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七章 殿前綻開海棠紅

第三十七章 殿前綻開海棠紅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270

崔征站在宮門外,官袍在身,也覺得遍體涼寒。

他算好了東風,提防了南風,借了亂風,誰想到來了一陣北風,吹砸了一切。

宮門外沒有了戰鬥和對峙,殺人的兵將已經開始用粗啞的北地口音說笑,倖存的河南道兵馬蹲地縮頭。

太監獲得了勝利,他們這些官員將墮入地獄,大夏的盛世就此結束了,他們這些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愧對列祖列宗高祖先帝們。

「別讓這些人自殺尋死。」一個將官低聲吩咐守著官員們的兵士。

兵士正用袖子擦鼻子,咕噥一聲:「看起來沒那個意思。」

赤身裸體的武鴉兒走進了宮門,宮門在後立刻關上,拿著刀槍披著鎧甲的兵士們將他圍住。

「快給武都尉拿個衣服。」全海喊道,在一眾護衛的擁簇下走下來,精神好了很多,語氣也柔和了,「這大冬天的。」

雖然被圍困形勢緊張,皇宮到底是皇宮,很快太監們拿來了整套的新衣,武鴉兒沒有一層層裹起來,只拿過外袍腰帶系扎。

「陛下在哪裡?」他問。

沒有了鎧甲兵器,腳下也沒有踏著血水屍首,穿上衣服遮住了結實的肌肉,只餘下高瘦,近距離看這個年輕人更沒有凶氣,不像個兵將,當然,也不像個文弱書生,團花錦繡的袍子沒有讓他的面色黯然,映照的他的臉更白,發更黑,唇更紅,就像那些經常出入宮廷的貴公子們。

或許真是誰的私生子,全海想著,適才有人更詳細的介紹了這個武鴉兒。

孤兒,狼群里或者什麼地方吧長大,總之沒有人知道來歷,毫不起眼,小小年紀在漠北混的風生水起,打仗跟搶飯吃一樣狠,不聽號令,爭強好勝,人見人厭,偏偏混的風生水起,還被梁振提拔為都尉,領著一團鴉軍橫行。

有機會要問問梁振,不過不管是私生子還是孤兒,都挺好的,缺爹,他正好缺兒子,孫子,全海想。

「陛下和貴妃娘娘在海棠宮裡。」他說道,「武都尉請隨我來。」

海棠宮是什麼宮武鴉兒並沒有概念,但立刻邁步跟上。

全海在前,兩邊前後兵士們握著刀槍戒備,武鴉兒目不斜視視若不見。

「武都尉,你遠在漠北,這麼快就接到聖旨了?」全海回頭問。

武鴉兒道:「我在沒有接到聖旨之前就趕來了。」

無令赴京城?可疑啊,全海眼神閃爍。

「是梁老都督半個月前讓我進京來的。」武鴉兒接著說道。

全海驚訝:「梁振嗎?」

武鴉兒點頭:「梁老都督察覺京城有異動,所以讓我不驚動他人提前來,如果是他的錯覺就當是來探望他,如果有事」

如果有事就能解危難了,全海感嘆:「沒想到是梁老大人如此機敏,只是怎麼不提前告訴陛下。」

武鴉兒道:「沒有證據,梁老大人私下查,結果被人察覺,反而將四老爺和公子們下了牢獄。」

全海愕然,這些日子他忙著跟崔征斗的昏天昏地,梁振這種沒了牙的老虎根本就從未注意過,竟然還有這事?忙詢問,四周有太監有將士們想了又想想起來了。

「是了,說是因為貪了兵餉。」一個太監說道。

全海顯然也知道梁振的四子是什麼樣,訝然又憤怒:「這是栽贓!」

「梁老大人賣了房子,補了虧空,舉家離開京城回老家去了。」這小太監說道。

因為崔征和全海爭鬥起因宣武兵亂,所以太監們都格外關注跟兵亂兵事有關的內容,梁振的事太小,但也有摸不到大事的小太監記著了。

只是沒想到會跟現在有關係。

「天啊。」全海舉起手喊道,「這分明是梁老大人打草驚蛇被陷害了,將他趕出去,他應該來告訴陛下的,這樣我們就能早有提防了。」

武鴉兒道:「那時候,梁老都督應該見不到陛下了吧。」

全海深表贊同,雙手放在心口上大罵崔征:「狼子野心,造反的賊,欺負陛下在宮裡,把持朝政。」

「所以我是半路上聽到聖旨的。」武鴉兒給出了先前問題的答案。

全海毫無疑問,撇開兩個護衛站到武鴉兒身前,握住他的手:「還好有你啊,還好有梁老都督。」

武鴉兒低頭施禮沒有說話。

全海就挽著他的手:「海棠宮就在前方,快隨我去見陛下,陛下太需要好消息了,他的心都要碎了。」

全海的腳步加快,很快武鴉兒就看到了一座宮殿,這座宮殿坐落在湖水上,通往湖水的有四座白色的橋,宮殿黃色琉璃瓦片在日光湖水下閃閃亮。

「白色的橋黃色的宮殿,像一朵海棠花。」全海說道,指著湖邊,「這裡也都是海棠樹,所以叫做海棠宮,這是陛下特意為娘娘建造的,娘娘在溫泉行宮最喜歡的是海棠溫泉池。」

此時四周的士兵比樹還要多,將整個宮殿密密麻麻的圍住。

武鴉兒哦了聲。

到底是個兵漢,不懂這些情趣,也不會欣賞美,全海不再對牛彈琴,挽著武鴉兒走上廊橋。

廊橋細長,只容兩人同行,所以先前圍在他們兩邊的護衛只能換了隊列,在前和在後。

全海一邊走一邊問武都尉今年多大了可有娶妻的閑話,武鴉兒答著二十了有妻,閑言碎語路短到了宮殿前。

宮殿前也站滿了兵士,分別守在橋的盡頭,佔據著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優勢。

這座宮殿與其他的宮殿不同,是個敞開式的,夏天必然涼爽,但冬天的話可能不太舒服,不過還是有兩人坐在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