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三章 營地的狂歡

第五十三章 營地的狂歡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3:58更新  字數:3450

京城來的大人們費了好大的力氣勸住了大哭的安康山,粗壯的侍從又用了好大力氣將他抬回車上。

安康山整理了儀容,重新對京城來的人們行禮,然後一同進入大營。

大人們貼身的護衛們隨同前去,餘下的兵馬則另有安排。

「諸位一路辛苦。」一個面紅須濃的將官大聲說道,「請來這邊休息,已經準備了好酒好肉。」

他做了自我介紹姓孫名哲,項南上前也報了名號。

「項南?」孫哲打量他,「劍南道李大都督的女婿嗎?」

項南含笑沒有反駁但也沒有應聲:「太原府項氏項南。」

孫哲並不在意他的進一步回答:「你見過李大都督嗎?你見過劍南道的兵馬嗎?是不是真的很厲害?」

項南道:「剛成親,又有軍務在身,某還沒有去過劍南道。」

「孫大人,不知道準備的什麼好肉?」一個同伴在項南身後問,「是不是狼肉?聽說你們范陽軍勇武最善於獵狼。」

孫哲哈哈笑:「新鮮的狼肉沒有,不過狼肉乾還有。」大手一揮吩咐身邊的親兵,「把狼肉乾拿出來給宣武道的兄弟們嘗嘗。」

親兵們齊聲應,孫哲率領眾人向一座營帳走去,一面回答兵士們的你們在這裡多久了,范陽是不是比這裡更冷之類的詢問,項南落在了後方。

「你應該跟著王大人他們。」一個同伴與他低聲笑,對著前方那個孫哲抬了抬下巴,幾分鄙夷,「你到安康山跟前能被禮遇,不用面對這個粗鄙的漢子。」

到安康山面前被禮遇也是因為劍南道,禮遇與粗鄙又有什麼區別?項南笑了笑:「我們還是在外邊看看的好。」

看什麼?同伴下意識的向左右看。

他們一隊人馬行進在營地里,這片營地很大,有木牆有水溝還有操練場,場中有一些兵正在上馬下馬或者對戰。

這是一個嚴整的營地恍若一座城,但這座城是活的,它的布局就是一個戰陣,可攻可防,而且一聲令下整座城便能瞬時滾滾向前......

還有構成這座城池的兵。

他們走動看著這座軍營,軍營里的兵也在看著他們。

這些出現在視線里的兵都是身材高大雄壯,或者列隊巡查或者蹲在地上說笑,或者與馬兒嬉戲,但無一不透出桀驁之氣,眼神中閃爍著幽暗的光芒。

這是一群用鮮肉鮮血養起來的兵馬,安康山得到皇帝的信任,除了裝瘋賣傻,還有真正的功勞,安康山去了范陽後,在這片區域清除了匈奴餘孽,震服了奚人契丹等等各族。

報到朝廷里的只有功勞,而過程只在私下流傳,安康山的兵馬嗜殺兇殘,下毒放火欺騙以老弱婦幼做要挾等等各種陰險招數不絕。

以往只是聽說,今日親眼見到,感覺更為不同,項南看著四周,對於四周兵士們的視線沒有迴避,一掃而過。

「諸位,你們的營帳就在這裡。」孫哲在前方喊,「行軍倉促,招待不周啊。」

項南收回視線越過兵士們上前:「孫大人,沒有什麼比這大冷天有好酒有好肉更好的招待了。」

孫哲哈哈笑擊掌,篝火點燃,雄壯的兵士抬著酒缸和新鮮滴血的牛羊而來,頓時喧鬧。

比起這邊地上挖坑煙熏火燎的篝火,沒有切整齊的肉,陶碗甚至直接拎著瓮的酒,大人們的營帳里的熱鬧就精緻了很多。

營帳里鋪設著精美的氈墊,桌案用金子打造,金桌上擺著銀酒杯銀盤碗,角落裡罩著炭的籠子也是金銀,大人們抬頭看安康山,金光燦燦有些看不清。

那是一架金子做大屏風,並不是單純的金子打出屏風,而是金子做的羽毛拼成。

「我記得這架屏風,是陛下給你打造的。」一個大人說道。

這是一個太監,安康山在皇帝身邊盛寵同吃同睡,皇帝的身邊的太監都熟悉的很,但這個卻不認得。

「全海橫行霸道宮廷,我不屈與yínwēi,所以沒能在陛下近身伺候,安都督不認得我。」那太監嘆氣道。

安康山再次大哭:「全海惡賊害我陛下受此磨難,只恨我沒能親手殺了此賊。」

京城來的大人們再次相勸,哭過罵過精美的酒菜被端上來,推杯換盞營帳里的氣氛變的熱烈。

大人們講了能講的京亂經過,安康山問了能問的京城熟人的狀況,說了過去現在,哭的眼紅喝的臉紅的安康山撐著兩邊的侍從站起來。

「我要跳舞。」他舉手喊,「我要給陛下跳舞,陛下最喜歡我跳舞,陛下看不到,我也要跳。」

安康山痴肥但能歌善舞,當年在宮廷宴席上多有表演。

那時候陛下還天天上朝,宮廷里天天有宴會,那時候四方稱臣服首,那時候朝堂清明意氣風發,想起那時候,又想這時候京城兵亂,被太監關閉了宮門,又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兵用刀槍驅趕,在座的四個大人也忍不住悲從中來,撫掌高喊要安康山跳舞。

粗壯的侍從除了能攙扶安康山上車下馬,粗壯的手指還能彈琴撥鼓,一時間營帳里樂聲大作,伴著撫掌跺腳有節奏的呼喝,山一般的安康山在場中飛旋,整個營帳都跟著搖晃。

整個營地都陷入了熱鬧,項南停下腳向這邊看了眼,再回頭看剛才的營帳,那邊的喝酒吃肉也正酣,營地里很多兵都跑過來了。

其他地方則安靜了很多。

項南收回視線左右看了看越過一道木牆,翻過一道排水溝,便來到營地的另一處營帳,這邊搭著馬廄,另有一頂頂營帳,火把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