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章 丈夫的心意

第五十章 丈夫的心意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28

夫妻一體,妻子的當然是丈夫的。

這個竇縣的武少夫人打著振武軍的名義,天下人都把他們當做振武軍。

在場的幾人明白了武鴉兒的意思。

順水推舟。

「他們要打著我們的名義做事,我們就助他們一臂之力。」老胡抱臂嘎嘎一笑,「將來稻子熟了,當然也是我們來收割。」

「只是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有男人保持戒備,「要是敗壞我們鴉軍的聲名.....」

武鴉兒道:「我們有什麼聲名可以敗壞?我們怕名聲敗壞嗎?」

老胡哈哈笑:「我們有名聲嗎?」

能在振武軍中得一個鴉軍的外號,可見其聲名。

戒備的男人也笑了,搖搖頭:「這些日子被誇讚的我都忘了我們是誰了。」

「假如他們為非作歹。」武鴉兒拍了拍衣袍,放下挽起的袖子,「我們就大義滅親。」

老胡拍掌:「好,武都將忠義勇武,麾下軍紀嚴明善戰。」

這是皇帝以及朝廷對武鴉兒的讚譽,在場的人都笑起來。

有人從門外進來,臉色有些為難:「大人,羅家又送了禮物來,還是不收嗎?」

聽到這個老胡想到什麼,皺眉道:「我們在京城負責巡查守城門的兵馬被替換了,軍部說是崔宰相的命令。」

京城新貴武鴉兒引得無數人上門結交,羅貴妃羅氏自然不例外,已經多次遞送名帖邀請武鴉兒做客。

武鴉兒借著在宮中日夜陪伴皇帝,只收下名帖拒絕了所有人的邀請和禮物。

「我們初來乍到,京城裡錯綜複雜,為了避免結交不慎陷入麻煩,乾脆誰都不結交。」武鴉兒對大家這樣吩咐。

但誰都不結交也有問題,他凶神惡煞的衝進來在京城撕咬一片,誰都害怕誰也都堤防他,局勢不穩的時候都用他拉攏他,局勢穩定了就開始對付他了。

他站在皇帝面前,是朝堂的異數,刀和血刺著很多人的雙眼。

雖然他殺了全海,但也殺了吳章,宰相崔征戒備著他,同理,他殺了吳章,但也殺了全海,羅氏也警惕著他。

他雖然站到了皇帝面前,但無根無蒂孤身一人,經不起這麼多人的撕咬,更何況皇帝已經多年不理朝政,除了皇帝這個名頭,真的是孤家寡人一個。

武鴉兒道:「收下羅家的禮物吧。」

所以還是要選擇了?老胡道:「崔征可是跟羅家不和的。」

誰的禮物都不收,誰的拉攏都不去,突然就跟羅氏走近了,可就成了羅氏的人了,全海已經死了,羅氏是崔征的眼中釘,眼中釘又多了一把刀,崔征絕對不會允許。

「就是因為他們不和我才收。」武鴉兒道,「崔征不允許眼中釘有刀,羅氏更要握緊我們這把刀,由他出面跟崔宰相和朝官們撕纏去,我們就能安穩做事。」

「那也不一定安穩,這種事一旦牽涉其中就沒完沒了了,比打仗麻煩多了。」老胡撇嘴。

「這件事其實不是什麼大事。」武鴉兒道,「真正的大事大麻煩在外邊。」

他的下巴向外抬了抬。

「安康山至今沒有回范陽。」

就像一頭猛虎喘著氣紅著眼望著京城。

老胡等人悚然。

「等到這個麻煩來了,朝廷里的這些人和事都不算什麼。」武鴉兒道,「我們投靠羅氏,不是怕崔征,是為了做事更方便。」

說到這裡笑了笑,回頭看輿圖上的竇縣。

「就像武少夫人在竇縣那樣,靠著講禮數御使官府,屯兵養民收攏人心事事順利。」

「我們現在站在朝廷里,這些人並不能真的奈何我們,但講禮數能做事順利,能積蓄更多更大的力量應對真正的麻煩。」

老胡這些人並不是真像外表那般粗狂,能從無數次死戰中活下來,心竅已經一點就通。

「既然要結交就要真誠一些。」一個男人轉頭對來人吩咐,「收了羅氏的禮物,別忘了回禮。」

來人應聲是轉身急急而去。

幾個人便拿著羅氏的禮單看,說笑調侃。

「東西真不少啊。」

「這寫的別說東西不認得,字都認不得,這都是什麼啊。」

「肯定是好東西,羅氏一家出門掉地上的不是塵土是珍珠呢。」

老胡從禮單上抬起頭:「我們有東西回贈嗎?」

他們來到京城這麼久,雖然很風光,但並沒有發財,手中空空,除了皇帝當時在宣告聖旨時賞賜的一些東西。

「那些東西可不能當禮物送人。」一個男人忙喊,「快去告訴他們。」

一群兵沒見過世面不懂,要是把皇帝的賞賜送出去,可就惹了大麻煩。

「禮物已經回贈了。」被喚來的負責收禮送禮的軍漢大嗓門說道,帶著幾分不悅,「沒有送御賜的東西,俺還是知道皇帝的東西不能動。」

大家鬆口氣,老胡則好奇:「那回贈了什麼?咱們帶著吃的干肉嗎?」自己忍不住捧腹,「也算是稀罕物,羅氏這輩子都沒吃過這種東西。」

軍漢撇嘴:「俺也不會那麼沒見識,送的可都是好東西。」

「什麼好東西?」有男人不解。

「一棵金子做的樹!」軍漢得意的說道,伸手比劃,「上面還有寶石做的鳥,有十隻鳥呢,只是長的很醜。」

雖然不太懂什麼樹什麼鳥,但金子和寶石都懂。

「等一下等一下。」有男人神情驚訝,「我們什麼時候有這種樹?」

對啊,廳內的男人們都回過神,武鴉兒也看著這軍漢,不可能沒有允許就私收了禮物,更不會在進京破城的時候劫掠。

「是王力帶回來的。」軍漢伸手指外邊,「少夫人給的。」

少夫人.....

「是的是的,少夫人讓人給我們裝了禮物。」被喚來的王力回憶了一下,「少夫人說給都將帶些貼補用,京城不比別的地方。」

這貼補真是及時,男人們對視一眼。

「那金鳥樹還給他們嗎?」負責的軍漢察覺氣氛有些古怪,主動詢問,「羅氏的人還等著呢。」

武鴉兒點頭:「給啊,去吧。」

軍漢只要得到這個答案就行了,應聲是走了。

「少夫人真是心細。」老胡說道,既然是她準備的禮物,亮瞎人眼也不奇怪。

想著在竇縣看到的場景,隨手贈人的寶刀,傾倒的美酒,扔在台上的珠寶,被商人抬進來的紅珊瑚......嘖嘖嘖。

幾個人圍著王力取來的褡褳中的禮物發出更多的嘖嘖嘖聲。

「王力你們就是用幾塊肉乾山野菜和獸皮換來的?」他們調侃。

「他們非要給的,我只能卻之不恭。」王力攤手。

這樣一對比,是有些寒酸。

武鴉兒道:「無妨,我們也送她些禮物好了。」

他們可沒有金子銀子寶石做的樹和鳥。

「我向皇帝請旨。」武鴉兒微微一笑,「請他賞賜我的夫人。」

對於那位講禮數的武少夫人來說,還有比這個更能表現誠意的禮物嗎?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