臉上浮現驚慌。

他們其中有富人有平民,馬對於他們來說是玩樂是行路的工具,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變成催命的號角。

腳步急亂就要向兩邊逃去,隊伍中有人揮動手制止。

「不要怕,不是賊軍。」他喊著,伸手指向前方,「這裡是光州府境,有巡查戒備兵馬。」

大家隨著他所指看去,見前方一處城鎮有旗幟飄揚,有兵馬站在高台上,高台上能看到賓士的兵馬,他們沒有詢問阻攔,只是揮動了旗幟。

推車挑擔的民眾避讓到路邊,這隊兵馬疾馳越過向前,沒有故意用馬蹄踏他們,也沒有用鞭子兵器打他們。

「是光州府的兵嗎?」

「看著不太像啊,看起來很兇....」

光州府的兵馬看到了沒有阻攔,是不是因為這些兵馬太凶?那些緊閉的城池,不抵抗比民眾們逃的更快的兵馬,他們一路見過太多了。

他們走到城鎮外,這裡的兵馬對他們核查便放了進去。

城鎮很多燒毀砸毀的還沒有修復,不過人倒是不少,街邊的茶攤食肆也擺了出來。

光州境內的確光景很不錯啊,還有精神和心情做生意。

「這些巡邏的兵馬會來買水和吃食。」老闆解釋,「看他們啃乾糧挺不容易的,原本是想送給他們吃喝,但他們說什麼也不收,只肯花錢買,又有很多逃難的人來光州府,路過買吃喝,就開下來了。」

光州府擊退賊兵的事已經漸漸傳開了,惶惶無依的民眾便都向這邊奔來。

「別亂想了,剛才過去兵馬旗幟是振武軍。」聽到他們的猜測,食肆的老闆解釋,「看方嚮應該是從京城來的。」

振武軍?民眾們還有些獃獃。

「我們光州府為什麼能擊退賊軍?是因為竇縣的振武軍。」看這些民眾是從光州府境外逃來的,老闆更詳細的解釋,「振武軍武鴉兒的妻子和母親都在竇縣,這次解光州圍困是武少夫人親自帶兵馬來的。」

他手搭在眼前向遠去的兵馬們張望。

「擊退賊兵往京城報了信,這應該是京城回信來了。」

說著又笑。

「武都尉惦記媳婦呢。」

誰不惦記親人呢,民眾們感嘆心酸五味雜陳的點頭。

「不過看起來只有振武軍,沒有朝廷的天使。」老闆談興很濃,「上一次竇縣振武軍擊退了亂兵,皇帝都下旨封賞武夫人和武少夫人了,來了宣旨的太監,光州府道里的大人們都陪同,那個熱鬧.....」

話說到這裡他的聲音漸漸消失,淮南道的觀察使已經投賊了,一半淮南道也換了天地。

天下如此大亂,擊退了賊兵,皇帝也沒心情再獎賞了。

今時非昔日,真是讓人感傷。

京城只來了王力和書信,住在府衙的武少夫人並沒有感傷失望。

武少夫人的管家姜暗與武都尉的信使王力在府衙外熱情相擁,訴說著別來的思念,宣洩著大戰過後重逢的歡喜,就像結交了幾十年的兄弟,絲毫沒有才見過兩次的生澀。

王力被帶到李明樓跟前。

戰事的詳情書信以及其他人的言語都已經描述過了,李明樓沒有再贅述。

「府城這邊事情繁雜,外邊賊軍虎視眈眈,所以夫人還留在竇縣,那邊護衛很嚴密。」她說道,「我這裡和京城現在都很忙亂,人手緊缺,就不送你們過去探望夫人了。」

所以她不會讓他們有單獨見武夫人的機會,那邊護衛嚴密,潛行搶人也不要想。

京城的事以及武鴉兒對母親妻子的關切都信里,也不需要他嗦。

王力乾脆利索的施禮告退。

王力由姜暗送出去,再安排人馬依依不捨一直送出光州府境。

這些小事李明樓並不在意,繼續和元吉看李明樓劍南道的來信,在輿圖上做出標記。

相比於這邊的紛亂,劍南道附近很安穩,不平穩的福建才冒出頭,齊山就伸腳踩過來了。

「齊山很厲害。」李明樓說道。

元吉點點頭:「大都督在世時也多有讚譽他,有他在,我們劍南道能輕鬆一些。」

輕鬆嗎?並不會,這個齊大都督可不是什麼善類,或者說能在十年戰亂中響名的都不是善類,李明樓笑了笑:「他很快就會向我們請兵支援,告訴李敏,劍南道一兵不出。」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齊心協力嗎?元吉沒有疑問也沒有反對,只皺眉道:「這樣做只怕會有損聲名落人口實。」

也對,那一世劍南道就是靠著英勇善戰扶弱助鄰獲得了很好的名聲。

遇到危難大家都會向劍南道救援,劍南道可以隨意的進入其他人的兵馬地盤,得到了地盤,得到了信任,一呼百應.....只不過損耗了劍南道的兵馬,聲名加註在項雲身上。

那這一世就反過來吧。

李明樓道:「讓隴右出兵。」

隴右與劍南道一體,隴右出兵就等同於劍南道出兵,這個安排沒有問題,元吉點頭,不過,總覺得小姐語氣有些古怪,他看過來,李明樓已經站在輿圖前,端詳著李明玉的所在。

李明玉所在的山南西道不太安穩。

「大公子在這裡征戰協助,兵馬都聽從山南西道調派。」元吉委婉提醒,「是不是該我們自己立旗了?山南西道一封接一封的向朝廷表功。」

李明樓搖頭看著輿圖:「這就是在為我們自己做的,現在山南道平叛也不是非我們不可,他們怎麼可能讓我們來這裡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