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二章 來無蹤去無影

第四十二章 來無蹤去無影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918

位於鬧市隨意走動間的刺殺最難提防。

而且這是在劍南道府城,距離道府僅僅一條街的地方。

誰會想到這裡有刺殺,像沒有人想到英明神武的天子會被一個太監挾持。

這一箭來的極其兇猛,項雲頭皮發麻,嗡的一聲箭矢到了耳邊,身子一歪,原來身邊緊跟的隨從撲了過來,血濺了項雲一臉,箭矢停在他的雙目前。

隨從軟軟倒在他身前。

項雲抓住他的身子,雙手隨著心跳抖動,耳膜鼓的幾乎炸裂,街道兩邊的說笑忽遠忽近。

逃過一劫。

兩邊護衛這才反應過來將項雲圍住,酒樓已經有一人躍出,手一把長刀辟向項雲。

刀光在日光下刺目,街邊的民眾們也終於停下嘈雜爆發出喊聲。

「有刺客!」

街瞬時陷入混亂。

混亂更容易刺殺,隴右的護衛們並沒有陷入混亂,一隊人馬奔向兩邊將人群關在房間里,一隊變陣銅牆鐵壁,餘下的迎襲來的刺客。

刺客半空靈活翻動,手的長刀如蛇蜿蜒穿透了幾個護衛的咽喉脖頸胳膊。

鏘啷聲響,陣無數刀槍揮動,撞開了襲來的長刀。

但長刀也撞開了一道裂口,人影翻滾落地,腳尖一點人如箭刺向項雲。

喀吱一聲,一個護衛喉嚨被一把短劍刺穿,身後項雲借著這一擋被護衛們再次圍攏。

來人沒有停歇,竟是用身子向項雲撞來,項雲近身護衛五人齊動如巨手拍向來人。

來人沒有撞入手掌,而是一踩借力翻騰,跳出了圓陣。

「別放走他!」有護衛察覺高呼。

但還是晚了一步,來人身輕如燕,在一片鼓噪了房頂,幾番起伏消失了。

護衛們散開追去,被關在兩邊酒樓茶肆的民眾被護衛圍住核查,馬蹄腳步雜亂,府道的兵馬也趕來了,街道陷入嘈雜混亂,混亂嘈雜向四周蔓延。

項雲站在嘈雜,腳下躺著兩個都被刺穿了喉嚨的隨從護衛,他的臉沒有恐懼,只有震驚。

一箭一刀一劍一步,三招不掉頭走,此人從出現到離開只四步,行雲流水沒有絲毫凝滯,這是一個刺客,不是一個死士。

死士是與對方同死,對方不死自己也死,刺客則是對方不死自己不死,只要不死,刺殺總是還要繼續。

誰要殺他?在劍南道的大街,朗朗乾坤qīngtiānbái日之下。

「這肯定是刺殺嚴茂那群人。」李敏揮舞著袖子喊,「他們一次只殺了嚴茂不甘心,說不定本來的目標是項大人。」

府衙里坐滿了官將,出了這麼大的事李三老爺也從應酬場回來了。

「一定是這樣。」李奉耀喊道,「是那些南夷餘孽乾的,他們本是要殺項大人。」

李奉安平叛南夷遇害後,是項雲率兵善後,平氏子孫基本是滅在他的手裡,起嚴茂,項雲才是南夷平氏最恨的敵人。

除了將官們這樣認為,滿城的民眾也這樣認為。

「城裡有些恐慌。」一個面容沉穩的將官道,「南夷人的刺客如此大膽。」

李奉安是在戰場被刺殺,嚴茂是在野外,而現在刺殺到了府城裡。

「再加京城陛下也剛出事,民眾們很是不安。」另一個年長官員沉聲道,「先前大都督不在時也沒有如此。」

畢竟一個人出事能當作意外,接二連三的人出事不一樣了。

「必須嚴查,抓住刺客。」

「這裡是劍南道,這裡是府城。」

廳內議論嘈雜,項雲坐在其間似乎沉思又似乎出神,直到有人詢問「項大人,刺客是什麼樣?身手來歷怎麼樣?」

項雲帶著幾分思索看向諸人:「他沒有遮蓋顏面,年紀二十左右,相貌,俊美。」

