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七章 伸手城池可握

第二十七章 伸手城池可握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403

「他們沒有瞎,他們是順從了。」

一個官吏站在窗邊,看到外邊的景象,對被推進來的主簿解釋。

官廳里溫暖如春,窗台上有蒼蘭盛開,幽香陣陣,官吏小心翼翼的給蒼蘭葉子輕輕灑了水,然後就在窗檯邊坐下,端起烹好的香茶飲了口。

主簿看廳內,包括這個官吏在內,廳里共有四個人,分別負責文教稅民的,抓他來的護衛已經離開,他恢復了自由,這自由只在這間官廳內。

他顫聲問:「順從什麼?」

「順從武少夫人啊。」另一個官吏說道。

果然是武少夫人,主簿抖動衣衫,驚怒:「她要做什麼?」

坐在那官吏對面的人道:「其實她也沒有做什麼,就是以官府的名義告訴全縣戒嚴,兵亂要來了。」

這二人正在對弈,說話不忘落子。

「她是嚇壞了失了神。」主簿說道,「你們怎麼能聽她的?」

站在一旁看兩人下棋的官吏攤手:「大人,我們沒聽她的,所以現在在這裡。」

主簿帶著一線希望:「你們可有給州府上報?」

在窗邊賞花喝茶的官吏搖頭:「怎麼可能,我們連縣衙都出不去。」

消息也傳不出去?還有其他的胥吏呢?還有那麼多差役,他們又都有下人隨從

「這次事之前我真不知道我們竇縣已經變的這麼厲害了,兩道城門一關,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對弈的官吏說道。

語氣怪怪的像是嘆息又像是讚賞。

主簿想到自己進來這一路的經歷,知道他們說的不是誇大。

「軍營民眾就都聽信了?」主簿問。

「官印被武少夫人拿走了。」對弈的官吏指了指空空的案台,「她以官府的名義的發了告示下了命令。」

「民眾可相信官府了,那些商人更是,立刻就收拾東西跑了。」觀弈的官員道,「軍營里祝通不在,元吉說了算。」

或者祝通在的時候,也是元吉說了算。

那個祝通每天做的事也就是吃肉喝酒然後被一群民眾擁簇著招搖。

主簿默然一刻:「你們被關在這裡,縣衙里就沒有人質疑嗎?」

「武少夫人告訴他們,我們和她在應對兵亂問題上有分歧,她將做法告訴了他們,請他們相信她。」觀弈的官吏幽幽道。

然後大家就相信她了?主簿想著自己被抓進來時對自己施禮問好的胥吏。

「那民心呢?民心竟然沒有亂嗎?」他抓住最後一絲希望。

「大人。」喝茶的官吏幽幽道,「咱們竇縣民眾都把武少夫人當神仙,她就是民心,她不亂,就沒有人亂。」

主簿跌坐在椅子上。

「大人,其實不用擔心,武少夫人沒有為難我們,而且咱們被關起來,將來上頭追責也可以免責。」對弈的官吏安慰主簿。

還什麼事都不用做,吃的喝的也不愁,主簿看著室內,所以他們還能悠閑自得的賞花喝茶下棋,比沒被關起來的時候還自在。

他們其實也順從了武少夫人,主簿心裡想,雖然表示反對被關在這裡,但關在這裡已經是他們作出的最大反抗,完成了任務就心安理得的吃喝玩樂,那武少夫人做什麼他們絲毫不在意,也沒有不滿,更別提想辦法做些什麼。

主簿想這個竇縣從上到下都已經成了武少夫人的了,她不做事到也罷,她要做事就沒人攔得住。

主簿的身心像大海里的小船起伏,她要做什麼?

正月的風如刀,李明樓裹著厚斗篷罩住頭臉依舊能感受到寒意,站在城牆上可以俯瞰整個竇縣。

竇縣裡城安靜如同無人之境,外城則不斷的有兵馬駛過,巡邏日夜不停,斥候也撒出去四面八方。

「暫時沒有異動。」元吉說道,「宣武道的兵亂也被控制了,連山賊都幾乎消失了。」

真的會有山賊或者兵馬來襲擊竇縣嗎?

李明樓看著遠方,她不知道,她都不知道該不該希望命運如舊了,不過她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當命運如舊的時候能做些什麼。

總要做些什麼的。

「有韓旭的消息嗎?」她問。

元吉道:「還沒有。」

「京城那邊呢?」李明樓問。

「有人告是羅氏貪墨了餉銀引發宣武道兵亂。」元吉打開剛剛接到的最新的消息,「崔征在朝堂上大發雷霆,要徹查此事。」

然後就會徹查到全海身上。

李明樓心想,然後全海讓皇帝定罪宣武道節度使,朝堂為此紛爭四起,就像那一世一樣。

「振武軍武鴉兒有什麼消息?」她問。

韓旭和京城的消息是一直都要求打探的,武鴉兒這個則是沒多久,只是漠北太遠了,振武軍的消息很難打探,打探了傳回來也很慢。

元吉搖頭:「暫時沒有消息,不過小姐,中厚在京城打聽到了,梁振府里的人並不知道武鴉兒有親眷,都說他是孤兒。」

連梁振都不知道啊,李明樓有些意外。

「不過除了我們,其他來梁府打聽這件事的人都被我們打發了。」元吉道,「通往漠北的路上我們也都安排了人。」

但始終沒有消息,振武軍中也不見有人尋娘親。

一陣寒風襲來,夾雜著雪粒子,李明樓沒有說回去,方二將黑傘壓低擋著風雪,一行人繼續在城牆上佇立。

遠處賓士的巡邏兵馬一回頭就能看到,武少夫人總是守在城牆上,她不怕冷,寒風似乎變的也沒那麼冷了。

雪粒子在傍晚的時候變成了雪花。

雪花在一堆篝火上飛舞,很快有腳伸過來重重的亂踩,篝火和雪花都亂飛湮滅。

「點什麼火,不要被人發現。」有男人低聲喝道。

昏昏暮色里圍坐一群穿著破舊皮襖的男人們,乍一看像是乞丐,但雜亂的頭髮鬍鬚下面色兇惡。

他們鼓囊囊的破襖里露出大刀,散發著血腥氣。

「天太冷了。」

「這破衣服不禦寒啊。」

「山賊也不會穿這麼破了吧。」

他們低聲抱怨。

「別擔心。」踩滅篝火的男人說道,臉上浮現獰笑,看向前方風雪中茫茫一片,「你們知道嗎?人燒起來,比柴可暖和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