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一章 妻子的體貼

第五十一章 妻子的體貼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52

請聖旨並不是容易的事,許久不上朝的皇帝雖然坐到了大殿上,精神並沒有回來。

坐在大殿上基本不說話,不是獃獃的走神,就是更專註的寫曲譜。

朝堂上還是崔征等官員做主。

武鴉兒在朝堂上對皇帝講述了武少夫人的事,表示自己願意不要任何封賞,只請皇帝能下旨封賞母親和妻子。

走神的皇帝對於武鴉兒說話是聽得到的,也只是聽他說話而已,說的什麼並不在意,見他有請便要點頭。

有官員站出來表示反對,但立刻又有官員站出來表示贊同,有人贊同有人反對就要有爭執,吵鬧的朝堂讓皇帝煩躁起身退朝。

站出來贊同的自然是羅氏的人。

「武鴉兒送了羅家一棵金扶桑樹。」宰相府里,一個官員伸手比劃一下,「由三段構成,可拆卸可組裝,通體金造,繪雲氣紋,樹榦上有三層樹枝,每層樹枝上有紅藍寶石做果,果上立有金鳥,精巧奇美。」

「不似現在所出,是古物。」另一個官員補充,「羅氏視為奇珍。」

「那武鴉兒能有什麼古物奇珍,梁振更沒有。」有官員不屑。

羅氏這麼多年恩寵,皇帝的庫房都能搬到自己家,什麼奇珍異寶沒見過,這樣誇讚一個漠北土包子送的禮物,無非是炫耀將武鴉兒收攏門下。

「也不能這麼說,漠北來的雖然窮,也能搶些好東西。」崔征打斷他們,「總之,武鴉兒已經做出了選擇。」

有官員冷笑:「我看武鴉兒原本就是羅氏的安排,這一招很妙啊,又能除掉全海,又能得到皇帝更大的信任。」

羅氏與全海是相互依存又戒備的,全海認為羅貴妃是靠了他才有了今日的盛寵,羅氏則認為全海是靠著羅貴妃美言才有今日。

現在全海死了,和全海爭鬥讓皇帝陷入危險的崔征,在皇帝面前也必然不如先前,唯有羅氏乾乾淨淨,宮裡只有羅貴妃獨享盛寵,外邊有武鴉兒凶神惡煞,羅氏終於要在朝堂上取代崔征一手遮天了。

崔征笑了笑:「連外戚都算不上,他們應該多讀些史書,既然羅氏想要用聖旨討好這個武鴉兒,那就讓他如願。」

「我們就不管了?」一個官員問。

「手上的血還沒擦乾淨,就獅子大開口,今天給妻子和老娘要,明天給自己要,後天給他的兵馬要。」崔征吹了吹熱茶,「他一個投機取巧來歷不明的下賤東西,現在就以開國功臣自居了。」

