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一章 同行出征

第六十一章 同行出征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617

金桔將兩件黑色的斗篷舉在身前很是為難。

「夫人,選哪一件?」她問。

且不說兩件黑色的斗篷沒什麼分別,這問題問一個盲眼婦人似乎有些可笑,但婦人沒有笑,伸出手將兩件斗篷認真的捏了捏。

「這個吧。」她搖了搖金桔右手的斗篷,「密厚輕,行路穿合適。」

金桔鬆口氣將另一件扔下:「還好有夫人。」

「輜重不要帶太多,如果十天沒有消息,再送輜重。」李明樓從另一邊走出來,對中五吩咐。

中五應聲是,金桔抱著斗篷喊了聲小姐。

李明樓停下來看著丫頭紅紅的眼。

「不帶你去,不是怕你拖後腿。」她想了想說道,「是這裡離不開你。」

金桔吸著鼻子點頭:「我會照顧好夫人的,小姐你放心去吧。」

她上前將斗篷展開,仔細的給李明樓繫上。

李明樓又看向站在廳內的婦人:「有賊軍作亂,州府被困,百姓罹難,我要去看看,你在這裡等我回來。」停頓一下,「要是我不回來,會有人送你去見鴉兒的。」

婦人一如既往含笑點頭:「好。」

也不知道聽懂還是沒聽懂,金桔低頭擦了下眼淚。

李明樓並不在意,拉著婦人的手搖了搖:「那我去了。」

婦人將她的手在手心裡拍了拍,聲音輕柔又沉穩:「雀兒,不要怕,去吧。」

李明樓對她一笑,雖然她的臉罩在面紗後,而婦人眼盲也看不到。

李明樓邁出了廳內,中五緊隨其後,門外的方二舉起了黑傘。

金桔扶著婦人跟了幾步,看著李明樓走出了內宅。

主簿率領縣衙的官吏們等候,勸阻的話已經不再說了,這女子認定的事誰又能阻止。

看到一向坐車的武少夫人騎馬來到城門,厚厚的斗篷裹住了全身,緊跟的馬匹上男人舉著傘,但身上多了幾件兵器,再看主簿等官吏們凝重的神情,民眾們終於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了。

「少夫人,您不能去啊。」

「太危險了。」

「少夫人,您要是走了,我們怎麼辦?」

有擔心少夫人出行前路危險的,也有擔心自己後路不安的,哭聲喊聲一片,向李明樓涌涌。

李明樓沒有回應,在官吏們的擁簇下來到集結的陣前。

相比於百姓們的驚懼不安,兵士們神情則驚訝又激動,這第一次長途奔襲,且去面對洶湧的叛軍,少夫人一個女子竟然與他們同行。

少夫人都不怕,身為男兒又有什麼可怕的?

元吉催馬到陣前高聲報:「竇縣,振武軍,三千一百兵將,待出征。」

主簿接過一個官吏備好的酒,端到李明樓面前:「少夫人,請。」

「大人,竇縣就交給你了。」李明樓看主簿,又看跟在一旁的官吏們,「交給諸位了。」

主簿點頭,官吏們也點頭,在後的張小千握緊了手裡的刀挺直了脊背。

李明樓接過酒杯,掀起面紗一角一飲而盡,舉著空酒杯看向兩邊的民眾。

「我等的後方無憂,就交給諸位鄉親了。」她高聲道。

官府適才解釋里已經說了其他城池對竇縣的安危有多重要,而竇縣的安穩又對出征多重要,此時聽到李明樓這一句話,勝過了千言萬語,不管是驚恐的不解的哭泣的瞬時變得激動。

「少夫人放心!」人群中爆發喊聲,「將士們放心!」

喊聲越來越大,所有人都拚命的揮動著雙手。

李明樓將酒杯放下,兵士將一桿大旗嘩啦展開,上有振武軍三字迎風飄揚。

「出征。」李明樓道。

集結的軍陣呼聲如雷:「出征!」

......

......

三月春暖,光州城花不開,到處都是哭喊哀嚎,煙火繚繞,躲在家門後的婦孺們緊緊抱在一起,不管是富貴的還是貧困的,面臨死亡都是一般的恐懼。

老朽的城牆更加斑駁矗立,就像一個老將,對世人宣告著它的驕傲,也希望給站在其上的官兵們一些力量。

只是看著城門下疊摞的屍體,所有人的神情都獃滯和茫然。

光州知府身上的官袍已經臟污一片,形容狼狽喃喃:「這些屍首堵住城門了。」

長史在一旁哽咽:「大人,現在委實顧不上是否有礙觀瞻了。」

知府跳起來:「這是觀瞻的事嗎?這些屍首堆的這麼高,他們馬上就可以當梯子爬上來了。」

「大人小心。」

伴著知府的喊聲,兩邊衛兵也大喊著將他撲倒,然後便是長史的尖叫。

轟隆一聲,一顆石彈砸上來,越過撲倒的知府和長史砸在城牆上,城牆地面頓時出現一個坑。

來不及讓知府長史再尖叫,城門外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呼喝聲,城牆上獃滯的休息的兵士們也再次拿起了gōngnǔ。

新一輪的攻城和守城又開始了。

只是這一次還能不能守住,知府趴在地上沒有起身,眼淚打濕袖子,怎麼死能不痛一些?

「大公子的大軍就要到了!」

「快開城門投降!」

伴著石彈箭雨密集,還有亂亂的吼聲,吼聲比兵器更可怕。

這些讓他們疲憊不堪的兵馬只是一小部分,淮南道遊盪著安德忠的大軍,以及已經投降的道衛大軍.....

他們能不能守住城?以及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城破是死,看看那些填了護城河的屍體。」祝通手握大刀大喊,「叛軍殘暴,只會以暴逞凶,反抗都會被他們殺死,當做俘虜也要被送到前方去擋箭,填壕,當人梯,都是死,戰死也不能降,戰還有不死的希望,我們已經請援兵了!」

「還有援兵嗎?觀察使已經投降了。」有兵士喃喃。

「觀察使投降了,半個淮南道衛軍投降了,淮南道還有竇縣,還有不是淮南道衛軍的衛軍。」祝通大喊,不再看身後,因為有一波兵踩著屍體架起了梯子爬上城牆,他舉著大刀發出一聲嘶吼劈下去,「我們有援兵!」

剛爬上城牆的兵士被他劈中慘叫著跌下去,祝通看著城牆下,如同螞蟻一般的兵涌涌。

站在城門外不遠處的將官也看著這一幕,相比於祝通的絕望,他的神情則是歡喜。

他們裝作山賊化作散兵在宣武道這麼久,兵亂的功勞原本也有,但最後結果不是讓安大都督如意,而是便宜了一個叫武鴉兒的小雜種,大都督生氣惱怒,他們也灰溜溜的不敢表功。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拿下光州府城池!」他舉著長刀指著前方大喊,「這是我們獻給大公子的首功!」

......

......

{兩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