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六章 望宮門能解衣

第三十六章 望宮門能解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3214

?????京城有很多熱鬧,不管是白天黑夜,但那都是繁花似錦歡聲笑語。

慘叫廝殺,馬蹄震動,馬兒嘶鳴。

不管是平民百姓還是豪商權貴都躲在家宅里瑟瑟發抖,腳下似乎在地動,下一刻天翻地覆。

這是京城啊,大夏的京城,怎麼會突然就天翻了?

當然也有膽子大的,一間宅院門後牆上屋頂上都有人趴伏,緊張激動又眼睛亮亮的盯著街上賓士過的兵馬,對戰的兵馬。

就好像聞到了血腥的猛獸,身子繃緊,爪子探出在瓦片上門板上抓出咯吱咯吱聲。

「厚爺,我們動不動手?」有人實在忍不住低聲問。

蹲在門後恨不得把頭擠出去看的中厚舔了舔嘴唇:「輪不到我們啊,只能看看過癮了。」

「咱們人手是不多,但分一杯羹不成問題。」那人不甘心。

中厚盯著一個嗷嗷叫著一腳踢碎一人頭顱的官兵,嘖嘖:「這些漠北來的兵真是跟野獸打交道太久了,不把人當人看啊。」

中厚想著在梁振家門外見過的那幾個男人,沒想到這麼快就又見了,當初青天白日天下太平不能打架,現在可是能奉旨打架呢。

「不能動,大小姐提前說過,讓我們在京城不要動,發生什麼事都不動。」他咬牙按下滿心的痒痒。

有一個看起來有點陰柔的男人從房上探身半懸:「大小姐為什麼會這樣叮囑呢?她提前知道京城會發生什麼事嗎?那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否則現在在京城出風頭就不是這群漠北傻狼了。」

就該是他們劍南道。

他倒是沒想那麼多,不過好像中五說過一句什麼,中厚努力的想了想:「大小姐說真正的風光不在京城。」

京城從來沒有過這種風光。

跪在宮城前的官員們面色慘白,雖然這些日子京城到處都是兵馬,馬蹄賓士巡邏,地面的震動也日夜不停,這震動是在他們身邊,掌控中,是他們的底氣,是對敵人的威懾。

但此時的震動則不同,遠,深,重,似乎整個京城都在顫抖。

有渾身帶血的兵士大喊大叫:「有兵馬攻城。」

皇帝的聖旨被全海派出的死士官兵送了出去,發往天下各處,但也僅僅如此,很快他就封鎖了京城,京城附近的府道也早在掌控中,他們環繞京城,守住四面八方,且不說遠處的衛軍趕不過來,趕過來也進不來。

為什麼這才一眨眼就有兵馬來了?崔征不可置信:「吳章呢?」

「吳都督被殺了。」兵士喊出更嚇人的話。

吳章怎麼就被殺了?崔征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精挑細選的有野心有手段的最合適的人,火剛燒起來,東風就被吹滅了。

「京城城牆高厚,不用擔心,把兵馬都調去守得住。」一個官員喊道。

崔征面色鐵青卻抬手制止:「城牆高厚不用擔心,讓兵馬先攻宮城,解救陛下當先。」

只要攻破了皇城,拿下了全海,得到了陛下,不管是死是活,這些兵馬就算是攻進來也沒有用了。

一時間傳令向四面城門去的兵馬們回來,傳令似乎很快,剛說了就見一方有兵馬奔來。

「啊呀不對。」擠在一起翹首以盼的官員們中有人大喊,伸手指著......

最前方的兵丁們在奔跑,拖著刀,身後有兵跑的更快,恍若虎狼一般彈跳,三下兩下就到了前方,手中的刀如爪子一探,前邊奔跑的兵士的頭就掉了.....

官員口中餘下的話便都變成了啊啊的驚叫。

街道上滾落的人頭越來越多,跳躍而來的兵士也越來越多,他們或者踏著人頭,或者貼著牆壁,甚至屋檐上盤踞蹲躍,一隻接一隻。

城門,被攻破了,這麼快。

京城的城門!京城的城牆啊!大夏京城的城門,崔征第一次知道原來是這樣脆弱不堪,他面色白又青,看著視線里躍起落下落下躍起的兵馬,酷寒的冬日裡他們亂髮破襖染血猙獰,像跳騷,像蝗蟲。

到底是什麼兵馬?