他將熱茶放在桌子上。

「讓他要,他不伸手,怎麼打斷他的手。」

室內的官員們領會應聲是。

「趙琳怎麼也沒有消息了?京城出了事,就躲在安康山那邊不敢回來了?」有人想起什麼問。

崔征也想到了:「寫信給他讓他回來,讓安康山也一起來,進京來陪陛下解悶,范陽那邊換個節度使去。」

當然是換他們的人了,范陽與振武軍臨近,正好可以扼制。

官員們應聲是。

「昭王那邊來還是不來?他們也在路上了。」有官員問。

先前皇帝被困,崔征自己做了主張,現在皇帝重回朝堂,並沒有主動說讓昭王進京。

皇帝大概已經忘了自己還有兩個兒子在外。

崔征道:「當然不用來,陛下一向不喜歡他,父子相見徒增煩惱。」

官員們對視一眼,有陛下在,昭王不受寵,也不是他來的時候,等陛下不在了,把無子又病弱的太子請出去,再請昭王入朝,那才是一個宰相在新帝面前顯示的權威和敬意。

俗話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但一朝臣伺候三朝天子也不是不可能。

君臣大事才是天大的事,那些偶爾蹦出的宵小不用太在意,燈火明亮的室內人影搖曳,長袖高抬,或者論朝廷官員分派,或者指點如何左右mínyì,或者揮筆潑墨寫下錦繡文章。

且不管朝廷的大人們多少私下的考慮,武鴉兒也沒有再費神,回到宮裡的皇帝,在貴妃一曲歌舞之後,寫下了聖旨,然後在羅氏的斡旋下,聖旨和賞賜也順利的出了京城向竇縣而去。

至於隨之而起的有關武鴉兒在朝堂怎麼無禮跋扈,京城有民眾跑去衙門哭訴破城時被劫掠等等謠言小事,武鴉兒不在意,在竇縣的李明樓也不在意。

鑼鼓聲已經響了一天了。

竇縣縣衙不僅迎來的光州知府,淮南道觀察使也親自來了,陪同朝廷來的使者送聖旨和賞賜。

這也是府道官員們第一次見到武夫人和武少夫人,非常理解武鴉兒從不跟世人提及父母妻兒,也理解武鴉兒急著給她們討要封賞。

一個瘋傻盲,一個毀面不能見人,的確是非常需要榮耀加身。

儘管來的是天使高官,武少夫人接了聖旨和賞賜後就帶著武夫人回後宅去了,招待應酬有縣衙主簿大人承擔。

接旨特意新作的罩袍換下,穿上日常的衣衫,在室內除了臉李明樓已經不需要全身上下都遮住了。

「這些都是鴉兒給您送來的。」李明樓拉著婦人一一的摸過擺好的綢緞金銀。

婦人笑意盈盈認真的撫摸。

「夫人,我們用這個做件新衣裳。」金桔跟著說道,拿起綢緞在婦人身上比劃。

「好啊。」婦人笑著點頭。

李明樓道:「鴉兒還不能來看我們,我給他寫信說一聲我們收到了,你有什麼要給他說的嗎?」

這一次婦人沒有拒絕,想了想:「就說我很好,讓他也好好的。」

李明樓說聲好:「金桔你跟夫人商議怎麼收拾這些賞賜。」

金桔乖巧的應聲是,拿起一條珠串:「夫人,這個我們去踏春的時候可以戴。」又看向另一邊,「我這個姿勢好看嗎?」

這邊廳內一角坐著三個男人,一面看這一幕一面奮筆疾畫。

聽到金桔詢問,一個老實的點頭,一個更老實的搖頭:「金桔姐姐,你頭稍微轉一下,就更好了。」

另一個更更老實的神情不動:「金桔姐姐,不管你什麼樣,畫出的你都是好看的。」

金桔咯咯笑了:「不行,少夫人說了,要畫真的,是要給武都將看的,你們不要自己想像。」

三個畫師便都老實的點頭,認真的將此時此刻武夫人賞御賜聖物欣喜圖如實的畫下來。

現在上門自薦的人越來越稀奇古怪,但小姐只要收下就總是有用處,元吉看著這一幕有些好笑,收回視線跟著李明樓來到另一邊的隔間。

「看來武都將願意跟我們商談。」他說道,「還送出了這麼一份大禮。」

李明樓要的是武少夫人這個身份,這就是她要與武鴉兒商談的事,她的身份武鴉兒肯定起疑,但沒有揭破,還乾脆請了聖旨,名義上是賞賜,其實是昭告了天下,竇縣的這個人是他武鴉兒的妻子。

李明樓看著桌上擺著的聖旨,這份禮物超乎了她的意料,以為不揭破就已經很好了,沒想到他乾脆昭告天下。

李明樓面紗遮擋後的嘴角翹起來,這個第一候人還真是不錯,她下定決心,將來他死了,會將他的兵馬好好養護壯大,給他的母親頤養天年送終,再給他一個兒子承繼香火。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