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二章 速戰守城

第六十二章 速戰守城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861

?????馬蹄踏亂塵土飛揚。

二百多騎兵賓士在大路上,神情凝重。

竇縣附近的城池還好,人跡罕至,所過之處一片驚弓之鳥,但城池村落都沒有受到侵害,偶爾也能看到匆匆行走的民眾,高牆內窺探的富家護院。

但離竇縣越遠,景象越變的不同,春暖花開時節,不見踏春的民眾不見田間勞作的百姓,只有斷壁殘垣,路邊田間村落不時能看到散落的屍首腐爛。

自從安德忠率兵入淮南道後,這是大家第一次走出來,景象讓他們震驚。

他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也不是沒有見過苦難,他們中很多人都是為了一口飯一條活路,拖家帶口離開故土來到竇縣。

他們以為自己已經是苦難,沒想到更有地獄。

這不是他們認識的大夏,大夏怎麼一夜之間變成了這樣?

「前方發現一隊人馬,持安字大旗。」探路的斥候賓士來報,「約有五十人。」

中五不在意的揮手:「直接殺過去。」

......

......

城池上跌落的兵越來越慢越來越少,架起的長梯越來越穩固。

有滾木石頭砸下來,一架長梯帶著一串人跌落在屍首堆中,有人翻滾有人則也變成了屍首,很是慘烈。

但看到這一幕的將官更加歡喜。

「都用上這些了,也沒什麼手段了。」他將長刀一揮,準備親自上陣給光州府最後一擊,擊散他們的最後的苟延殘喘。

身後傳來異動。

「大人,大人。」

伴著雜亂的喊聲,將官回頭看到自己的哨探們奔來。

「大人,有兵馬襲來。」哨探們喊道。

淮南道觀察使都投降了,還有兵馬來?將官驚訝:「哪裡的兵馬?」

「振武軍,振武軍。」哨探說道。

將官一驚:「京城的振武軍?」這麼快京城的兵馬就到淮南了?

「不是。」哨探道,「是從竇縣方向來的。」

是了,將官想起來了,淮南道竇縣有振武軍.....的家眷,家眷不容小覷,打退過齊大用....

「有多少人?」將官肅重問。

哨探道:「大概二百左右。」

將官一怔,從馬上跳起來破口大罵:「武鴉兒這個雜種想出名想瘋了!」他伸手一揮,繼續要向光州府這邊沖。

哨探慌張的拉住他:「那振武軍呢?」

將官呸了聲:「當然是用刀槍殺了他們,難道要用美酒歡迎他們到來嗎?」

區區二百人,嚇唬孩子呢?

他揮刀大喊:「攻城!拿下城池!」

......

......

前方的密密數百兵馬手握各種兵器,動作迅猛,戰陣嚴整的撲來。

中五似乎看他們又似乎越過他們,只看前方騰起濃濃黑煙殘喘翻滾掙扎的城池。

如果讓這些人拿下城池,城池就成了這些人的庇護場所,有高牆有草料有隨時可以拿出來犧牲威脅的民眾,長途奔襲而來的他們必將變成投奔火堆的飛蛾。

「保住城池!」他揮刀發出軍令,「爭取足夠的時間,保住城池!」

他一馬當先向前,身後騎兵們緊緊跟隨,輕甲和角弓長槍線刀碰撞。

「殺!」

他們的速度比對面軍陣的速度還要快,一眨眼雙方就撞到一起。

......

......

急促整齊的腳步不斷的落在地面上,不是馬蹄,人的腳步也可以讓地面震動。

一隊隊人用最快速度奔跑著,他們只穿最輕的棉甲,身上背著一件兵器。

隊列中有嘿吼嘿吼的號子聲,每個人的腳步都隨著號子起落,這讓快速的奔跑又變的勻速,奔跑的隊伍變成了一個移動的整體,身在其中的每個人疲累似乎減輕了很多。

前方有騎兵賓士,飄蕩的振武軍大旗以及旗下那個穿著黑斗篷的女子是所有人前進的方向和力量。

快啊,快啊,快啊。

......

......

衝到城牆下的將官回頭,神情驚怒。

不遠處那一群騎兵在軍陣中被絞殺,但卻又總是殺不盡,如同魚兒時而躍出水面,濺起一片水花。

一片水花就倒下一片兵將。

軍陣就這樣聚攏又分散,前進又後退,漸漸像喝醉的人腳步不穩搖搖晃晃,似乎隨時要跌倒。

將官罵了聲髒話,看看近在咫尺的城牆,發出了一聲號令。

.......

.......

祝通將一名撲上來的叛軍砍倒,血濺了他一臉,視線一陣模糊,雖然胳膊已經沒有了知覺,但還是胡亂的將刀揮出,現在半點不敢鬆懈.....

揮出的刀沒有碰到肉體,也沒有兵器接近他的肉體。

祝通嘶吼聲停下來,睜大眼看到身前沒有爬上來的叛軍,再看其他地方,奮戰的兵士們也都停下來,神情驚愕的看著退下去的叛軍。

「大人!」有人疲憊酸麻的手握著顫抖的刀指向前方遠處,想說什麼聲音嘶啞說不出來。

不用他說出來,祝通已經看到了,粗重的呼吸變的更加粗重,有什麼東西從喉嚨里翻出來,讓嗓子火辣辣的疼。

他轉過身沖向戰鼓,用手裡的刀重重的砸上去。

城頭許久沒有響起的鼓聲讓坐在城下的知府嚇了一跳,這是戰鼓,到了最後一刻嗎?知府有些慌亂,可是他還沒想到怎麼死。

「要是自焚能燒死幾個衝進來的叛軍吧?」他鼻音濃濃,「可是那樣本官的屍首會很難看,還是穿戴整齊自縊,就算是掛起來也好看些。」

長史在他身邊否定:「大人,叛軍都是把那些自縊的官員脫光了衣衫懸掛的。」

那還不如燒焦了,至少能保存顏面,知府將手裡的火把握住一咬牙站起來。

有滿身是血的兵士跌跌撞撞衝來:「援兵,援兵,援兵來了。」

......

......

殘存的騎兵向兩翼散開,露出身後撲來的軍陣。

「殺!」

這些沒有鎧甲護身只握著簡單兵器的兵士便沖了過來,他們手中的長槍刺出,根本就不看對面劈來的刀光,也不管對面的敵人如何雄壯,如何身姿靈敏,如何將刀槍揮出一片炫光......

他們只有最快的出槍,對準咽喉脖頸胸口等等要害,也不管自己身上受傷,只要還沒死,就要搶先把對方刺死,誰先死誰就輸了。

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殘忍的道理。

站在城頭上的光州府官員兵將雖然已經親臨過戰鬥,但還是看的渾身發麻。

衝擊,倒下,再衝擊,再倒下,沒有人後退,每一個前進的士兵揮出長刀之後,便不用擔心,因為身邊總有四五根長槍刺出,他面對的是一個敵人,但他不是只有他自己,他們是一個整體。

不管對方多麼兇殘,他們不離不散,不管對方功夫多麼高牆,他們只有一招,刺中,刺死。

一波倒下另一波又整整齊齊的上前來,源源不斷綿綿不絕。

在他們的後方有大旗飄揚,知府眯起模糊的雙眼,看到上面振武軍三個字,也看到了大旗下一個嬌小的身影,黑色的斗篷黑色的傘膨脹以及拉長她的身形。

的確很像勾魂的鬼.

但此時此刻這個鬼勾的不是他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