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七章 兵馬驚滿城

第五十七章 兵馬驚滿城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295

京營里一隊隊官兵集結,也有不少官兵在獃獃看。

「立刻集合,安康山造反,京城戒嚴。」有軍將厲聲喝道。

獃獃的官兵們嚇了一跳,什麼?

「可有朝廷的命令.....」一個將官問。

話沒說完就被鴉軍的軍將瞪眼喝斷:「全海挾制陛下之前,我們大人就已經察覺先做出了決斷,等朝廷的命令,陛下早就被奸臣害死了。」

什麼意思?官兵們繼續獃獃,那軍漢將手中的長刀一揮,劈向他們的頭頂:「還不快去集合!守城!要什麼朝廷命令!想死嗎!」

京營里除了京兵還有河南道的兵馬,他們原本是對頭,一方跟著全海在宮裡,一方由崔徵調度在宮外,但都被鴉軍廝殺,現在三方又都聚集在一個京營里,詭異又尷尬。

而且都作為鴉軍手下的倖存者,當看到大刀劈下來時,那一日的破城闖宮的血腥場面再次浮現,官將們臉色瞬時煞白,也沒有什麼想法了,立刻轉身跟著鴉軍們亂跑集結,木木的聽從指揮關閉城門,驅散民眾,在城裡城外賓士宣告堅壁清野,百姓們就近入城池躲避,敢有強行通行者殺,敢有動搖民心者殺,敢有阻擾軍令者殺......

一時間京城人驚馬亂雞飛狗跳。

而暮色里桃苑的宴席剛剛開始。

高官權貴攜帶穿著華麗的女眷穿行其中,俏麗的宮女們端上精美的菜肴,舞姬們提著燈在盛開的桃花中翩翩起舞,燈影白衣相襯,桃花紛飛,若隱若現恍若夢境,高台上皇帝束腰扎袖握著兩隻鼓槌,親自擊鼓。

這一刻他花白的頭髮束扎整齊,身形挺拔閃轉騰挪精神奕奕,一陣花雨,羅貴妃輕盈從天而降,彩絹絲帶飄飄欲仙.....

站在庭院里坐在樓閣里的人們歡呼聲如雷,遮蓋了雜亂奔跑的聲音。

幾個太監跌跌撞撞撲倒在桃苑的地上。

「不好了!武鴉兒造反了!」

「京城被佔據了!」

咚的一聲,皇帝的鼓槌沒有落在鼓面上,而是地上,桃苑裡一陣安靜,旋即尖叫聲四起。

「不要胡說八道,驚嚇陛下。」武鴉兒穿著鎧甲帶著兵馬大步而來,「造反的不是我!」

先前他進宮卸甲,穿的是錦袍,再然後陪同皇帝上朝被賜禁衛服,宮裡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穿鎧甲,冰冷黑沉的鎧甲雖然不能掩蓋他俊美的面容,但讓人望之心寒瑟瑟。

他身後同樣鎧甲雄壯的兵馬,烏壓壓的如雲。

這話並沒能安撫到諸人。

皇帝又陷入獃滯,被羅貴妃等女子們瑟瑟發抖擁簇在鼓下,恍若陷在芙蓉帳中。

崔征喝道:「武鴉兒,你在做什麼?」

武鴉兒道:「安康山造反了,率十五萬大軍往京城來。」

原本安靜的人群響起一片嗡嗡聲,有驚訝有驚懼,但是沒有相信,羅貴妃更是從皇帝懷裡跳起來:「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造反!」

安康山怎麼會造反,那樣一個蠢人。

而崔征聽到這句話,面對鎧甲刀槍在身的武鴉兒也突然沒那麼害怕了,淡淡一笑:「原來是這回事啊,武都將誤會了,安康山是我讓他進京來的,你不用害怕。」

武鴉兒看著他:「崔相爺讓安康山怎麼進京的?」

不待崔征回答,伸手向外指。

「帶十五萬兵馬,攻城燒鎮,殺官害民?」

「還有,全海羅適清的名字都懸掛在安康山的大旗上。」

「他以招討這些逆賊的名義,號令天下共起事。」

崔征大驚,擠在人群中的羅氏也有好幾個人跳出來。

「這不可能!」

「你胡說八道。」

武鴉兒站在桃花盛開的苑中,任憑嘈雜的喊聲和亂飛的花瓣飄落滿身。

不可能嗎?

胡說八道嗎?

.....

.....

煙火在北地的冬寒未褪或者荒涼或者繁盛的大地上騰騰而起,夾雜著響徹天際的哭喊。

哭喊聲從城池中傳來,但卻沖不出一層層圍城的兵馬,城外遍布屍首,面容憤怒猙獰的軍漢一腳踩在一個身穿官服的屍首上,舉著手裡的gōngnǔ對準跑出來的男女老弱。

哭喊聲從大路上傳來,攜家帶口不分富貴還是乞丐的民眾拚命的向前跑,但跑不過身後疾馳的兵馬,兵馬們發出呼喝,手中的長刀隨意的劈下來,一片人或者被劈中倒下或者驚嚇摔倒,被劈中的沒有再起來,摔倒的也沒有,因為馬蹄隨後踏在他們身上.....

也有城池沒有彌散煙火,兵馬聚集在城外,城門大開,一個官員手捧官帽官服率著一群官吏卑微的走出來,跪倒在為首的將官面前,將官一揮手,兵馬亂亂的湧入城池,馬蹄聲踏在躲在房屋宅院里民眾們心上,大人們咬住嘴掩住孩子們的嘴,將哭聲擋住。

半個北地陷入混亂,而其他地方也有暗藏的涌動。

福州,福建觀察使被半夜叫醒,披著衣衫走到廊檐下,看著走進來的將官,將官帶著三四人,手裡拿著急報。

「蔡將軍,什麼事啊?是京城又出事了嗎?」他不解的問。

「大人看看就知道了。」蔡姓將官面色晦暗,將急報呈上。

觀察使接過借廊下燈火一看,面色驚訝:「啊,安康山這是造反了!他.....」

他的話沒說完,一把刀刺穿了他的胸口。

「他不是造反。」蔡將官糾正,一手握著刀,一手按住觀察使的肩頭,「安都督是討逆臣,清君側,大人,你是羅適清的座上客,你也是逆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