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章 第一戰

第三十章 第一戰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3:58更新  字數:2425

要攻一座城池,就要里外應和。

這是任何一個將官都懂的手段,齊大用更明白,這十年里他做過很多這樣的事。

齊大用是跟隨安德忠多年的護衛,是安康山給兒子的五員親將之一,他不在軍中任職,又熟悉用兵,方便做很多事。

宣武道兵亂的事安德忠沒有讓他去,把竇縣的事交給他來做,兵亂是安康山的安排,而竇縣則是安德忠的恥辱,這是安德忠對他的看重。

齊大用對安德忠的看重很驕傲,但又覺得這是大材小用。

竇縣太小了,十個才抵得上一個豐城,而且也沒有什麼兵馬,只有很多混飯吃的民壯,到時候不用打,點一把火砍幾個人就能把他們嚇破膽了。

不過齊大用還是認真的準備攻城,先讓一群人進去殺人放火,城裡亂起來,裡面的人跑出來時,他們在外邊動手。

當然柴太多砍起來很累的,不可能他們一個一個的砍,隨便砍一砍柴都嚇破膽子,不用他們再動刀子,將這些柴都趕到一起,點一把火燒了就行。

地方齊大用已經選好了,安小順說城門口有粥缸,煮的粥讓一城人喝,喝了這麼久的粥,就用他們燒粥吧。

還有那個武少夫人,大公子特意叮囑了,要讓她先死,要讓竇縣的民眾都看著她死,那就用粥缸把她煮了吧。

她養了竇縣民眾這麼久,讓竇縣民眾把她煮熟也算是一段佳話了。

齊大用想到這場面就想狂笑,可是,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雪地里堆積著幾十具屍首,羽箭穿透他們的咽喉,在他們的胸口搖晃,臉上凝結著震驚,甚至還有人殘存著笑。

去叫門,進城,是很輕鬆的任務,誰想到那些圍牆後竟然藏著殺機。

「我們說了我們是官兵,但他們沒有人出來,也沒有人說話,只是放箭,放箭。」倖存的兵士臉上帶著血顫聲,「我們放箭還擊,他們就躲到圍牆下,我們換箭,他們就探出來射箭。」

根本就無法靠近,只能勉強搶著同伴們的屍首退走。

齊大用臉上的皮肉跳動:「他們竟然敢殺官兵?」

憤怒中又有震驚,竇縣為什麼敢殺官兵?問都不問,就好像知道他們是什麼人,為何而來。

竇縣城的民眾知道外邊進行了一次戰鬥。

他們聽到了喊聲,而且官府也沒有隱瞞,有官差在街上疾馳告之。

懸在頭上多日的石頭終於落下。

亂兵來了。

城門外圍牆內的住民已經都搬到了內城,集市上有商人們搭建的長棚,在里長的指揮下,按照原本誰家挨著誰家的順序住下來。

雖然不如在家住的舒服,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小事,竇縣城外有亂兵襲來,性命最重要,豐城可是被亂兵殺了很多人燒了城的。

這個消息其實很早就已經傳開了,官府幾乎每天都在通報,宣武道兵亂的詳情,亂兵的兇狠殘暴,民眾的慘狀,並且告訴大家竇縣會有亂兵來,因為距離太近,官府的話必然是可靠的,商人們退去城門關閉進出嚴查。

但大家心裡還存著一絲僥倖,或許亂兵不會來呢,不是說宣武道已經鎮壓了亂兵,亂兵到底是少數。

這個僥倖現在破滅了,三天前,天不亮的時候里長們敲響了鑼,告訴大家亂兵來了,讓所有人都搬進城裡。

慌亂瞬時吞沒了竇縣城,還好恐慌久了也習慣了,大家順利的將早已經收拾好的行李搬進了內城。

外邊進行了一次戰鬥,內城門並沒有關閉,不斷的有兵馬賓士而過。

「大松。」

「東子。」

在街上打探消息的民眾臉色驚恐的看著路過的兵馬,這些基本上都是軍營的民壯,有熟人認出忍不住喊。

「現在怎麼樣?」

「亂兵真的來了嗎?」

「來了多少人?」

民壯們一旦行軍就六親不認沒有回答他們,有的進了衙門跟文吏交接記錄,有的蹬蹬上了城牆。

城牆上武少夫人被很多人環繞而立,大家都看向遠處的天空,天空的遠處隱隱青煙裊裊散去。

「如信報所說,有一百多人來叫城門,餘下大約有七百人藏在其後。」元吉說道。

「第一戰不錯,在圍牆的掩護下,擊斃對方八十人,我們只有十人受傷。」一個負責圍牆守衛的護衛彙報,「傷並不重,養些時日就能痊癒。」

這就不算是損失戰鬥力了,李明樓點點頭,視線收回落在城門外,外城已經沒有了普通民眾,曾經清理出來的空地上只有一隊隊官兵跑過,圍牆外血跡和散落的兵器還未清理,但除此之外一片安靜,看不到那些隱藏的兵馬。

「七百人不是問題。」李明樓道,「真正的問題是,源源不斷不知道會有多少兵馬來。」

她轉過身看向護衛們,視線落在被夾在護衛們中間的主簿身上。

「主簿大人,竇縣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請大人與大家共度難關。」

亂兵到了城門前的時候,關在縣衙官廳里正下棋輸紅眼的主簿被請了出來,跟隨李明樓來到城門樓上,親眼看了這場對戰。

主簿現在還在顫抖,他見過王知和杜威被殺死之後的場面,但殺戮的現場更有衝擊,還有更大的衝擊是這件事。

「他們,說是,淮南道的兵馬。」他顫聲道。

為什麼問也不問就一口咬定是亂兵,說殺就殺了?

「他們不是淮南道的兵馬。」李明樓道,「哨探已經查了幾天了,他們來的方向,他們的穿著打扮,他們的口音,以及州府那邊並沒有消息說會派兵馬來。」

竇縣外有很多哨探,竇縣還在州府派了眼線打探,主簿從她的話里聽明白,不過現在已經不因為這個吃驚了。

「就算他們不是淮南道的兵馬,他們也是官兵,你們怎麼能殺官兵?」他顫聲再問。

問也不問就下了殺手。

很明顯那些官兵們都沒有想到,他們近前時輕鬆說笑,而且不管是不是淮南道的,都是官兵是同袍,怎麼說殺就殺了?

「這個說起來有點話長,我慢慢給你講。」李明樓道,「縣令王知和杜威都是被我殺的。」

主簿嗝的一聲暈了過去。

護衛們扶住沒有讓老主簿倒地,李明樓看了看身邊的人:「我可能說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