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一章 誰人能解憂

第二十一章 誰人能解憂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38

劍南道的消息幾乎不間斷的送來,一向安靜的縣衙後宅變的有些熱鬧。

那些消息是事情怎麼發生的,事情發生的經過,幾乎是問清一點就立刻報來,接連不斷半點不停。

李明樓不想聽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更不想聽現在劍南道怎麼樣。

事情已經發生了,不管它是怎麼發生的經過又是什麼樣,劍南道有項雲代替嚴茂掌管也必然安穩。

沒有人比項雲更在意劍南道的安穩,劍南道是他發家的寶盆,他的人馬他的錢財他的前程,他十年後的第一候

李明樓看著退出去等待新消息的元吉,再看一眼隔壁廳里守著火爐專註烤栗子的金桔和婦人,她起身不聲不響的走了出去。

縣衙這邊也比往日要熱鬧,當然不是因為劍南道嚴茂的死,對於竇縣來說劍南道是遙遠的地方,嚴茂更是不認識的人。

文吏們聚集在一起議論著眼前附近一群兵丁引發的大事。

「死了好多人呢,見人就殺,縣衙也被屠了,太兇殘了。」

「只是因為餉銀?能吃飽肚子就很好啊,怎麼能去殺人。」

「聽說吃不飽,你們以為軍營真的像咱們這裡這樣嗎,又是酒又是肉的,那是因為有武少夫人在這裡。」

「出了這麼嚇人的事,武少夫人不會要走吧。」

聽到這句話主簿一個激靈抬起頭,然後又一哆嗦,看到了站在廳門外的李明樓,啊呀一聲跳起來:「少夫人,你怎麼來了?」

廳內的文吏們頓時慌亂,看站在外邊的女子,裹著黑袍帽子遮住頭臉,臉上還蒙著一層布,新年的喜慶在她身上全無,什麼時候來的?全無察覺,無聲無息的恍若鬼魅。

「少夫人有什麼事?讓人來說一聲就是。」主簿迎到門外,「快進來,外邊冷。」

李明樓沒有進來:「兵亂怎麼樣了?」

主簿哈哈笑:「沒事,沒事,小事,宣武那邊的,剛收到消息將那些作亂的兵都抓住了。」

李明樓道:「都抓住了嗎?」

主簿毫不遲疑點頭:「都抓住了,只有豐城,少夫人請安心,而且這是宣武道的事,咱們淮南無事,少夫人安心歇息。」

李明樓默然。

主簿的心提到嗓子眼。

「過年期間,軍營里多放些酒肉吧。」李明樓說道,「讓大家開心點。」

主簿的心落回去,並且膨脹:「少夫人放心,這是應該的,這一次官府來準備酒肉。」

李明樓並沒有推辭,道謝便走開了。

主簿在後再次叮囑少夫人放心,兵亂與我們無關,回過頭看文吏們,心有餘悸:「你們不要談論兵亂的事,嚇跑了武少夫人,我們竇縣沒兵也亂了。」

文吏們掩嘴縮肩連連點頭。

「不過,大人,真要我們官府出酒肉啊?」精於計算的文吏幽幽問。

主簿捻須淡然:「大過年的,我們官府就出一次吧,又能花多少錢。」

精於算計的文吏幽幽道:「軍營現在有一千多穿兵服的,另民壯營還有兩千人。」

嘶的一聲主簿揪下一根鬍鬚:「怎麼這麼多人?」

他記得當初縣裡也就幾百民壯吧,竟然已經有幾千人了,光州府也沒這麼多駐兵。

「因為竇縣人很多了。」精於算計的文吏說道,幾乎來的十個人里就有一個當民壯的,「還有,因為少夫人用的酒肉多,現在的酒肉都是從外地運來,價格比年前高很多」

主簿聽報出的數目,顫抖著手攥緊了鬍鬚,一咬牙:「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這筆錢我們出了!」

總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武少夫人跑了。

廳內諸人紛紛附和,安慰主簿縣裡現在有錢,有府道發放的王知杜威英烈撫慰金,還免了糧稅,這些日子竇縣人多,商人也多,縣裡變得繁華,官府雜七雜八的收入也變多,算下來竇縣現在比以前任何一個時候都有錢,主簿攥著鬍鬚的手終於放開了。

看到氣氛很好,精於計算的文吏趁機詢問:「大人,少夫人說過年期間,這過年期間是幾天?從現在到十五嗎?」

主簿大人嘶的一聲向後倒去,文吏們慌亂的攙扶呼喚又要找大夫。

丟人就丟人吧,主簿決定過年期間就裝病了。

縣衙里主簿大人的煩憂李明樓並不知道,也不在意,當然也不信他說的話,宣武道的兵亂並沒有被控制,也不是跟淮南無關,恰恰相反,兵亂下一個地方就會在淮南,不出意料的話會在竇縣。

竇縣那一世是被武鴉兒屠城,對了,還有武鴉兒,武鴉兒現在在哪裡?是不是已經到竇縣了?

竇縣進出層層登錄核查,查安德忠的人,也是在查武鴉兒,安德忠的人有跡可查,武鴉兒始終沒有痕迹。

他還不知道他母親出事了嗎?振武軍武少夫人的名號也已經打出去了,漠北偏遠他還不知道嗎?

上一世武鴉兒是什麼時候來的竇縣?時間還準不準?不過不管時間準不準,事情還是會發生的吧,就算不是武鴉兒,也會是安德忠,就像元吉沒有死,死了嚴茂。

鼻息間有花香拂過,李明樓站在台階上眼波轉動,看到站在台階下的向虯髯。

向虯髯穿著錦袍,披著華麗的斗篷,寶刀佩在腰間,手中捏著一隻綻放的紅梅伸到她的面前。

「少夫人,新年佳節時,你為什麼憂傷?」他問。

這裡是縣衙和後宅的夾道巷,李明樓從縣衙出來沒有進後宅而是站著走神,這邊看起來偏僻,四周隱藏的護衛很多。

向虯髯現在大多數時候都在這裡,李明樓聽元吉說過,他白日在這裡或者飲酒或者舞劍或者走來走去,晚上便鋪氈墊裹厚裘露宿。

他這麼做的理由是自己是武少夫人的門客,雖然武少夫人不需要自己護衛,但自己要在她身邊以備她有需要時。

李明樓接過他的紅梅:「豐城兵亂,百姓遭殃,怎能不憂傷。」

雖然是昨夜發生的事,竇縣商路通暢,今天的消息已經傳開了,向虯髯自然也知道,他搖搖頭:「少夫人仁善,為民眾憂傷不奇怪,但今天少夫人的憂傷是為自己。」

李明樓笑了,將紅梅嗅了嗅沒有說話,邁下台階向後宅走去。

向虯髯攔住她:「少夫人,你有什麼麻煩事,可以讓我去做。」

李明樓道:「不用。」

「所以少夫人真有麻煩事。」向虯髯露出瞭然的神情,如不然就會說沒有麻煩事了。

李明樓並不介意被人套話,更不介意被人看出有煩惱的事,將紅梅放迴向虯髯手中,越過他走去。

向虯髯在後道:「少夫人,你金銀不愁,又有護衛環繞所向披靡,卻解不了你的憂愁事,那麼這件事便是我能做的。」

李明樓腳步停下。

他說得對,這件事或許真的可以讓他來做。

李明樓轉過身對他伸出手,向虯髯一步站到李明樓面前,將紅梅再次遞到李明樓手中。

李明樓接住紅梅看著他:「我要你去殺一人。」

向虯髯英俊的臉上笑容綻開:「多謝少夫人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