「相爺小心。」

「保護相爺。」

宮門前的兵馬們陷入慌亂,一面迎敵一面將百官們圍護。

前方再無人頭可斷,這群兵馬從四面的街道上彙集,原本看似雜亂無章前進後退,左搖右擺,如同展開煽動的鷹翼向宮城前圍攏,忽而鷹腹探出兩隻爪子,將迎過來的官兵踏倒。

聚集在一起的官員們恍若失去母雞呵護的雞崽,發出雜亂的叫聲。

「天子腳下,天日昭昭,叛逆之賊啊。」

其間也有尖聲的叫罵,還有官員一頭衝上前。

「臣無能,唯有一死。」

崔征站在其中雖然面色鐵青,並沒有慌亂失態,當然也沒有衝出去迎敵,只是看著圍攏的兵馬。

一部分兵馬將他們圍住,並沒有向對待蟲子一般嘴爪亂啄,一部分則到了宮門前,大旗呼啦啦的擺動。

「振武軍,奉聖旨護駕。」

「振武軍,救駕來遲。」

「開宮門,振武軍救駕。」

......

......

相比於整個京城的山搖地動,皇宮裡海上孤島一般安靜,這裡有一重重的宮殿宮門隔絕了外界的慘烈聲響。

不過站在宮城最高的塔樓上可以看到這些慘烈的場面。

「不是河南道宣武道京城附近所有任何道的兵馬?」全海白凈的麵皮更加白,聲音尖細的問。

前來報信的將官點頭:「是振武軍,漠北,朔方的振武軍。」

「為什麼是朔方?朔方那麼遠,為什麼不是劍南道?」全海不信。

他以為劍南道會是最先來到的,畢竟已經走了一些時日.....朔方的振武軍是怎麼跑出來的?是不是崔征騙他呢?讓吳章的人假扮的?

他可不信!

「公公,看起來是真的,他們把京城的那些兵馬都殺了。」將官想著看到的場面,不由再次心顫。

那些兵馬在城中恍若餓狼,又恍若惡鬼,太可怕了。

「振武軍的武都尉在城門前,崔宰相等人河南道的兵都被他們抓住了,還舉著吳章的首級。」又有人跑來喊。

全海臉色變幻一刻,一咬牙:「咱家去看看。」

在一群兵馬的護衛下全海出現在宮牆上,沒有探頭時就聞到了濃烈的血腥氣,再探頭一看,就見看宮門外死屍橫陳,崔征等人在一片死屍血污中如同待宰的羔羊,再向遠處看,街道上還有奔跑的兵馬,在追砍兵馬.....

「開宮門。」

全海探頭還沒看清城門下的人,已經有人看到他們大聲喊。

全海的視線落在這個年輕人身上,年輕人正用一雙血手將黑亂的頭髮束扎在腦後,露出孱白的面容,面容上濺著幾滴血,不顯得臟污,反而紅的如朱玉瑩亮。

「我是振武軍武鴉兒,奉旨來護駕。」武鴉兒沒有激動也沒有表忠心,看著這太監跟看腳下的死屍沒什麼區別,「誰擋我見陛下,誰就反賊,你們不開宮門,我就要攻城了。」

嗬,這年輕人真是嚇人,全海看左右:「你們認得他嗎?」

左右的將官們都搖頭:「從未見過,京城附近的兵馬中沒有見過這號人物。」

「我聽過這個名字,的確是振武軍的。」有一個人道,「據說是梁振的私生子,在振武軍飛揚跋扈。」

梁振啊,全海心稍微放鬆,對陛下來說梁振比崔征這些人可信多了。

「什麼私生子,梁振那麼丑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兒子。」全海撇嘴,再看武鴉兒揚聲,「陛下由我們護著,聖旨是陛下讓咱家傳出去的,不過,咱家不敢信你,你要是真是護駕的,你就卸下甲衣兵器一個人進宮來。」

這宮城裡的兵馬,與崔徵調來的佔據京城的河南道兵馬不相上下,所以才形成了對峙。

一個人卸甲不帶兵器進去,泥牛入海,翻不了天。

武鴉兒沒有說話,束紮好頭髮的雙手順勢往下一滑,撕拉扯開甲衣,身子一甩下馬,背上的長刀同時落地,他向邁步,又解開棉袍,棉袍扔在地上,身上只剩下薄裡衣,邁步不停,解衣不停,待站到城門前,已經是赤身裸體。

城門上城門下的人鴉雀無聲,看著日光下結實的身軀。

「這樣的卸甲.....」城門上將官愕然。

鄉下人真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