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章 想想武鴉兒

第四十章 想想武鴉兒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485

第一候是什麼意思?元吉耳朵豎了豎,但旋即放下來,小姐不解釋的事都是小事。

「皇帝給梁振的獎賞比他一輩子得到的都多,他名滿京城,即將名滿天下。」元吉接著原來的話說梁振,「這算不算我們成就了他?」

李明樓手拄著下頜毫不猶豫:「算啊。」

上一世官宦亂政的時候可沒有聽過梁振的名字,一直到後來都是寂然無名,不知道是死了還是告老還鄉。

這一世如果不是她讓安德忠誤會,安德忠也不會去對付梁振,然後被武鴉兒順手用來解釋自己為什麼出現在京城,由此一舉成名。

不過,武鴉兒為什麼出現在京城呢?

李明樓抬起頭看外廳,瞎眼婦人坐在椅子上,金桔坐在她腳邊,二人一邊烤火一邊說笑著,金桔說得多,婦人笑的多。

武鴉兒的母親,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武鴉兒上一世出現在京城,以及竇縣的屠城是為了她嗎?

那這一世也是為了她趕過來,然後恰好遇到京城的事嗎?不應該

「振武軍已經來過我們竇縣了。」李明樓說道,手指在桌面上重重一敲。

武鴉兒一心為了找母親,卻半路轉戰京城是不可能的,他肯定已經先打探了竇縣。

元吉有些不明白,對於振武軍他可是一直盯著,半點也沒有察覺,為什麼小姐這麼篤定?

「武鴉兒這個人,不是什麼忠正之臣。」李明樓道,雖然她那一世沒有跟武鴉兒打過交道,但這個人流傳的行跡,飛揚跋扈桀驁不馴,對皇帝也頗不敬。

如果武鴉兒是尋母南下,沒有尋到母親之前,絕不會被其他事所耽擱分心。

其他事?元吉看李明樓,神情有些古怪:「小姐,救駕不是其他事吧。」

她還說武鴉兒對皇帝不敬,她把皇帝的生死大事當作其他事,也沒多敬

李明樓訕笑,主要是在她眼裡這個皇帝已經是死人了。

元吉沒有再討論敬還是不敬,這件事最重要的意義也不是敬:「武鴉兒救駕名聲大震,而且被皇帝極其倚重。」

信報上說,皇帝上朝的時候要武鴉兒站在旁邊,皇上下朝回寢宮也要武鴉兒守在門前,武鴉兒的兵馬掌管了京城,皇帝賜了宅邸,崔宰相又稱其為救命恩人,每天門前送禮的人絡繹不絕。

權勢聲名赫赫,這才是救駕的最大意義和回報,功名富貴啊。

李明樓看信報上武鴉兒的名字,頭搖啊搖:「他啊,不是在乎功名的人。」

那世在封侯的關鍵時候,他竟然還會承認是自己屠了竇縣,可見聲名什麼的他渾不在意。

元吉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小姐看起來跟武鴉兒很熟他沒有再問,看小姐一手拄著頭一手指在武鴉兒的名字上戳來戳去,自言自語什麼肯定是來了竇縣。

如果來了竇縣,要確認母親的生死安危,為什麼不來見呢?

「是了,肯定是誤會了,懷疑我們是安康山的人。」她一敲桌子坐直身子,「這才另闢蹊徑,他佔據京城,距離竇縣近,又有皇帝做靠山,就有底氣跟我們好好談一談了。」

元吉看她自言自語認真想來想去很有趣,聽到這裡便也回歸正事:「現在我們擊退了亂兵,可以宣告我們真正的身份了,也跟武鴉兒解除了誤會。」

李明樓卻斷然搖頭:「不。」

不?元吉不解,難道小姐的意思是繼續武少夫人的身份?他們也繼續做振武軍?振武軍的聲名不小了,劍南道露露臉不好嗎?

「武鴉兒那邊,我要跟他談談。」李明樓道,看了眼外邊的婦人,「我們救了他母親,救命之恩,總要回禮吧。」

劍南道不做白工,元吉認同這一點,小姐是個善良又無情的人,這樣很好很好。

「那讓我們的人去京城見武鴉兒,先打個招呼吧。」他說道。

人和信說辭都早已經準備好了,守在通往漠北的各個路口,一是打探偵查,一是遇到了就打招呼,結果一直沒有等到,現在可以直接去京城登門了。

李明樓點點頭,看著元吉退下。

這件事元吉想的對,也不對。

為什麼要這樣做,她沒有給元吉解釋,不太好解釋,除了雀兒這個身份對她的好處,當看到武鴉兒如命中注定那般成名,她又想到另一種好處。

武鴉兒在幾年後會因病亡故,留下了數量巨大的地盤和兵馬。

這些地盤和兵馬很快被其他人瓜分,肥了很多人的宅田兵馬,項雲就撈了不少,才越發被皇帝倚重,最後連武鴉兒的第一侯爵位也拿到手。

如果武鴉兒有妻有母,武鴉兒的兵馬當然要歸她們,至少名義上。

當然如果真是普通的妻子和母親,最終也會被人瓜分,但她不是普通的妻子呀,她是李明樓。

「小姐,這麼高興啊。」金桔在外探頭,笑眯眯打斷。

李明樓對她一笑沒有說話。

「主簿大人來了。」金桔道。

李明樓請主簿進來,主簿也沒別的事,主要是說獲得了大勝,軍民又受了這麼多苦,想要舉辦一場大慶賀。

「官府出錢。」主簿補充道,又想到竇縣官府的錢還不是這位武少夫人給填補的,「我給州府申請了獎賞。」

李明樓沒有大包大攬:「當然要慶賀,我也湊一份薄力,主簿大人盡情的安排吧。」

她湊的可不是薄力,主簿也沒有客套的拒絕,武少夫人要什麼他也明白,名望和百姓的信任追捧,他願意順水推舟。

「夫人夫人,我們又可以看煙花了。」金桔搖著婦人的手,「高不高興?」

婦人也搖著她的手溫婉笑:「高興。」

金桔看李明樓:「小姐,你高興嗎?」

「高興啊。」李明樓隨口答。

但小姐的眼裡可沒有什麼高興,越發的沉靜憂鬱,就像李明玉得了節度使,大家都高興,小姐卻並不高興。

「小姐。」金桔倚著桌案道,「大戰結束,天下太平了,你就高興一下吧。」

李明樓看著她笑了笑:「傻孩子,天下不會太平了。」

現在應該是天下的太平要結束了。

不過,也對,大家就最後盡情的高興一下吧。

「這到底怎麼回事?」

浙西都督府里沒有半點的高興,安德忠肥胖德身子劇烈顫抖,揮動手裡一個玉葫蘆。

「那隻死烏鴉為什麼站在了金鑾殿上!我的兵馬又為什麼被他的媳婦打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