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九章 事過有善後

第三十九章 事過有善後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391

外圍牆的門徐徐打開,一群群民夫快速的跑出去,手中抬著各式各樣各種材料的架子,他們將負責救治傷員,收斂死屍,兵器,鎧甲等等清理戰場的事。

除了部分負責哨探的,其餘的民壯們都集結列隊迴轉,街道兩邊擠滿了相迎的民眾,看到列隊進來的民壯,大家都發出熱烈的歡呼。

這樣的歡呼相迎已經好多次了,但誰會厭煩勝利的慶賀了呢?民壯們挺直胸膛。

歡喜中總有眼淚,有受傷的民壯被親人拉著哭,有急切尋找自己的親人而未得哀痛大哭的。

每一次出戰,每一次勝利,都是要有傷亡的。

「亡故的名冊都登錄好。」李明樓說道,「他的家人我們竇縣養。」

我們竇縣,主簿嘴裡砸吧砸吧:「當然。」

李明樓又和主簿去看望傷兵,死去的令人悲傷,受傷的也令人難過,那些因為傷殘了的主簿也表示官府會奉養終生。

竇縣的城門已經不再關閉,防守重新回到外圍牆,不斷有民壯來回奔走,跟在軍營或者民壯營的輕鬆肆意,圍城亂兵剛臨城下的驚恐生澀,現在的民壯們就像泥塑燒成了陶器,散發著釉光。

好消息不斷的送回來,亂兵已經退走,沒有新的亂兵湧來,竇縣的消息也開始傳向四面八方。

竇縣遭受亂兵圍困的時候,附近的其他縣城都知道了,嚇的閉城不出,但因為水糧不足以及消息閉塞,亂兵沒來自己城裡先亂了好幾波,狼狽不堪。

聽到竇縣打走了亂兵,諸城才開了城門解了困局。

光州府的兵馬也終於趕到了,這一次除了祝通,熟人長史也來了。

「竇縣一直被圍困,眼下剛退,正要給大人去報告。」主簿主動承擔責任。

「你們動作太快了。」長史喊道,「大人得知消息立刻命令發兵,還特意向道府請更多援兵,集結快馬趕來,你們竟然已經把他們擊退了。」

主簿嘆息:「不知道該說是福還是禍,原本是為了防範山賊阻止民壯練兵,沒想到應對了亂兵之災,如果不是有這些民壯,我竇縣此次就是豐城的下場。」

「他們逃的太快了。」祝通扼腕,「我帶著人在四周追了,也沒有看到。」

「這些人真是亂兵?」長史問出此趟來的重要問題。

主簿道:「他們這樣說。」

這些日子的對戰除了擊退亂兵,還抓了一些俘虜。

長史和祝通忙跟著主簿去看這些俘虜,這些俘虜都關押在縣衙大牢。

祝通凶神惡煞的將這些人審視一遍:「你們是淮南道的兵?我怎麼不認得你們。」

主簿道:「我們也問過了,他們不說自己是哪裡的。」

祝通不信:「那是你們不會問。」

他親自拿起鞭子將幾個俘虜嚴刑拷打,但不管怎麼打,這些人只說自己的是大夏的兵。

長史用袖子掩著鼻子勸停:「不用問了肯定是宣武道的亂兵,我們把他們送去宣武道,讓他們處置。」

反正他們淮南道不會有亂兵,都是宣武道的禍。

主簿又請長史去探望傷者和去軍營鼓舞讚許民壯們,長史親自看了傷亡的慘烈,又去軍營檢驗了一次民壯們,慘烈讓他震驚,而民壯們與上次截然不同的面貌也讓他震驚。

「真是好漢,怪不得能擊退亂兵。」他連連稱讚,但還是婉拒了多留一日,「大人和府道都關切此事我當即刻回去稟告。」

長史大人帶著抓獲的俘虜匆匆離開,與上次不同的是,除了州府的兵馬護送,竇縣也派出了一隊民壯,縣衙的一個官吏和中五帶隊,去向知州以及府道講述具體的經過。

去知州和道府這是無上的榮光,挑選出來的都是參加戰鬥的民壯,很多人身上還帶著傷,他們意氣風發昂首挺胸,在民眾和親人的歡呼聲押送著俘虜走出竇縣。

去往知州和府道的路途很遠,但當敢握著兵器衝出堅實的城牆,沖向舉著刀槍的官兵,這天下好像也沒有他們不敢去的地方了。

「大人,這些民壯看起來像真正的官兵了呢。」長史的隨從看著這些民壯隊伍,和他們帶來的官兵相比,看起來隊列更嚴整也更嚇人。

「竇縣可是被圍了半個多月呢。」長史神情帶著瞭然,他們可不是真的剛知道消息,竇縣被圍的事關係其他地方甚至自身,當然仔細盯著呢。

他掃過這些或者高瘦或者胖矮,因為要去知州府道這種大城市見高官而露出傻笑的民壯們。

「他們半個多月殺的人,比咱們這些官兵兩年殺的都多,刀和血錘鍊出來的,當然不一樣。」

這是讚譽了,隨從驚訝:「大人認為他們很厲害。」

「當然厲害。」長史看隨從像白痴。

「那大人為什麼還要急著走?這麼厲害在竇縣住著也沒什麼可擔心的。」隨從撓頭不解,「知府大人叮囑您在這裡多看看呢。」

長史回頭看,有兩層圍牆的竇縣比先前大了很多,日光照耀下小城也透出幾分渾厚。

「這個小城,先是被山賊作亂,緊接著又被亂兵侵襲。」他伸手掐指,「是個不祥之地,大凶。」

州府的長史到來,李明樓跟上一次一樣見過一面便不再應酬,竇縣解除了圍困,消息傳送出去,各方的消息也都傳進來,尤其是京城的令人震驚。

雖然已經知道京城崔征和全海的爭鬥,但真實的再經歷一邊,感覺還是很不同,尤其是聽到武鴉兒這個名字。

這個人終於出現了,如同前世一樣。

「說是梁振的安排。」元吉說道。

武鴉兒對全海說過的話又在朝堂上對皇帝和朝臣們說了一遍,現在滿朝的人都知道這一次是梁振慧眼識破全海賊子的詭計,安排了武鴉兒救駕,雖然他本人沒有親自出現在京城,但他無疑是第一大功臣。

李明樓看著信報上武鴉兒的名字,不由笑了。

梁振是怎麼回事,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什麼察覺全海賊子的陰謀去查,又打草驚蛇兒子孫子被下大獄,他不得不離開京城云云

這個武鴉兒,將這件事信手拈來用的這麼貼切流暢面不改色啊。

她伸出一根手指輕點了點武鴉兒的名字:「第一候,原來是個會說鬼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