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八章 老城望春光

第五十八章 老城望春光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188

щщщ.x^8^1`z^òм無廣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光州府是座老城,據說上古時期就建城了,保留著千年來的很多古迹,有很多官吏來光州府都會登上城牆瞻仰這座古城,留下詩作,城牆還是大夏剛立朝的時候修繕過,日常看到的陳舊只覺得古樸有風味。

但經過幾場戰事後,箭矢,火燒,鮮血在剝落的牆皮上五彩斑斕,有風味的城牆就像被淋濕的野雞。

這野雞中看不中用啊。

城門上似乎沒有了人氣,直到城外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城門上便有一排人頭冒出來,眼神閃閃驚懼,待看到來的只有不到十人,便膽子大了些,探身查看,然後認出是自己人.....

「快開城門!小溫子他們回來了!」

伴著驚喜的喊聲,被木頭撞過留下凹痕的城門小心翼翼的打開一道縫,身上遍布傷痕血跡的兵士衝進來。

「大人,大人。」他們顧不得接受城內兵士們的攙扶,從馬上跌滾下來,聲音顫抖,「觀察使率城投降了。」

聽打探消息的斥候回來了,知府和祝通率著官將們急急趕來,沒想到迎頭聽到這一句。

完了!沒有援兵了!反而會多了很多叛兵!

知府腳一軟趔趄,長史及時扶住。

祝通抓住一個斥候咬牙:「怎麼會投降?道府有一萬兵馬呢,難道都被打敗了?」

斥候們躺在地上,不知道是因為傷痛還是絕望聲音哽咽:「沒有打,沒有打。」

「沒有打怎麼就降了?」祝通揪著他還在問,搖晃的傷痕纍纍的斥候就要斷了氣。

知府及時的按住他:「祝通啊,觀察使喊著全淮南道給安德忠祝壽,給他爹都沒這麼殷勤過,他投降又有什麼奇怪的?」

祝通鬆開斥候,抬腳將一旁散落的木架踢開:「一萬兵馬!一萬兵馬!一萬兵馬!」

「所以,我們沒有援兵了吧。」知府問斥候。

躺在地上的斥候嗚咽:「浙西兵馬來勢洶洶,到處都在失守,和州知府守城殉節了,楚州知府跑了,府內百姓們自發守城被攻破,安德忠的大將阿史那屠城了.....」

想到一路看到的慘狀,他說不下去嗚嗚哭,淮南道怎麼變成這樣了。

四周的官將兵士們面色慘白。

知府喃喃:「這下完了這下完了,怎麼辦怎麼辦。」

沒有援軍是一方面,久不經戰事的兵馬,在安德忠的悍軍前如泥牆一推嘩啦傾倒。

祝通踩著木架回頭:「怎麼辦?投降唄,安德忠的壽禮,你不是也送的歡?」

知府轉頭跳腳:「我可沒說要投降,我送壽禮是要討好觀察使,想要在仕途上再進一步,我想要的是大夏朝廷的仕途,可不是賊子的仕途!你害怕少來說我!」

祝通也跳腳:「誰害怕了!誰害怕了!我堂堂淮南道軍可不想背著一頂范陽軍的旗!」

看著兩個大人互相跳腳,四周的人們神情茫然。

知府的肩頭塌下來長嘆一口氣:「更何況,安德忠的兵馬兇殘沒有人性,但凡有過反抗的城池,就算投降,城裡也要殺一半,以shìwēi懾,死的這麼窩囊,還不如一戰。」

祝通的肩頭也放下來,咬牙:「戰就戰!」

又一個斥候顫顫的伸出手,似乎才醒過來:「大人,宣武道那邊也亂了,有一隊兵馬向我們這裡來了。」

知府和祝通的面色由慘白變成鐵青。

這就是位於交界處的悲哀啊!腹背受敵,那是只有死路一條了啊!上天無門下地無路,誰能救.....誰?

知府猛地抬起頭:「竇縣!竇縣!」

祝通喊道:「現在就不要管別的縣了!自身難保!」

知府抓住他雙眼放光:「我是說,請竇縣支援!」

竇縣啊,四周人們的神情漸漸由青變白回暖。

竇縣可是打敗過亂兵的,當然現在看那些亂兵肯定不是亂兵。

「竇縣現在怎麼樣?」祝通質疑又期許,「這一次浙西可是萬眾兵馬撲進了淮南道,竇縣現在可還好?」

......

