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七章 自家人上門

第四十七章 自家人上門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806

梁振挑選的婚事啊。

有將官好奇:「不知是哪家的女郎?」

聽說很有錢,可以說豪富闊綽,梁振這麼窮,哪裡結識這麼有錢的人家?

梁振捻須哈哈笑,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說,這才是真真假假:「等將來你們見到了,就知道了。」

京城裡賓士的兵馬,死亂的屍首和血跡都已經不見痕迹了,街上又恢復了繁華熱鬧,如果不是還能看到張貼的全海黨人的罪書,以及一間車馬日也不絕的新宅邸,民眾就會以為只是做了一場京城亂的噩夢。

這間新宅邸十分的豪華,門口有彪悍的兵士守護,有兵士進進出出。

「我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站在街角看著這邊的中厚低聲道,「進去了要出來不容易。」

他轉過頭看身後,身後有十人,穿著簡單皆是青衣小帽,看上去有些文弱,為首的一個年紀大一些,帶著一頂皮帽子,面相淳樸,就像一個管家。

「姜名。」中厚看著他:「你們真要進去?」

姜名伸手整理了帽子:「我們姑爺的家嘛,我們當然要進去。」

怎麼都覺得是很奇怪的事,他們小姐有兩個姑爺了。

真的姑爺那邊有個假小姐,真小姐這邊有個假姑爺。

這個假姑爺可不太好惹。

中厚想著那日京城被攻破的場景,野狼崽子一般。

「那個婦人瘋瘋癲癲,沒有半點證據,天下同名同姓的人也多了。」中厚拉著姜名在牆角蹲下,「就算是真的,他要是認為你們挾持了他的母親,一刀宰了你們怎麼辦?」

姜名想了想:「一刀肯定是宰不了我們的。」

身後的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七嘴八舌怎麼可能連一刀都躲不過,我最少要五刀十刀之類的話。

中厚呸了聲:「別嬉皮笑臉的,這群人可是西北來的,咱們劍南道的兵為什麼養的好?那是因為咱們大都督當年在安北都護府,跟匈奴作戰練出來的。」

戰場是真正養兵練兵的地方。

「這群振武軍衝進城裡的場景,不怕你們笑話,給我同樣的兵馬,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

中厚這個從來不肯口頭吃虧的人竟然說出如此的話,姜名等人肅重了神情。

「我們知道的。」姜名道,「來之前元爺叮囑過,大小姐也剛寫了信來,我們不是來結仇的,是來示好。」

他指了指自己還有身後的人。

「所以精心挑選了我們幾個,文弱面相和善。」

中厚沒忍住被逗笑了罵了一句:「他們又不是傻子,會被你們的外表騙到。」

姜名拍了拍他肩頭:「你放心吧,我們進去會見機行事,你在外邊盯著,萬一有什麼異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告訴大小姐,聽從她的安排。」

說罷便不再多說帶著大家越過中厚,穿過街上人群,走到懸掛著武宅二字匾額的大門前。

看著他們走近,門前守衛的兵士並沒有喝止,視線也沒有盯著,但姜名知道如果他們有半點不合適的動作,這些兵士會如猛虎一般撲過來。

門前來往的人很多,大多數都是報出家門遞上名帖便告退了,姜名上前沒有報出家門直接將名帖拿出來。

他也是有些緊張的,這名帖上寫的是竇縣武氏。

門房也是個軍漢,帶著幾分強裝的熱情,說著敷衍的道謝,然後將名帖放到一旁,當接過姜名遞來的名帖,他的敷衍和熱情頓消,人也站直了身子,就像一隻養神的貓發現了老鼠。

姜名就像一隻死鼠,安靜老實的站著一動不動。

軍漢捏著名帖打量他們,將名帖收進袖子里,爪子也收了起來,身子彎下,發出有些怪異的歡喜喊聲:「你們來了啊,快裡面請。」

姜名含笑應聲是,沒有客氣和遲疑邁過了門檻,帶著一行人走進了宅院。

門外依舊有人走來又有人離開,這一幕並沒有引來過多的關注,最多有好奇的或者羨慕的一眼,來拜訪武鴉兒的人很多,但除了帖子還沒有人能走進去,不知道這是誰家?

走進宅院的人們依舊沒有說家門,而是像熟人一般閑聊。

「天很冷啊,路上不好走吧?」

「還行,不下雨就好,下了雨才叫難走。」

寒暄著天氣冷熱路途,姜名一行人被請進了一間廳房。

「坐坐坐。」軍漢搓著手熱情的招待,又喊著外邊,「上茶上茶。」

有一個兵士拎著大銅壺大碗跑進來,對軍漢低聲道:「外邊的茶喝完了,還沒找到新的。」

軍漢瞪了他一眼,哈哈笑:「喝水喝水,滾熱的水,暖身子。」

姜名等人也沒有客氣,接過兵士大碗的熱水喝起來,一碗水喝過,說話都帶著熱氣,也不再寒暄:「不知道都爺在不在?」

軍漢摸著鼻子哦了聲,也沒有推搪:「武都爺不在,在皇宮呢,你們先等等吧。」

皇帝離不開武鴉兒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這個理由沒有不合理,姜名看著軍漢大步走了出去,門雖然沒有關上,但院子里有隱隱的兵士聚攏在這裡。

「這是把我們關起來了嗎?」一個男人低聲問。

武鴉兒陪伴皇帝是很合理,但聽聞母親的消息不立刻飛奔來見就不合情了。

「我們沒有當眾說自己的身份來歷,這軍漢看到帖子也沒有說。」姜名道,「可見不管這件事是真假,他們也不打算當眾說破。」

一個男人探身問:「那就是說有商量的餘地。」

「誰知道呢,現在這件事不由我們做主了,也無法揣測。」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