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五章 臨一國之難

第六十五章 臨一國之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534

崔征看著殿內各地飛來如雪片的急報里。

「安康山這個雜種。」他罵一通髒話。

殿內官員們有些無措有些茫然,這個雜種竟然敢造反,而且竟然從范陽一路暢通無阻,快要殺到京城了!

大夏的兵馬呢?天子的衛軍呢?怎麼就像突然不存在了?現在怎麼辦?該做些什麼?

「告天下的詔書發了嗎?」

「對安康山父子的問罪書呢?」

殿內熱鬧嘈雜亂亂,文書亂翻,崔征被吵鬧的頭疼。

「武鴉兒呢?武鴉兒在哪裡?」他視線在殿內搜尋。

自從那日武鴉兒披甲踏碎了桃花宴,皇帝驚魂失神又不上朝了,皇帝不上朝,武鴉兒也不出現在朝堂上,看不到他的人也不知道他的行蹤,如果不是滿城跑著振武軍,還以為他已經跑了。

一隊兵馬在京城外的大路上疾馳,塵土飛揚遮雲蔽日看不清模樣,但京城外戒備的兵馬立刻讓開路,城門也隨之打開,這群兵馬疾馳而入。

街上擠滿了逃進來的民眾,躲避疾馳的兵馬引起一片混亂,每一次的喧鬧都引來門板窗戶屋頂上無數視線窺探。

「京城這邊兵力調集的很快。」中厚收回視線,跳下屋頂,大塊頭落地只盪起塵土,並沒有砸落一個坑,「剛才過去的有天平軍。」

站在廊下喂鳥的一人翹著手指算了算:「加上前幾天過去的魏都軍昭州軍,這京城四周的三府六衛都落在振武軍手裡了,這得有八萬兵馬了吧。」

「這小子賺大了。」中厚哼了聲,在院子里搓手轉圈,「大小姐為什麼還不讓我們動手?我們雖然只有十幾人,打出劍南道的名號,出去也能一呼百應,就地成軍。」

「是啊。」喂鳥的男人贊同,「中齊他們找嫁妝的幾百人保住了三座城,現在是許州的座上客,再混下去,忠武軍也要奉他們為馬首了。」

「大小姐他們更厲害啊,這是點石成軍呢。」中厚抖著新送來的淮南道消息,又繼續唉聲嘆氣,「只有我們碌碌無為。」

「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在京城給小姐傳達各種消息呢。」有人從門外靈巧的擠進來。

中厚蹭的跳起來:「是了....」

喂鳥的男人笑了:「是什麼是,那個姑爺常給小姐寫信,京城的消息他都會告訴小姐了。」

中厚惱怒:「他那些花言巧語都是沒用的!」

......

.......

「烏鴉!」

身披鎧甲的男人不待馬停穩跳下來,鎧甲兵器碰撞亂響,旁邊親兵湧上,牽馬,卸甲,解兵器,男人一身利落的進了屋門。

屋子裡站著坐著不少人,看到他都笑著喊老胡打招呼。

「很順利吧?」武鴉兒問。

「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老胡坐下來端起桌上也不管是誰的水碗一飲而盡,「不過,鴉兒你猜的對,天平軍那邊果然有安康山的說客細作,我去的時候,天平軍大將軍被說的有些動心了,但在我的威猛氣勢下,他果斷折服將細作交出來當場砍了。」

老胡拍著胸膛得意洋洋。

旁邊站著的男人搭著他肩頭,手指撫摸他的臉:「你這細皮嫩肉的哪來的威猛,分明是有皇帝的詔書,朝廷的印信,又有我們振武軍先前救駕的聲名,他才折服。」

老胡用粗壯的手臂勒住這男人的脖子,二人哼哼哈哈的笑鬧。

武鴉兒看著二人笑鬧一番解了睏乏,才問:「天平大將軍在何處?」

老胡忙說正事:「他想見見你。」

廳內安靜下來,他們雖然是粗人,也明白這意味著天平大將軍的交好以及俯首。

武鴉兒搖搖頭:「論職位沒有他見我的道理,他應當和其他的大將軍一樣,去見陛下,這是該有的禮節,我對他們的禮節,他們對陛下的禮節。」

武鴉兒立了大功,但因為皇帝精神狀態不好,具體的封賞一直沒有落定,所以他上朝用的是禁衛身份,在軍中依舊只是個都尉。

都尉在大將軍面前是下官。

老胡嗤聲:「誰還在意這些!」

武鴉兒道:「還不到不在意的時候。」

老胡的意思武鴉兒明白,武鴉兒的意思老胡也好像聽懂了。

老胡愣了下,搓了搓臉肅重的神情:「是,我們這就去做事。」

其他人也都站起來。

「現在是積蓄力量的好時候。」武鴉兒道,「好時候不會有太久了。」

諸人應聲是紛紛離開,老胡走到門邊想到什麼又回頭。

「烏鴉,少夫人厲害啊,帶著那一群民壯把光州府都救下了。」他道。

少夫人這三個字聽起來還是有些陌生,武鴉兒看了眼桌案上擺著的信。

「少夫人已經寫信來了啊。」老胡大喊,「少夫人動作還挺快。」

武鴉兒抿了抿嘴。

「少夫人這是不讓你惦記啊,很有心了。」老胡摸著下巴,「烏鴉,你快給她寫回信。」

武鴉兒張了張口。

「雖然少夫人很厲害,你也要表達關心。」老胡認真思索,「這信要好好的寫。」

他思索停頓,武鴉兒終於能說話:「你說的非常好,你來寫怎麼樣?」

老胡嚇了一跳,跳出了廳堂:「我去忙了。」眨眼沒了影蹤。

握筆比握刀要麻煩的多。

武鴉兒搖頭笑了笑,視線回到桌案上的信,信比他放在竇縣的斥候送來的還要快,可見是第一時間就給他寫了。

信里的內容嘛,斥候提到的,她也都寫了,斥候沒提到的,她也寫了不少,比如路上的見聞,百姓流離城池損壞,甚至還描述了光州府,春怎麼綠,花怎麼開,有多大,有多少民眾.....

絮絮叨叨詳細碎碎親切,就好像他們真的很熟.....

武鴉兒撫了撫光潔的下頜。

他才不會被這些浮於表面的閑言碎語迷惑,他只從中看到一句話,光州府很大,光州府是她的了。

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這個女人不是安康山的人,真的是山賊?那還真是個大賊,胃口很大的賊。

先是竇縣,又是光州府,淮南道她也要試一試了吧,祝她如願以償,不要死的太早。

武鴉兒視線落回信上,禮尚往來,回信....

「賈三!」他喊道。

門外侍立的兵衛跑進來:「大人,賈旅帥在京畿巡查。」

現在大家都很忙,武鴉兒微微皺眉,那信誰來寫?他看著信,伸手拿起桌上的筆。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