......

淅淅瀝瀝的小雨灑在竇縣城外的大地上,翻開的泥土變得滋潤,立刻被灑下種子。

田地里的數百人似乎察覺不到下雨,一個個低著頭拚命的耕田撒種,年輕人耕田,年老和婦人們撒種,孩子們則在田裡跑來跑去,踏平翻開的土以及警惕的看著四周。

每當有馬蹄聲傳來時,孩子們會繃緊身子,看到路上兵馬身後飄揚的旗幟,便又鬆口氣。

就這樣忙碌著緊張著身子頭髮都濕透了,不知道是汗水還是雨水,直到咚咚咚的鑼聲響起,跑動的孩子們停下腳,低著頭耕田撒種的人們也立刻都站直了身子,拎著自己的籮筐,趕著耕牛扛著鐵犁快速的向路邊集合。

有年長的老者點名確認人員齊全後,一眾人急急的向縣城的方向奔去。

民眾們的行進沒有兵馬那般嚴整,不閑談不說笑,腳步和身子繃緊,乍一看也有幾分肅整。

氣氛緊張,但沒有惶惶不安,當看到圍牆以及圍牆外的兵士之後,所有人便都露出了笑臉,提著的心放下去憋著的氣吐出來。

「今天又多種了五畝地!」

「比昨天他們東街的種的多!」

「明天我們要把剩下的都種完。」

「種的越多越早,越有希望有收成。」

他們直到這時才揉著酸疼的肩背說笑,說到這裡神情有些悵然,現在大家期盼的只是明天,論起結果只是希望,日子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

又一隊人疾馳而來,穿的不是兵服而是差服,民眾們便招手亂亂的喊。

「張小千!今天叛軍打過來了嗎?」

「府道怎麼樣?」

「觀察使真的投降了嗎?」

兵士們有嚴厲的規矩不得阻擾,民眾們也自覺的不去打擾,差役們就不同了,他們就是負責維持治安傳達官方消息的。

外界的消息幾乎每天都把最新的張貼在縣衙外,聽到這些重複的詢問,張小千還是認真的回答。

「今天沒有叛軍的行跡,我們巡查已經在百里以外,大家放心。」

「光州府還沒最新消息。」

「東邊那些城池基本都被攻陷了,觀察使的確是投降了,呸,他本來就是安德忠的走狗。」

「又有兩座城池被燒毀了。」

張小千一面回答速度不變的率著差役越過民眾。

民眾們神情有些難過,每天都會更新消息,但每天都沒有好消息,這樣的日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什麼時候一睜眼就回到了先前.....

「鄉親們。」老者里長敲了敲手裡的鑼,「打起精神來,至少我們現在還有明天,還有希望。」

是啊,他們還要算著明天要做的工,還希望著春耕能順利結束,莊稼能順利長出來,能趕在安康山叛軍打來前收一波糧食。

縣衙負責糧收的官吏說了,將來什麼都短缺,所以他們能種多少就種多少,能收多少就收多少,什麼最容易種最容易活成熟的最快就種什麼.....哪怕什麼都沒有收,葉子秸稈搗爛了吃也能活人一條命。

他們現在還能想這麼多,外邊的那些城池毀掉的人連活命都不敢想了。

為了保住明天以及希望,他們要打起精神來!

「西街的人回來了!」

前方有喊聲,伴著嬉笑。

「你們今天怎麼樣啊?」

打起精神的民眾頓時更精神了:「我們今天可比你們厲害多了!」

攀比嘲諷嬉笑頓時在城門前四起,其間夾雜著的喊聲。

「今天幹活的快來領飯!每人一碗肉湯,不許搶!」

「吃完了快回家,不許在這裡閑坐瞎扯!」

「不許把肉湯拿回去添水一家人吃!」

「官府說了,出了力氣必須補葷腥,否則下次就沒力氣了,要是耽誤了工事,大家都別想吃肉喝湯了。」

城門前變的嘈雜吵鬧,已經遠去的張小千回頭,待看到城牆上散布的兵士,城牆下居住地維持秩序的里長們都在,便放心的收回視線,看向前方的軍營所在,他神情有些急切。

老鐵先定個小目標^記住м.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