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三章 白日堂堂不藏行

第四十三章 白日堂堂不藏行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393

南夷有高手死士刺殺了李奉安,又有死士刺殺了嚴茂,還有死士來刺殺項雲,整個大夏的死士都在南夷平氏手裡嗎?怎麼可能,一個小小的南夷,大夏的死士都掌握在他們的手裡了。

李敏當然不信這個說法,只不過民眾需要一個說法來安撫。

李敏的視線落在桌案的香爐里,除了香灰還有紙灰,大小姐那邊送來的信都在這裡。

嚴茂的事大小姐很傷心很憤怒,得知李敏和林芢扶著李三老爺代管劍南道,大小姐又很欣慰,讓他和林芢一切做主,只一個要求,讓項雲離開劍南道。

大小姐不喜歡項雲,這個李敏早發現了,元吉在信猜測說大小姐是因為嚴茂的死遷怒項雲,粗神經的男人總是不懂直覺。

李敏換了只手拄著下頜,要讓項雲離開劍南道並不好辦啊,沒有正當的理由是會寒人心的,畢竟項雲在大家眼裡是最信任的人,所以他只能暫時把人留住關在劍南道。

刺殺出現在這個時候,感覺很怪異。

這個刺客從描述來看不是他熟悉的劍南道做派,元吉沒有任何提醒,大小姐也完全沒有提過。

從理性來說他的猜測很沒有道理,但這惱人的直覺啊.....

李敏敲了敲頭,不想了,喚來人吩咐:「要是抓到了刺客,先帶來我見。」

這句話意味著什麼,隨從很清楚,也沒有任何疑問領命,誰坐在府衙的大堂,誰是規矩。

發生過刺殺的府城並沒有陷入混亂,尋查都在暗進行,街依舊人來人往,酒樓茶肆了多了一些談資。

「那刺客是個高手。」

「他打了三下跑了,是個撞運氣的只會暗殺的小人。」

酒樓里人們討論著刺客,指點著廳堂里張貼的畫像,其勾勒出一個年輕的頭像。

雖然是簡單的筆墨,但依舊呈現俊美的五官。

「這麼好看的人,怎麼做了刺客呢?」沽酒的婦人看著畫像說道。

有人走過畫像前擋住了視線,婦人有些不悅,視線落在這人身,不悅便立刻消失了。

這是一個好看的年輕人,鬢邊有花,身有錦袍,腰裡懸掛著一柄熠熠生輝的寶刀。

年輕人駐足視線掃視廳內,似乎不知道該坐在哪裡。

「二樓有包廂,有小廳,炭火也是無煙的。」婦人主動介紹。

年輕人看向她,微微一笑點頭道謝,越過畫像闊步走樓梯,店夥計在樓梯邊熱情的指引,婦人目送那年輕人混入下下的客人,她的酒也打好了送過來,婦人再看了眼刺客的畫像:「好看的人該這樣磊落而行,做賊不見天日多可惜。」

向虯髯在二樓的小桌前坐下,伸手推開窗戶,街的喧囂和風景便都衝進來。

「我們這裡的風景是最好的。」店夥計熱情的介紹,「能看到西陵雪山呢。」

「窗含西嶺千秋雪嗎?是在這裡寫的嗎。」向虯髯道,將袖子一抬,「好酒來。」

喜歡這種愛風花雪夜的年輕人,店夥計高聲吆喝好酒轉身而去。

向虯髯看了眼遠處的西嶺雪山,雖然現在他另有要事,但好看的風景都不應當忽視,伴著一盅酒賞了遠山,視線才落在街的對面。

項雲的宅院在那裡,這裡是觀察它的最好的地方。

養傷的項雲很少出來,現在經過這一次的刺殺,又要不出來了。

向虯髯一杯一杯的飲酒,街道有兵馬不斷的跑過,他的視線跟隨著兵馬來去,耳朵豎起聽的卻是身後的樓梯,咚咚咚的腳步聲如同擂鼓,當鼓聲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向虯髯將酒壺拎著,站起身一把錢拍在桌子,縱身越出了窗戶,落在了大街。

「好酒好景。」他舉著酒壺向西陵雪山道。

街邊被嚇了一跳的民眾釋然,原來是為景為酒而樂,這些衣食無憂的年輕人喜歡做這種事,有的不再理會,有的湊趣跟著鼓噪兩聲。

向虯髯拎著酒壺仰頭喝一口,誰說刺客要潛藏行跡不見天日?遊俠兒跟刺客可不一樣,他在大街搖晃而行,從酒樓窗口探頭看的夥計只看到他的背影。

「我們這裡的風景最受客人們喜歡了。」他嘿嘿笑,收回視線轉過身看著走樓梯的一群官兵,「今天客人不太多,兵爺們隨意查看。」

官兵們便在廳內散開,夥計將桌的大錢抓起一枚一枚的數著。

項雲的住宅並沒有多久門開了。

「項雲你要走?」李敏驚訝問,看著身穿大都督鎧甲行裝的項雲。

李敏雖然是個下人身份,但他們這些人和項雲都是跟隨李奉安一路走來,兄弟一般同等,提名喚姓也是常有的事。

在人前是很少這樣喊,可見李敏此時的意外。

項雲道:「那些南夷人刺殺我不成,便去隴右生事,我必須趕回去穩住隴右。」

「我可不在意你為什麼走,我是說這也許是刺客為了引出你故意而為。」李敏道。

項雲道:「隴右雖然小,也是劍南道很重要的屏障,大都督當年委任我與此,我一定要守住隴右,更何況,大公子要回來了,刺客是為我而來,我離開劍南道更好。」

京城出事,天子有令各地衛軍留守本地不得擅離,去往京城的李明玉也應該回來了。

李敏道:「可是這太危險了,你的傷還沒好。」

這麼大的事,李敏自然讓人喚李奉耀來,李三老爺趕來拉著項雲再三相勸,但項雲去意已決,最終在劍南道同袍們的相送下率隴右兵馬而去。

相送人群站在府道外久久未散,這是李奉安過世後,手下人迎來的第一次分別。

項雲去的是隴右,不是南夷或者劍南道境內的任何一個地方,隴右雖然是劍南道大都督任命的,但從規矩來說,隴右是與劍南道平起平坐的。

在自己家裡去哪裡都不是分別,隴右不是劍南道,那是其他地方。

分別總是讓人感傷的。

李敏坐在府衙里,臉分別的淚水還沒幹,代管劍南道的李三老爺親自去送別的,他這個下人沒必要去了。

他含著眼角的淚,對侍立的隨從抬手掩嘴低聲:「你,去告訴大家,項雲是因為懼怕刺殺離開劍南道。」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