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一章 壞事傳千里

第四十一章 壞事傳千里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301

京城的事,安德忠第一時間已經知道了。

他還知道父親因此氣的一拳捶死了愛馬,當時安康山正騎著馬行剛走出范陽。

朝廷又發了聖旨,告天下全海挾持皇帝假傳聖旨意圖引天下大亂的罪,嘉獎了宰相崔征梁振的功,宣告了振武軍武鴉兒的名聲,最後命令各路衛軍回守原地,同時嚴查軍務,尤其是軍餉,朝廷必會給天下兵士一個交代。

「父親向前的路不能走了。」安德忠握著玉葫蘆,「萬事具備,剛燃起的火要自己一腳踩滅。」

鼓起的士氣再散了,損失可就太大了,可想而知父親的憤怒,自己又好到哪裡去?

安德忠斜眼看著腳下跪下兩個將官,其中一個就是齊大用。

安德忠舉起手裡的玉葫蘆就砸了下去。

齊大用慘叫著倒在地上一頭一臉的血,旁邊的將官魁梧的身子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撅起,還好安德忠砸了齊大用幾下後收住了手。

他伸手撫摸著沾滿了血的玉葫蘆,心疼:「還好我的寶貝沒有壞。」再看著地上半死不活的齊大用,「我要把你送回父親那裡。」

半死不活的齊大用爬起來摟住安德忠的腿大哭:「大公子饒命。」

現在安康山正在最暴怒的時候,得知他敗在竇縣一群民壯手裡,會把他當場煮熟吃了。

「那些不是民壯,是振武軍。」安德忠糾正。

齊大用哭的更厲害,那安康山會直接生吃了他,現在振武軍武鴉兒可是安康山最恨的人。

安德忠讓人把齊大用拖了下去,安小順小心翼翼上前請示怎麼辦,竇縣那裡就這麼算了嗎?

「不算了又能怎麼樣。」安德忠恨恨,「現在振武軍已經是皇帝和朝廷眼中的大功臣,我們再派人去,反而給武鴉兒更出風頭的機會。」

安小順不解:「真是奇怪,梁振怎麼察覺異動,竟然還安排了這麼多事,這成親路過也是他刻意安排的?」

「梁振明明是個廢物啊。」安德忠也想不明白,乾脆不想了,「你選個人把這裡的事告訴父親去。」

安小順也鬆口氣,只要不是他回去就好,忙領命去尋找個倒霉鬼。

京城的消息也飛快的傳到了劍南道,項雲覺得很遺憾。

「其實現在站在金鑾殿上的本該是大公子。」面前有一張輿圖,他伸手從劍南道往京城的方向畫了一道線,又退回到一個地方點了點,「可惜走的太慢。」

李明玉還停在這裡釀酒,前兩天要啟程又染了風寒只能繼續休息。

「如果大公子的兵馬在京城,哪怕在京城附近,那些作亂的人絕不是我們劍南道的對手。」隨從帶著幾分憧憬幾分可惜,「如果是那樣,明玉公子的聲名天下聞名,誰還敢笑他是個娃娃節度使。」

項雲嘴角浮現一絲笑,但旋即又下垂,他並不期待這個場景,他又沒有陪在李明玉身邊。

李明玉成名,劍南道成名,跟他沒有什麼關係,他現在只是住在劍南道養傷的隴右節度使。

項雲拂袖站了起來,桌案上擺著茶杯被掃落,隨從一言不敢發蹲下來收拾,他知道項雲最近心情很不好,不僅僅是因為一條手臂廢了。

「南夷那邊,我們的人都回來了,李三老爺新提拔了兩個都將去了。」隨從低聲說道,「那兩個都將是嚴茂的手下。」

項雲道:「提拔的很好,很合適,李三老爺原來也是可以委以重任的。」

做事的當然不是李三老爺,不過他們可以用李三老爺,他也可以用,項雲在屋子裡走了幾步走出了屋門:「我去見見李三老爺。」

他現在很少見到李三老爺,替代李明玉掌管劍南道的李三老爺,再也不是當初時時刻刻跟在他身邊,事事都要問他的親家老爺了。

項雲來到道府,並沒有受到阻攔,守門的侍衛來往的官吏都對他熱情相迎,他在劍南道聲名沒有任何污點,是人人都信任敬佩的一位大人。

坐在桌案後俯身疾書的李敏也高興的迎接他:「項大人,你快幫我看看,這件事我這樣處置行不行?」

不是問他怎麼處置,而是已經處置好了,詢問還有什麼意義?項雲接過看了眼點頭:「很好,沒有問題。」

李敏伸手在臉前扇風呼氣:「那我就放心了,我也沒做過這些事。」又抱怨,「三老爺總是出去喝酒,什麼禮物都收,收了禮就要讓我們辦事,真是愁死人,你看,現在又出去了,真是沒辦法。」

也就是說他還是見不到李三老爺,項雲笑了笑,當然不會認為李敏真會被李三老爺愁死。

「項大人傷好些了嗎?好了也不要去別的地方了。」李敏握著項雲的手,「你就在這裡,有什麼事我能隨時問你,你在我才安心。」

這是要把他圈在府城嗎?項雲只含笑點頭,聽李敏又絮絮叨叨唧唧咯咯哭哭啼啼的講述了自己多幸苦多不容易天天睡不好頭上長了五根白頭髮之類的話一堆後,才起身告辭。

「項大人常來坐坐。」傾訴完的李敏神清氣爽對他揮手。

項雲道聲好翻身上馬離開,府城的街道上新年的氣氛已經散去,民眾恢復了日常生活,比過年的時候還熱鬧些,茶館酒樓街頭巷尾聚集的人們都在談論京城的事。

皇帝差點被一個太監害死,讓民眾們突然從睡夢中醒來,世道好像跟他們想像的不太一樣。

「世道的確不一樣了。」項雲對隨從說道。

連一個名不經傳的漠北小兒都一舉成名了,他的動作也要快一些。

項雲回頭看了眼已經走出去很遠的府衙,解決了嚴茂還有李敏和林芢,那解決了李敏和林芢呢?

劍南道就只有他項雲了。

雖然刺殺這個辦法很笨,也必然會引起懷疑,但那時候懷疑對他也沒有什麼影響了。

街邊一個茶館裡爆發出一陣大笑,不知道是什麼人說了什麼笑話,項雲隨意看過去一眼,就在扭頭的一瞬間,眼角的餘光看到一道白光,從對面的酒樓里飛來。

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