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三章 敢守城

第三十三章 敢守城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480

?????前一世的事終於發生了,只不過李明樓還沒有接到消息。

竇縣外的斥候們利用烽火傳遞攻城的兵馬又增加了多少,從哪個方向來,但無法傳遞京城發生了什麼事。

竇縣城外被圍的水泄不通。

冬日的清晨寒意森森,卻也是人最困的時候,趴在城牆上的一個年輕兵丁握著弓弩眼皮沉重,但身後傳來凄厲的慘叫聲,讓他打個寒戰睡意全無,他轉過頭,看城門下燈火明亮的地方,相比於城牆上的安靜,裡面人來人往哭聲喊聲混雜。

那是傷兵初次治療的地方。

半夜的時候進行了一次戰鬥,外圍牆已經放棄了,所有人都退回到大城牆,大城牆高大厚,但亂箭中還是有民壯受傷。

「能慘叫也好,證明還有精神。」旁邊的民壯安慰。

先前的民壯也點頭:「是,我昨天在看到救傷,武少夫人的大夫很厲害,箭射進去那麼深,他咔嚓一剪,噗嗤一拔,吱吱兩刀割下爛肉,撒上藥裹上布,灌了一碗葯,那個人竟然活過來了。」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比劃。

旁邊的民壯捂著胳膊哆嗦:「啊呀你別說了說的我都疼。」

二人哈哈笑了,驅散了寒意和懼意。

見他們說的熱鬧一旁又有人湊過來:「你們說外邊那些真的是亂兵嗎?」

那日擊退來叫門的一百多兵馬後,鋪天蓋地來了很多,喊著緝兇有賊攻打過來,人多又有護盾,弓弩也厲害,外圍牆這邊阻擋不住,所有人都退回了大城牆,依著大城牆抵住了攻城。

這些兵馬沒有散去,來城門前大聲叱罵,造反,當賊,乖乖出城受死等等的話。

城門上的很多民壯聽的都有些茫然,難道這些人真不是亂兵?這種想法不少人存在心中,只是現在手握弓弩,一聽號令就不由自主,先前軍營的訓練似乎已經成了本能。

「不是亂兵,他們為什麼不敢進城?」立刻有人反駁。

是了,當這些兵馬叫罵時,城牆的將官竟然直接打開了城門,說如果他們不是亂兵,那就進城來,隨便進絕不阻攔。

結果那些兵馬不肯進,只讓城裡的官員,還有武少夫人出城。

「或許他們懷疑我們是亂兵呢,嚇怕了。」有人笑了,雖然現在不是笑的時候,這件事也沒什麼可笑的,但看著那些烏壓壓的兵馬面對大開的城門一個也不敢進來,就挺想笑的。

那麼多人害怕他們呢,他們中有他一個,竟然有人還是官兵會害怕他呢。

腳步聲從後方傳來伴著說話聲。

「大夫夠用嗎?」這是一個女聲。

「城裡的大夫們都已經打開門救治傷兵。」一個男聲立刻答道。

「我們的傷葯都是足夠的。」另一個男聲道。

是武少夫人來了,幾個人忙停下了說話,低頭在自己的位置前站好,他們沒有回頭看,感受著身後走過一群人,帶起的不是寒風而是暖意。

武少夫人每天都會來城牆上,昨夜戰起她也趕來了,有人聽到元大將勸她去縣衙等候,這裡危險流矢難測,武少夫人只是笑了笑。

「我啊,不是這樣死的。」她說,看著帶著火從城外飛來的箭矢,「我就在這裡站著,看老天敢不敢讓我這樣死。」

聽起來有些古怪,但又莫名覺得很厲害的話。

李明樓站在城牆的最高處停下腳,晨光漸漸透亮可以看到遠處的荒野,冬日裡的荒野殘留著戰鬥的痕迹猙獰。

「余大人已經將每個人的口糧定額算好公布,民眾們也都接受,甚至有不少人還將打回的粥加水分兩次喝。」元吉道。

余大人就是縣衙那個會算數的小吏,姓余名錢,是個很符合他身份的名字。

現在余錢接管了所有的物資調配,據說第一天被巨大的數額嚇懵了,躲在倉庫里哭,但來討要各種物資的人還是及時的拿到了自己所要的,余錢多辛苦元吉沒有再理會,他卸下了一座大山專心對戰。

李明樓道:「告訴大家不要這樣做,都把飯吃飽,沒有力氣怎麼守城。」

元吉應聲是,旁邊立刻有護衛將這件事記下傳達給具體主管的人。

「守城是沒有問題,他們來的兵馬輕快,沒有攻城的器具。」元吉道,「不知道淮南道會不會派兵來。」

留在外邊的斥候自然會把竇縣遭到圍攻的消息傳播出去,還會報到光州府和淮南道。

「打完了應該會派兵來看看。」李明樓道。

元吉笑了,小姐說起俏皮話也很有趣。

李明樓沒有笑,看著前方晨光,聲音變得有些尖銳:「安康山父子,原來一開始就是這般作態。」

什麼?元吉看去,神情一凝。

昨夜退去的兵馬又來了,但這一次走在前方的不是洶洶的兵馬,而是一群哭喊的男女老少。

哭聲喊聲響徹城外。

城牆上的民壯臉色變的很難看,不少人握著弓弩的手都在發抖。

竇縣不是只有一個縣城,有很多村落,雖然再三警告傳令,還是不可能將所有人百姓都護在城內。

這些兵馬竟然把百姓們抓來了。

「出來受降!」

「否則就殺了這些人!」

「你們如果不是亂兵,就出來救護百姓。」

一聲聲叱罵叫囂傳來,夾雜著百姓的哭聲。

這些民眾被繩子穿系,如同牛羊驅趕,有人走得慢被帶倒,便立刻被鞭子長槍打,不少人傷痕纍纍,他們停在外圍牆前跪倒。

城牆上原本騷動的民壯們變的鴉雀無聲。

「竇縣官民。」一個將官拍馬走出來沉聲喝道,「上下作亂皆為賊,可殺。」

他的聲音落,揚手就是一刀。

在他前方跪著的一個老漢一聲慘叫倒地。

兩邊的百姓驚嚇大叫或者要逃或者癱軟暈過去,城牆上的民壯們發出驚呼,更有不少人站起來。

「你們再不出城認罪,便都是如此下場。」那將官喝道,將手中的刀再次舉起。

尖銳的破空聲傳來,那將官身手不凡,刀及時的一橫,鏘的一聲,箭擊中刀柄斷裂,馬兒一聲嘶鳴向後退了幾步,那將官虎口發麻臉色變了幾變,他特意停在外圍牆這邊,就是避開射程,這麼遠竟然還差點射穿了他,兩邊的兵士舉起了護盾將他圍住。

方二手中的黑傘已經到了李明樓手裡,他的手中握著一張重弓。

李明樓視線看著前方:「出城,殺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