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六章 做事從心為喜歡

第四十六章 做事從心為喜歡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636

李明琪在項家宴請客人他不知道,他出現在院門口李明琪卻能知道。

聽起來是有些怪異,但也很正常。

李家大小姐嘛,就算住在項家,也是獨立的一片天地。

「少爺找我嗎?」李明琪手輕輕拍著心口問,因為走的急鼻頭上冒著汗,不待項南回答,伸手指了指自己的住所,「暖房裡的花都開了,我請人來賞花。」

項南便哦了聲,不再回答第一句話,有些好奇又有些驚訝:「你認識這麼多人了?」

他適才晃了眼,女客有數十人,感覺比他從小到大在家裡宴席上見過的女客都多。

李明琪來太原府才兩個多月而已。

李明琪笑了:「來了才能認識啊。」

也是,這些女客也不是為人來的,為了這個李大小姐這個名字,項南自嘲一笑,再看李明琪見她眉眼青春興緻勃勃:「你很喜歡應酬?」

李明樓這種倨傲的人肯定不喜歡應酬,只有別人應酬她吧。

「說不上喜歡還是不喜歡。」李明琪坦然道。

這個回答項南有些意外,停下了要邁的腳步。

「這是應該做的,我是項家的媳婦,南少爺的妻子,自然應當應酬交際。」李明琪眼睛彎彎一笑,「就像那位武少夫人一樣。」

京城發生的事已經傳到了太原府,武鴉兒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成為大家談論的話題,隨之而來的還有他的妻子。

夫榮妻貴是眾所周知的,但武鴉兒的榮並沒有立刻就讓她的妻子顯貴,在這些大家族眼裡武鴉兒還算不上榮呢,更說不到提攜他妻子的貴。

他妻子並不是跟隨武鴉兒的聲名傳來的,而是幾個遊俠兒先說起,再因為武鴉兒的名聲被傳播開來。

路見不平相助,剿滅了山賊安撫了一縣的民眾,行善事施粥,又率一縣民眾擊退了亂兵。

妻子能有這般的氣魄和厲害,武鴉兒異軍突起救駕也不奇怪,有賢妻,丈夫必然也是優秀的。

武少夫人的聲名佐證了武鴉兒,錦上添花,妻賢夫貴。

只有女人們這樣想的,項南笑了笑,對於大多數男人們來說,這件事很明顯是武鴉兒安排的,此人能從漠北一個名不經傳的小都將殺進了京城,站到了皇帝身邊,當然不可能僅僅是有一身好本事,必然還有七竅玲瓏心。

造的好聲勢。

「我不需要這些。」項南道,「我自己的功名自己來做。」

李明琪哦了一聲,有些不知所措的訕訕。

她懂什麼,李家教她的只是讓她替代李明樓,做一切能讓李明樓聲名榮光的事,項南語氣緩和些許:「你做些你喜歡做的事。」

李明琪乖巧的應聲是。

「我來是告訴你我要回軍中了。」項南道。

李明琪點頭:「南少爺的事要緊。」又微微一笑,「家裡的事不用擔心。」

家裡的事他有什麼好擔心的,從來不需要他做主也不需要他擔心,項南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李明琪目送,念兒從後邊挪過來。

「小姐,你為他做這麼多事,他好像不喜歡呢。」她低聲道,「白做了吧?」

李明琪撇嘴:「男人們總是以為女人做事是為了他們。」

做事最先是為自己,然後才是為別人,為自己喜歡做事,別人喜不喜歡有什麼要緊的。

念兒嘻嘻笑:「那我就放心了,小姐開心就好。」

李明琪將身前戴的珠串輕輕甩:「更何況這麼多事都是我做的,人人都看到,誰也抹殺不了我的存在。」

她樂悠悠的轉身,有下人跑來喊大小姐。

「什麼事?」李明琪轉身,認得這個下人是李宅里的,「四叔難道不肯把東西送來嗎?」

下人低頭恭敬:「沒有,剛送來了,姜管事請小姐過目。」

李明琪嘴角彎彎,對身邊興奮的握住拳頭的念兒一擺手:「我還有客人招待,交給念兒就行了。」

念兒激動不已,她是手握那麼多金銀財寶的大丫頭了。

李明琪道:「送一些金銀珠寶來,聽說那位武少夫人設立酒缸粥缸任人享受,鮮花不便採摘,我們就將珠寶懸掛在花盆上任大家採摘吧。」

念兒咂舌,手不由捧住心口,這也太奢靡了,大小姐會這樣做嗎,大小姐這樣做真的不心疼嗎?裝作大小姐的丫頭真是太不容易了。

經此一事,李明樓李大小姐的聲名響徹太原府。

「這真是驕奢淫逸。」

「什麼驕奢淫逸,你們是大驚小怪。」

「李大小姐在劍南道就是這般。」

「李大小姐搬家是要連房子都一起搬走的呢。」

李奉耀坐在屋子裡,清茶香墨也不能撫平他的情緒,他情緒激動,雙眼發紅:「這是糟踐,不是她的東西,她當然不心疼。」

隨從端著茶杯的手也在發抖:「四老爺,琪小姐太過分了,真是不像話。」

把他們留下的東西竟然都拉走了,李奉耀阻止質問,李明琪竟然反問四老爺是不是想告訴太原府的人自己不是大小姐。

她是一個孩子,她要是一賭氣真這麼做,到時候太原府的人問李明樓在哪來,他們可答不上來,李氏就出了笑話了。

李奉耀只能咬著牙哄孩子將東西都送去。

「她就是故意的。」隨從咬牙道,「她就是欺負四老爺你。」

丟了李明樓是四老爺的失職,老夫人二老爺甚至劍南道都會追究四老爺的錯,四老爺不能再錯了。

李奉耀淚在眼裡打轉,眼前冒出很多小時候的場景,欺負,他從小到大都是在被欺負。

「四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