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章 遵命應援期不待

第六十章 遵命應援期不待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396

在外勞作的民眾按照習慣的時間回來了。

這一次進了城沒有嬉笑,也顧不得去領飯和熱乎乎的肉湯,急急的奔向聚集的人群。

「出什麼事了?」

「怎麼有人受傷了?」

「是不是打來了?」

「縣衙有消息了嗎?」

他們的期待沒有落空,聚集的人群正在談論這件事,縣衙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告示也貼到了城牆上。

光州府圍困,危急。

原來是光州府啊,勞作的民眾鬆口氣,光州府離他們竇縣還很遠呢。

「遠什麼啊,光州府真要不行了,那些兵馬打過來也就幾天。」

「別說光州府了,天下亂了,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陰雲早已經籠罩在頭頂,只不過大家一直努力的低著頭當做看不到,現在陰雲更逼近了,不得不看。

有人從城裡跑出來帶來了縣衙里最新的消息。

「光州府是來求援的!」

這一句話讓民眾炸了窩,天啊,他們只是一個縣,怎麼救一個府?

......

......

才說服了武少夫人不再養騎兵的主簿,還沒來得及回到廳中安坐喝口茶,就被這件事驚的掉了三魂,再看武少夫人一眼,就又掉了六魄。

這個女子雖然被面紗罩袍遮蓋全身,主簿還是一眼看出她接下來會說什麼。

她一面是民眾眼裡的神仙,仁善的菩薩,而另一面則是兇猛狠辣的鬼怪。

菩薩會救苦救難,鬼怪不懼惡人惡事。

「少夫人,慎重。」主簿說道。

李明樓慎重的問:「多少兵馬圍住了光州府?」

說出請求的光州府來的斥候大哭著陷入昏迷,被帶下去救治,沒能提供更多的信息。

身上也是傷痕纍纍的竇縣斥候道:「大約有兩千左右。」

「那不多啊。」有官吏脫口道,上一次竇縣圍城的大概也是這個數,心裡對光州府有些鄙夷,怎麼就守不住?

斥候道:「是從宣武道過來的兵馬。」

有些膨脹的官吏頓時一驚,也就是說光州府會處於兩面夾擊?

「安德忠的兵馬尚未打來,但宣武道這邊叛軍突襲,讓州府措手不及。」斥候道。

只怕是嚇倒了,兩千兵馬是不多,但想著還面臨著安德忠肆虐在淮南道的兵馬,人心慌了,氣勢散了,就亂了。

斥候說出這句話,李明樓不再問了:「準備出征,援助光州府。」

有了準備還是嚇了一跳的主簿喊出準備好的話:「少夫人!這跟先前開城門出城迎戰不一樣!」

這也是廳內很多官吏想說的話。

先前竇縣也出城去迎戰了,但基本就是在城外,最遠的是追擊那些亂軍到竇縣境外。

光州府可是要走幾天才能到的地方。

要是對戰遇到危險,他們身後可沒有城池可以退避。

最關鍵的是,要去援助光州府,肯定要帶走很多兵馬,那竇縣豈不是危險?

李明樓看著主簿:「大人,這跟先前出城迎戰是一樣的,先前救的是民眾,現在救的也是民眾,不一樣只是人數多少而已。」

主簿苦笑,這樣的解釋也挑不出錯。

李明樓再看著廳內諸人:「大家這些日子一直關心叛軍的動向,讓大家慶幸的是叛軍一直沒有來到我們這裡,但這也是讓大家提心弔膽的事,剛才我也在問元吉叛軍有多久會打到這裡,元吉說,這要看其他城府失守的速度。」

元吉已經讓人取了輿圖來,聽到這裡便展開。

「大家可以看看,這是現在淮南道失守的城池,很明顯能看出,在對我們竇縣行程合圍之勢。」他說道,伸手指點。

官吏們都圍過來看,雖然那些城池失守他們都知道,不過相比於文字,輿圖上看更是觸目驚心。

「等到淮南道都落入叛軍之手,我們竇縣在劫難逃。」李明樓說道,「所以要想保住竇縣,就必須保住淮南道,保住更多的城池,這樣才能夠對抗安德忠叛軍,這一場叛亂,不是短期的,整個大夏都亂了,不是我們躲在竇縣半年一年撐過去就能平安的。」

廳內安靜一刻,主簿輕嘆一口氣:「所以這跟先前出城迎戰是一樣的,要想平安,就只能去打,打退打怕他們,讓他們不敢來犯。」

「大人說得對。」李明樓對主簿屈膝施禮,「這次就是一個機會,攻擊光州府的不是安德忠的大軍,而是兩千多的散兵,擊退他們,保住光州府,保住了萬眾民眾和千數兵馬,當安德忠叛軍來犯時,我們才有機會與之一戰。」

這又成了他的功勞了?主簿失笑,看著李明樓搖搖頭,罷了罷了,事情都是這小女子來做了,話就讓他來說吧。

「遵府道調令,竇縣飛馳救援,剋期必到。」主簿整了整官帽,肅容道。

廳內官將們齊齊俯首應聲。

縣衙外聚集了無數的民眾緊張不安,張小千舉著寫好的告示闊步走出來。

「主簿大人有令,光州府遇敵,竇縣飛馳救援,剋期必到。」他高聲喊道,嘩啦展開告示。

民眾喧嘩一片。

張小千不受其擾,讓官差張貼了告示,騎上馬帶著差役們走入人群中,在詢問哭喊質疑的聲浪中沉穩的解釋講述宣告。

軍營里兵馬大動,穿著鎧甲佩戴各種兵器的兵馬一隊隊疾馳,在圍牆外的空地上不斷的集結,馬蹄重重,鎧甲撞響,竇縣的氣氛緊張又凝重。

整個竇縣的民眾都在一旁圍觀,雖然心裡萬般不願,但經過官府的解釋,以及如今的事實,也不得不接受。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要想活命就要敢捨命一搏。

那邊和被選中出征的兵士作別親人哭聲還在持續,這邊已經有民眾開始分析戰事。

「聽說圍城的有兩千兵馬,我們這邊至少要去五千吧。」

「非也,人多不一定能勝,快馬疾行少輜重,最多三千就夠了。」

「那我們竇縣還能留下兩千兵馬呢,太好了。」

氣氛漸漸的平和,但很快又有新的消息傳來讓民眾們震驚,連跟親人作別不舍的民眾都停下了哭泣。

武少夫人要一同出征。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