廳內的人都很驚訝,刺客刺殺一般都改頭換面,這樣才能便於掩藏行跡,相貌英俊的人可是人群的焦點,走在大街還會被人記住,更何況刺殺。

「他身手很厲害,但沒有經過打磨。」項雲接著道,「不是軍之人。」

「南夷有個屁軍。」李敏喊道,「平氏養的是家丁,還是我們當初指點他們練了幾天兵。」

「平氏也好蓄養一些所謂的能人異士。」有人補充。

項雲沒有說話,他剛才說錯話了,分神將心裡話說出來了,他說的不是軍之人,當然不是說南夷,而是指劍南道。

「不要討論這個。」李敏說道,「三老爺,請您下令我們畫個畫像先緝捕刺客吧。」

他是問話,但實際已經是給了定論,李奉耀並不在意定論,只在意前半句請示。

「速速辦來。」他大手一拍桌案,不用李敏提醒,沖項雲招手,「項大人你可不要在外邊住了,先搬到家裡來,這裡安全。」

項雲道謝但拒絕了:「項雲豈是貪生怕死之人?我只有沒有抓到他的遺憾,正要等他再來。」

是的,遇到兇險躲起來,的確不是劍南道人的行為,其他人也紛紛表示贊同。

唯有李奉耀和李敏搖頭。

「你們是太要面子了。」李三老爺說。

「三老爺說的對。」李敏說。

......

......

項雲當然不是要面子。

「老爺懷疑這刺客是劍南道的人?」身邊的隨從驚訝問。

「但這個人的確沒有我熟悉的感覺,有這樣身手的人我不會沒印象。」項雲思索,他對劍南道太熟悉了,劍南道人了解的還熟悉,兵馬習慣有特殊技能的人甚至兵器種類,「或許是劍南道的人安排的,從外邊其他地方找來的。」

但看廳內諸人的反應,不是作假。

至於都言之鑿鑿的認為是南夷的刺客,也是因為他,畢竟南夷的兩次刺殺都是他安排的,有一有二,當然可以有三,這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沒有證據,這都是我的猜測,事情一直都很不對,先是排擠我....」項雲說道,轉過頭看到面前隨從胖乎乎的大臉,停下了聲音。

胖乎乎的大臉有些茫然又有些獃滯,這不是先前他貼身的隨從。

項雲默然一刻:「小於安葬了嗎?」

這個話聽的懂,胖臉頓時恢復了清明:「安葬了,接下來寫信給家裡,安撫以及照顧好他的家眷。」

項雲點點頭,這些小事其實不用他操心。

「老爺,你是懷疑是劍南道的人乾的?所以不去住進李宅。」胖臉隨從打起精神繼續先前的話。

也是也不是,項雲看著這張胖臉突然沒有說話的興趣:「你去把小於的事安排好,寫信讓家裡人不要擔心。」

胖臉隨從應聲是退出去。

項雲看著飄動的門帘,他不僅不能去李宅被關起來,像李三老爺那樣成為一個廢物擺設,還應該離開劍南道了。

這個刺客出現的太突然太莫名其妙又太巧合,肯定跟劍南道有關。

那個刺客還在外邊遊盪,等待著一擊得,然後他被認為死與南夷的刺殺。

他可不想用自己安排的結果死在劍南道,也不能用自己的性命來驗證自己的猜測,沒了命再多的算計,再天縱才也是空談,像李奉安和嚴茂。

夜幕降臨府衙里依舊燈火通明,李敏坐在桌案前沒有像往常那樣左右雙手處理書,而是拄著下頜望著燈花發獃。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發獃是很奢侈的事。

「這刺客到底是哪裡來的?」他喃喃自語,「南夷是不可能的,難道與大小姐有關?」

......

......

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