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九章 小城慢養兵

第五十九章 小城慢養兵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276

軍營現在已經不分民壯營和軍營了,而是分為左右營,所有人都穿上了兵服。

還沒有接近軍營,就聽到傳來的歡呼聲和笑聲。

相比於城中的氣氛,以及民眾差役官吏們的忙碌,軍營反而輕鬆。

張小千帶著差役們先是去軍營找主事的將官交代了雜事,然後急急忙忙的趕去校場,校場里的熱鬧還沒散,歡呼聲伴著劇烈的馬蹄聲。

張小千擠進去,就看到寬大的校場里只有十匹馬在飛奔,馬上的兵士身材高大,穿著輕甲,配有角弓線槍錘棍等等各種奇怪的兵器,他們距離很近但速度沒有絲毫的放慢,身子起伏搖擺,隨著疾馳的馬繞過了木樁。

伴著鐵哨的呼嘯,站在兩邊的兵士抬起gōngnǔ射出去竹箭,馬上十人幾乎同時俯身,靈敏姿態又各有不同,引得圍觀的兵士們驚呼歡呼情緒起伏。

越過箭矢,馬上的兵士們沒有起身,直接拉開角弓對著前方樹立的大小不等的草人射去,箭箭命中要害。

伴著歡呼聲騎兵們越過了草靶,他們俯低的身子也才起來,角弓不知怎麼收起來,手裡已經握住了兵器,這次的兵器每個人都不一樣,有槍有刀有棍,他們發出呼嘯衝進了前方的草人中一擊命中。

校場里呼聲叫聲如雷讓人熱血沸騰,張小千身在其中激動的面色通紅,直到後邊的差役們戳他,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騎兵真是威風啊。」離開軍營身後的喧囂聲越來越小,張小千猶自談論這個,「看看他們的馬匹,還有那些兵器。」

哪個男兒不想白馬金鞍從武皇,旌旗十萬宿長楊。

「張小千,你死心吧,這些騎兵選的可嚴格了。」

「對啊,據說除了身高,連胳膊多長也有要求呢。」

「張小千你個子太矮了。」

差役同伴們嘻嘻哈哈說笑。

張小千不服氣:「這只是第一批說是輕騎作戰的,還有第二批選斥候呢。」握著韁繩的手攥緊,那時候他一定要爭取選上.......

「張小千,張小千,叛軍打來了嗎?」

路邊的民眾看到差役們立刻發出重複的詢問,打斷了張小千的暢想。

張小千深吸一口氣,再次重複的回答:「沒有呢,不用擔心。」縱馬疾馳越過民眾,手裡的韁繩握的更緊。

他要做一個去殺敵的勇士,用手裡的刀槍來安撫百姓們,而不是用言語。

「言語怎麼了?」元吉站在廊下看他,皺眉。

如果說武少夫人是神仙,元吉就是她人間的使者,在竇縣是身份很高的不是誰都能接觸到的,不過張小千雖然只是個差役,但要見元吉並不難。

元吉是他以及他們村的救命恩人,有一同戰鬥的情義。

張小千鼓著腮幫子站在院子里:「反正我不想當差役,我想當兵,想出城殺敵,元爺,不是還要選第二批騎兵,讓我試試吧。」絕世妖妃:馭獅為夫

元吉道:「要殺敵不一定非要出城,非要當兵用刀槍,言語也是一樣厲害的。」

張小千扁嘴:「元爺你不要用言語哄騙我。」

元吉笑了:「我哄騙你幹什麼?小千,不要小瞧了民眾和言語的力量,安穩了民心也是能殺賊的。」

張小千看向他,將信將疑。

「十個慌亂的民眾能毀掉一座城,但十個被言語激勵的手無寸鐵的民眾也能殺一個敵人。」元吉道,「張小千,你是竇縣的差役,是竇縣的人,竇縣的民眾信任你,你能安撫他們,你也能讓他們成兵,你一個人殺敵厲害,還是一個人成百人兵殺敵厲害?」

這樣啊,張小千挺直了胸膛,雙眼放亮。

「小千,我們在外能不能全心全意的殺敵,就看後方是否安穩了。」元吉道,拍了拍他肩頭,「少夫人也常說了,有了民眾才有了兵,才能有真正的安穩和不可戰勝,我們能不能出城戰無不勝,竇縣是不是不可攻破,就靠你們了。」

張小千聲音洪亮:「元爺你們放心吧。」

看著這隻鬥雞一般走進來的年輕人,大鵝一樣穩闊離開,元吉笑了笑,轉身進了室內。

室內很熱鬧,這邊廳內金桔帶著婦人看雜耍,雜耍人手裡托著一隻毛啾啾的鳥兒,金桔拉著婦人的手小心的撫摸,雜耍人將手收回,在身前晃了晃,伴著金桔恰到好處的驚叫,雜耍人將手再次伸到婦人手邊,婦人便摸到的不再是鳥兒,而是一顆圓丟丟的乾果子。

婦人笑著將乾果捏起放進口中吃了。

元吉收回視線走到另一邊,李明樓坐在案前低頭翻看什麼,桌上堆滿了大大小小的本子,對面有主簿,余錢等官吏坐著,手裡也都拿著冊子。

「小千什麼事?」李明樓問。

元吉道:「想加入第二批騎兵,我已經勸好他了。」

李明樓笑了笑。

主簿皺眉道:「第二批騎兵真的不行,花費太高了。」

他抖著手裡的冊子。

「一個人要配備三匹馬,還要配備獸醫,馬夫,豆料麥草的消耗,一個騎兵堪比養十個人。」

李明樓問余錢:「按照這樣的配備,我們還能不能再養二百騎兵?」

又黑又瘦的余錢神情帶著怯怯,他雖然掌管了李明樓的錢,但很少來李明樓跟前說話,不過話語沒有絲毫的凝滯,立刻就答了出來:「民眾們的消耗可以再減三分就可以,但最多能撐五個月。」

「安德忠的叛軍動向如何?」李明樓看元吉。

元吉走到輿圖前,在淮南道所在指點:「東邊已經差不多都失守了,除了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