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二章 不回頭

第三十二章 不回頭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645

一隊隊兵馬從山林溝壑里衝出來,他們身穿兵服光明正大不需要潛藏行跡,在大道小路上,越過民田荒地村落疾馳。

竇縣附近的村落在山賊作惡的時候就有人跑到縣城裡,或者去其他地方投奔親友,後來竇縣城開始擴建外城,有地方住有飯吃有錢掙又冬日農閑還安全,更多的人便拖家帶口的搬進城裡。

村落里人煙稀少,尤其是這些日子竇縣的民壯兵馬巡邏頻繁,將宣武道兵亂的事告之各村各家,要大家搬進縣城或者離開竇縣投親靠友。

但再警告危險,沒有見到危險那一刻,還是有些人故土難離,聽到外邊馬蹄聲疾,有零散的村民不安的探看,見過去的人馬穿著兵服便都鬆口氣。

「是淮南道的兵馬吧。」

「是去縣裡的方向。」

「縣裡不是總是說要有危險要有亂兵,所以州府派兵馬來增援了。」

「咿,那要這麼說,縣裡說的兵亂危險是真的了?」

村民們聚集議論商量走還是不走,不多時見有人從村外的路上跌跌撞撞的飛奔,肩上還挑著擔子,難為他跑的這麼急擔子里的貨物還沒掉光,這是一個貨郎,並不是當地人,前一段鬧山賊逃來的,但他沒有去縣城住,而是當起了走村的貨郎,進城將貨物販賣出來,日常就住在這個村子裡。

村人里的人也常打趣他,應該去城裡住,竇縣人多生意多,瘦小的貨郎用異鄉的口音憨厚解釋竇縣人多,他搶不過生意,還是出來做生意好,人少也沒人跟他搶。

「貨郎,你跑什麼,搶錢了嗎?」村人們喊道。

貨郎沒有像往日那般羞澀回應他們的打趣,臉上滿是驚恐:「官兵打縣城了!大家快跑吧!」

村頭一陣凝靜。

那群過去的官兵?不是淮南道的兵馬?打縣城?所以是亂兵?

「我親眼看到的!」

「外城牆的兵馬還擊了,殺死了很多官兵。」

「血流成河!」

伴著貨郎的喊聲,村頭的安靜被打破,村民們四散,他們或者回家收拾東西準備逃走,或者閉門鑽入地窖避禍,並沒有在意那個貨郎的去向。

貨郎還在向前奔跑,越過了這個村莊,擔子扔了下來,腳步也不再踉蹌,他的速度很快,瘦小的身子在小路上穿行像一道黑影。

作為振武軍的斥候,短短時日在這裡已經熟悉的如同在漠北,武鴉兒帶著親信進城出城,吩咐他留在竇縣外,雖然這樣不便於打探城裡的消息,但當城中有變故時能不被困在其中及時的將消息傳出去。

竇縣的核查太嚴了,還是在外邊穩妥,現在果然竇縣的城門緊閉,蒼蠅飛不進去也飛不出來。

雖然在外邊暫時只能看到表象,這也不妨礙他及時的把消息傳出去。

行進在去京城路途中的武鴉兒接到竇縣消息的時候,正在議論京城遞來的消息。

年前去京城探訪梁振,所遇所見讓他感觸頗深,所以在離開的時候留了人在京城,以便將京城的最新消息及時的送到手中。

所以京城發生的事他一路上不斷的接到,知道因為宣武道兵亂崔征問罪全海,知道皇帝護著全海不理會崔征等朝臣

「老大人竟然離開京城了?」老韓不敢相信這個消息,「先別說有沒有貪墨這麼多餉銀,四老爺他知道怎麼貪墨嗎?」

梁振的這個四子有些魯鈍,文武皆不成,所以沒有從軍上戰場,但這也讓他安穩的活到現在。

「從消息的描述來看,構陷四老爺和公子們的人並不是要他們的命,而是要逼梁老大人離開京城。」武鴉兒道。

「逼他離開京城有什麼用?」一個男人皺眉不解,「梁老大人已經沒有軍權了。」

「但他是皇帝身邊距離最近的一個節度使。」武鴉兒坐在火堆前敲了敲行路酸麻的腿,「他還可以隨時能見到皇帝,皇帝也信任他,而且他若在京城振臂一呼,征戰一生的餘威不容小覷」

說到這裡他聲音停下來。

什麼時候天子腳下需要人振臂一呼?

「烏鴉。」有男人從夜色中奔來,「竇縣最新的消息,有兵馬圍攻縣城,應該是我們見過的那群兵馬。」

這個消息倒沒讓他們太驚訝,先前已經猜測過了。

「竇縣果然開始鬧兵亂。」武鴉兒道,「淮南道也要亂了。」

豐城鬧了兵亂,宣武道節度使被問罪,宣武道現在陷入混亂,竇縣如果鬧了兵亂,淮南道肯定要被問罪,兩地的官員都被問罪,群龍無首,誰會得利?

平安無事的浙西道。

「這就是安德忠的目的。」武鴉兒道。

突然鬧起來的兇惡山賊,竇縣掩藏的屯兵練兵,等兵亂鬧起來,早已經落入手中的竇縣順勢而起。

「烏鴉,大娘還在那裡。」老韓站起來,聲音肅重,「振武軍的名號會被當做靶子。」

亂兵攻擊了竇縣的振武軍,混戰才更顯得兵亂,如果這樣的話,振武軍的武少夫人就會有危險。

武少夫人有沒有危險他們並不在意,在意的是被挾持在後的武夫人。

其他的男人們都嘩啦站起來:「我們帶兵馬快去竇縣。」

武鴉兒站起來,暗夜裡又有人疾奔而來。

「京城出事了,崔宰相說皇帝被全海挾持了,命吳章率兵馬圍住了皇城,宮裡傳出皇帝的聖旨,宰相造反,召天下十二衛進京護駕。」來人聲音啞急澀說道,一口氣說完人力竭倒地。

男人們都驚呆了,朝廷的官竟然和皇帝打起來了。

武鴉兒站在冬夜裡寒風浸透皮襖骨頭縫裡激涼。

「原來是為了這個,召天下十二衛進京護駕。」他一字一頓,「所有的亂,山賊,兵亂,都是為了激化,逼皇帝,不,全海發出這道聖旨,我們進京。」

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先是因為京城的消息,再就是因為武鴉兒的反應。

「烏鴉,那竇縣呢?大娘她很危險吧。」老韓抓住他喊道。

自古忠孝不能兩全,他可不認為武鴉兒是為了忠不要孝的人。

「我娘的安全不在我去不去解救她,而在於我在做什麼,又做到了什麼,安德忠借用我的名字做事,就是因為我身在漠北遙不可及。」武鴉兒道,「他安康山要藉此率兵進京,宣武道也好浙西淮南距離京城最近,都在他的操控下,但是他沒想到現在是我振武軍更近。」

暗夜裡年輕人的雙眼閃亮。

「我武鴉兒聲名不堪一提,去竇縣要麼跪地交兵,要麼死戰攻城,不管做哪一個,他安德忠都不會在意我,殺我母親也輕而易舉,但去京城一戰,安康山安德忠要動我的母親,就要好好的考慮考慮。」

他要去京城,殺出一條血路,殺出一條凶名,為他的母親殺出一條生路。

他嘩啦撕開外罩的衣袍,露出其內的兵服,抽出刀。

「遵皇命,振武軍進京護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