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五章 為武少夫人聚寶

第四十五章 為武少夫人聚寶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45更新  字數:2516

這個鐵劍男人是遊俠兒,茶棚里的民眾早就看出來了,所以有人將擼起的袖子放下來。

這些遊俠兒以惹是生非為任,腦子裡都是奇奇怪怪的想法,跟他們說不清道理講不明世事。

竟然會主動認主,這還真是稀奇,民眾們頓時好奇,暫且不問那位武鴉兒,先問他的妻子武少夫人。

「是什麼樣的人?」

「她為什麼會贈你珍寶?」

「她沒有護衛嗎?」

無數的問題在茶棚里響起。

這樣的事並不是在一個地方發生,不知名的路邊的茶棚里,大城鎮繁華的酒樓中,小城避風雪的橋下,有遊俠兒一擲千金請酒樓的所有人飲酒,有遊俠兒與人比劍斗拳展示自己的功夫,有花光了錢財的遊俠兒懷念竇縣日夜不停的粥缸,如泉水可以澆灌全身的酒缸。

二月料峭的寒風中,剛傳遍天下皇帝遭受劫難的大路上,並沒有人煙稀少,反而行走的人多了起來。

有拖家帶口的流民,有穿著草鞋背著鐵劍的遊俠兒,他們面色或者存疑或者嚮往,從四面八方向一個方向而去。

竇縣已經恢復了先前的繁鬧,幾乎看不到戰事的痕迹,大圍牆外重新豎起了木架,核查著進出的人群,圍牆內的平地上也沒有了賓士不斷的兵馬,取而代之的是貨商們搭起的長棚,不少小孩子跑鬧其間,夾雜著不遠處聚集地家人們呼喚吃飯的聲音。

城門所在的方向一陣熱鬧。

「武少夫人出來了。」

武少夫人的馬車行走在人群中,雖然人很多但並沒有阻擋前行的路,兩邊的民眾或者商人熱情的打著招呼,直到有人蹭的跳出來攔住了馬車。

「少夫人,我有一寶獻與您。」

這是一個矮瘦老者,鬍子頭髮花白,臉上跋涉的風霜還未褪盡,穿的破衣爛衫,並不像是個商人。

坐在車前握著黑傘的方二看著他。

老者也沒有再撲過來,伸手從破衣里掏出一個盒子,啪的打開,四周好奇的民眾視線里便出現一捧絹花。

非金銀珍寶,是用料很差樣子也丑的絹花,大家響起一片噓聲。

「拿錯了拿錯了。」老者喊道,有些慌張的將盒子扣上,然後啪的又打開。

四周的民眾響起一片驚呼,不是看到了珍寶,而是一隻肥雀兒鳥從盒子里撲棱飛起來,鳥兒飛走,盒子里空空,適才的絹花也看不到了。

老者啪的將盒子又合上:「又拿錯了又拿錯了。」

四周的民眾終於明白了他不是要獻什麼奇珍異寶,而是要展示自己的手藝,車內李明樓也饒有興趣的看著,那老者在大家的注視下,先後又從盒子里拿出了一隻兔子,一頂帽子,甚至還有一隻碗

他就站在原地,眾目睽睽之下,手的動作只有打開關上盒子,那盒子在他手裡就好似聚寶盆,當然聚的寶很寒酸,沒有人在意寶還是破爛,隔空探物,妙手空空,圍觀的民眾們不時響起驚嘆。

老者拿出盒子里的一隻碗,俯身施禮。

這動作印證了民眾的猜測,這是個討飯吃的雜耍人。

車裡有女子低低的笑聲,然後趕車的方二喊了個隨從:「帶他去,給他珠寶為敬。」

民眾嘩然有羨慕又有不服,那老者並不在意四周的喧鬧,激動的俯身施禮。

李明樓的馬車繼續向前,這邊的事隨著喧囂散開,大家知道武少夫人會招下遊俠兒做護衛,但沒想到雜耍人她也會收下。

遊俠兒有功夫可以做護衛,雜耍人能做什麼?日常玩笑解悶嗎?這也叫有用嗎?不管大家怎麼議論,事實上是武少夫人的確帶走了那位雜耍人,便有更多的人動了心思,只要有過人的本事,不管是功夫還是別的什麼,都可以到武少夫人這裡謀個前程。

「最近投奔來的人多了很多。」元吉翻看記錄,「而且不是討口飯吃,是直奔大小姐而來。」

中五在一旁插話:「我問過了,是遊俠兒那些人招來的,向虯髯這些人還真去到處宣揚大小姐的聲名了。」

那些遊俠兒是去這樣做了,向虯髯並沒有,李明樓不介意大家這樣誤會,不知道向虯髯做事了沒有,什麼都沒有問就飄然而去,或許靠著自己查詢了解的才更適合刺殺吧。

「劍南道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新消息?」李明樓故作隨意的問。

「沒有什麼新消息,都挺好的。」元吉道。

李明樓哦了聲。

「大公子那邊問是不是要回劍南道。」元吉問。

李明玉先前是奉旨進京,但現在想必皇帝也沒心情見了,更何況京城的局勢還很緊張。

李明樓搖頭:「不用回去,在那裡等著吧。」

等著以前元吉不太明白小姐在等什麼,現在已經知道了,等安康山造反,等亂世到來。

京城的事是亂世之像,但武鴉兒異軍突起穩住了京城,安康山還會造反嗎?

想到武鴉兒,元吉道:「我們的人已經到京城了,暫時還沒有新的消息傳回來。」

武鴉兒已經在京城了,身為妻子怎麼也要派人去見,元吉精挑細選了一隊人馬作為武少夫人的隨從去京城。

這是一件很冒險的事。

「讓他們注意安全。」李明樓道,「武鴉兒是個凶人。」

那一世聽說的印象,武鴉兒是個喜怒無常又冷酷無情的人,在皇帝面前也能隨時翻臉。

「如果有危險就宣告我們真實的身份。」

假冒武鴉兒的妻子有很大的好處,但不能為了這好處置身於危險中,尤其不能讓劍南道跟振武軍成仇。

元吉和中五應聲是,主簿大人的聲音從外傳來:「少夫人,少夫人。」

金桔掀起門帘,將主簿大人迎進來。

「府道里剛下了幾道文,准許我們將流民收為竇縣人口,還給了耕具牛羊等等一批獎賞。」主簿大人眉開眼笑抓著幾張文書,「少夫人你瞧瞧,啊呀最近又多了好些人,外城那邊住不下了,我們得準備擴城,還有春耕快到了,荒地怎麼分也要商議。」

「那真是要好好規劃一下。」李明樓含笑道,「有地可以耕種,流民就真的成竇縣人了。」

元吉和中五退了出去,不打擾身後一老一少商議民生。

二月春寒,但到底是有了春字,太原府項家的花園的宅院里,來往的女子們穿著絢麗了很多,走到門口的項南停下腳,對於家裡來了這麼多女客有些驚訝意外,想了想轉身離開,沒有走多遠,身後有女聲嬌嬌呼喚。

他轉過頭看李明琪穿著粉小襖百褶裙俏生生奔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