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六章 開口兩門戒嚴

第二十六章 開口兩門戒嚴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564

自從竇縣縣衙被山賊肆虐,主簿只有短暫的擔心,很快就因為有振武軍這位家眷經過且主動幫忙而解了煩惱。

期間也雖然有過些許擔心,但都是小煩惱,總是在引發麻煩前被解決了。

新年伊始最大的煩惱就是隔壁不太平竟然鬧起了兵亂,不過也還好,隔壁其他地方的事,最該擔心的是那裡的官員們,他唯一擔心的是怕嚇跑武少夫人。

兵亂和山賊可不一樣。

武少夫人不能走,至少現在不能,所以他安撫武少夫人,再讓武少夫人安撫民眾們,那麼這個煩惱很快就算不上煩惱了。

咬著牙出了兩天的米糧錢後,主簿裝作忘記了這件事帶著家人去親戚家住了幾天,沒想到再回來差點連竇縣都進不來。

還沒接近竇縣就遇到了巡邏的民壯,祝通經常帶著民壯巡邏,過年的時候祝通回府道復命,順便帶著一車酒肉年禮回家過節。

祝通走了民壯們依舊在巡邏,人數比先前還要多,披掛馬匹也都強壯,主簿很高興,這必然能安撫民眾。

越過了巡邏,路越走越安靜,沒有拖家帶口的民眾,也沒有大車小車騾馬成群的商人,四野荒蕪,不聞雞犬,更沒有新年正月的歡樂,主簿很是不解,商人不會回去過節啊,他出來時路上還很熱鬧呢。

武少夫人安撫民眾往往是購買酒肉招呼大家同樂,比如年前的時候把竇縣附近的煙花都買光了,引的很多煙花商人從遠處趕來。

怎麼會變得冷清了?

變的冷清可不會讓民眾得到安撫,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路上,主簿有些心慌。

路上曾經設置的關卡也沒有了,主簿一家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外城牆前。

圍牆趕在年前全部修好,里外附近不允許修建房屋,據說是修的不太牢固,怕砸傷人,本來就是為了安撫民眾建造的嘛,大家也可以理解,民眾們也不在意,只要能把它們圈起來表明大家都是竇縣人就足矣。

但這更適合當做集市,竇縣的繁華又因此擴展。

只是此時圍牆外沒有擺攤的商販,爬在圍牆上玩耍的孩童也都消失,圍牆後有一桿桿長槍林立,不是民壯們日常練習的木頭長槍,而是閃著寒光的真正的長槍。

主簿一家人被攔住,就算表明身份,這些穿著兵服不知道是民壯還是淮南府道的兵也沒有立刻讓開,還將他們的車馬以及人員都從頭到腳核查一番。

查的這麼嚴,也並不能安撫民眾!主簿的家人都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恍若又回到了王知杜威被山賊殺死的那時候,主簿惱怒的質問他們在做什麼。

「兵亂危急,竇縣戒嚴,閉市。」守圍牆的兵丁們臉色肅重,「任何人進出都要核查。」

主簿差點暈過去,這是誰在胡說八道!

兵丁們不回答他,他們只是聽命做事,其他的不知道,也不肯因為主簿是主簿就放他過去。

「任何人都要核查,官員也不例外,官兵更要嚴查,有違抗者以亂民處置。」

看著森寒的槍頭,主簿沒敢再邁步,他親眼看過這些民壯演武的。

不管他們是民壯還是真的兵,竇縣軍營里能穿上兵服的,都不容小覷。

主簿忍者脾氣看著全家人被裡里外外搜檢一翻,連馬車都差點被拆了,當初剛開始招收民壯,元吉建議對進入竇縣的人登錄,還發放領取號牌,他當時覺得這樣戒嚴讓民眾覺得不便,會讓民心不安,元吉笑了笑說不會的這不是戒嚴。

他現在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戒嚴了。

過了圍牆進了竇縣城就更能感受到人心惶惶,沒有熱鬧的集市,沒有熱火朝天幹活的人力,聚集地也沒有孩童們奔跑玩鬧,家宅有門的關門,沒門的擋著木板,不見有人出來走動,只有門後窺探的。

城門這邊又進行了一次核查,這一次主簿終於見到認識的人,確切說認識他的人。

「主簿大人。」官差張小千恭敬施禮,「您回來了。」

主簿大喜,不僅認識他,還知道他出門了,忙一把抓住問怎麼回事,是誰散布謠言。

張小千不解:「大人,這是官府的命令啊。」又恍然,「大人你去探親了,沒接到消息吧。」

這是哪裡來的傻子?沒有他的命令,哪來的官府的命令,主簿忍了又忍要去官府問,但又被這個傻子攔住。

「主簿大人,要先核查。」張小千挺直胸膛,身上穿的是差服,但氣勢不屬於兵服,他也是在軍營訓練過的,「雖然您是大人,也要進行核查。」又寬慰氣的發抖的主簿,「不過這裡核查比外邊簡單,不查車馬東西,只查人。」

查進城的人是誰,互相什麼身份,奴僕也不例外。

主簿已經沒有力氣發怒了,一個猜測讓他驚懼,有人趁著祝通和他不在,搶佔了官府兵營,不知道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目的又是什麼,是那位武少夫人因為錢財被人覬覦了嗎?

他不吵不鬧安靜如雞絕不給這些人機會把他抓起來,終於順順利利的過了城門,偷偷的摸到縣衙,躲在角落裡終於等到了出門的武少夫人。

武少夫人並沒有被什麼人挾持,一如先前。

主簿心裡稍安,沒有被挾持,看來可能只是被蒙蔽了,只要讓武少夫人知道這一切多嚴重,事情就好辦了,沒想到他聽到了什麼?

如同先前遇到難事那般,武少夫人說了別擔心,但後一句是什麼意思?

李明樓沒有讓主簿緩一緩,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訴他:「是我讓竇縣戒嚴官兵巡城的,主簿大人,兵亂很可怕,我們要做好準備,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竇縣民眾。」

所以還是被兵亂嚇到了吧,主簿擠出一絲笑:「少夫人,你多慮了,宣武道那邊兵亂已經沒事了。」

李明樓搖頭:「宣武道那邊是沒事,我們淮南道要有事,而且第一個有事肯定會是我們竇縣。」

跟女人講道理講不清,而且雖然說不上來為什麼,但年歲留給主簿的直覺讓他脊背有些發麻,就像當初看到縣衙里被山賊殺死的王知和杜威的時候。

他不由後退一步:「這樣啊,那我去府城打聽一下消息。」再後退一步,「我再向道府請些兵馬來。」

李明樓看著他:「不用了,我們的兵馬應該夠了,送主簿大人去縣衙歇息。」

後一句話很明顯不是跟他說的,主簿大人張口就要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兩個人,將他架住口也掩住。

主簿大人窒息,瞪圓了雙眼,殺人滅口啦!

沒有刀割破他的脖子,他只是被捂著嘴帶進縣衙,白日的縣衙也一如既往,有胥吏走動,看到被帶進來的主簿還恭敬的打招呼:「大人您回來了。」

他們是不是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