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九章 幾人死而能瞑目

第十九章 幾人死而能瞑目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425

死屍的眼很少自己閉上。

大多數人都是死不瞑目的,不管他得到了金錢地位美人還是子孫後代的保障,都不能算是達成了心愿。

不死,是人最大的心愿。

北地窗外紛飛的大雪被夜色吞沒,室內明亮的燈火映照著地上凝固的血,滾落在一旁的頭顱眼中的恐懼和不甘還在閃爍。

「趙大人真是貪心啊。」一隻毛茸茸的大手伸過來撫上死屍的雙眼,「大都督都答應你這麼多要求了,你還是合不上眼。」

他的手離開,頭顱上的眼終於合上。

旁邊跪坐著的一個青衣小僕便爬過來:「請讓我給大人收屍吧。」

屋子裡站著的三個身材彪悍的男人似乎這時才看到他。

青衣小僕年紀不到二十歲,臉上剛褪去青澀,大概是第一次見到殺人,死的還是自己的主人,聲音都在顫抖,身子也在發抖,但他說的話讓大家很意外。

「你還要為他收屍?你自身也難保了,你就算收了屍,你死後難道還能讓我們將你們好好安葬嗎?」一個紅臉男人笑道。

青衣小僕顫抖:「老爺是小的家主,小的既然死在老爺身後,應當給老爺收屍,至於我死後屍首如何,並不要緊,小的該做的事做到了,死而無憾。」

上首一架金子做的孔雀屏風前坐著一座肉山,聽到這裡山動了動,點綴在孔雀羽毛上的寶石隨之而顫,五彩光芒閃爍。

肉山睜開眼,露出一雙小而精的眼。

這便是范陽節度使安康山。

他似乎才睡醒,帶著濃濃鼻音:「趙琳這種軟骨頭,竟然有一個忠義僕從。」

青衣小僕跪坐在地上:「哪裡敢稱忠義,小的不能阻止老爺被安都督收買,辜負皇帝監察之命,也無力將安都督的不臣之心送出去,警示朝廷防備,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聊以安慰罷了。」

安康山笑了:「溧陽趙氏忠義的名號竟然在一個小廝身上呈現出來,不錯不錯,趙氏也算名不虛傳了。」

他抬抬手。

「你給趙琳收屍吧。」

青衣小廝道謝,捧著趙琳的頭爬到他的屍體旁,撕開自己的衣袍將趙琳的頭和脖子纏在一起,勉強也算是屍首不分離。

天下人人都愛忠義之士,看來這小廝能活一命,站在廳中的三個男人將手中的刀收起。

安康山認真的看著青衣小廝做完這件事,聲音和藹問:「全了你的忠義,這樣你就無憾了吧?」

青衣小廝應聲是。

安康山點頭:「殺了他吧。」

竟然還要殺?雖然意外,但大家的刀子沒有遲疑,紅臉男人翻手一刀划過青衣小廝的脖頸,那顆年輕的頭顱便滴溜溜的滾落在地上,身子倒地血再次瀰漫,血腥氣與兩邊金子鑄就的爐子里的香氣混雜,令人作嘔。

安康山沒有在意這些,指著地上的頭顱:「拿來我看看。」

趙琳這個朝廷欽差的頭顱他可沒要看,所以這個小廝還是很榮幸,紅臉男人拎起小廝的頭顱捧到安康山的案前。

安康山端詳,滿意的點頭:「不錯,眼睛果然閉上了。」

原來如此啊,三個男人便都端詳,果然見這小廝的頭顱眼睛是閉上的,頓時嘖嘖稱奇,廳內說笑熱鬧。

有一個文士打扮的男人從外疾步進來,看到廳內倒著的屍首,沒有被嚇到,只是微微皺眉:「大人,今日殺了趙琳,崔征問起來如何回答?他應該是起了疑心,在催促趙琳歸期。」

安康山道:「這崔征真是煩人,盯著我幹什麼,他還是沒有跟全海鬧起來嗎?吳章還是沒有進京?」

文士應聲是。

北風敲打著窗戶發出嗚嗚的嚎叫,安康山陡然心煩,將手拍打在桌子上:「這些文人做事太慢了,我就助他們一臂之力,讓大兒那邊動手吧。」

廳內的四人對視一眼,有疑慮有緊張但更多的是激狂,就像看到籠門徐徐打開的猛獸。

「遵命。」

伴著新年的到來,竇縣外城圍牆終於落成,武少夫人讓商人們在外城立起了四個酒缸,整整流了一天一夜,整個竇縣的民眾都醉了,喝酒的喝醉了,不喝酒的被酒氣熏醉了。

除夕的晚上,守夜的民眾還看到了繞城一圈的煙花。

就連日夜不安的主簿也看的入迷,暫時忘卻了煩惱。

李明樓坐在城樓的最高處,方二守在城樓下,金桔在城樓閣里備熱飯,她們的年夜飯就在城樓上吃,因為身邊只有瞎眼的婦人,李明樓臉上的圍布系的鬆散,半空中炸裂的煙花照耀著她露出的半遮半掩的面容。

面容在一明一暗中呈現著憂色。

韓旭假回故鄉探母,半路換了行程直奔劍南道,但具體的行跡變的斷斷續續飄忽不定。

尤其是他舍了下益州都督儀仗,帶著寥寥幾個隨從,不進官驛不拜訪官府,穿山過林。

這個人是想潛行進入劍南道,然後微服私訪嗎?

這個人想要做出一番大事,卻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是死亡,或許能逃過一劫吧,直到現在崔征和全海還沒像前世那樣相爭,或許兵亂也會推遲

這種自我寬慰沒有讓李明樓解開眉頭,她抬起頭撫摸。

金桔捧著兩碗羹湯蹬蹬上來:「小姐煙花還要放嗎?大家都回家去了,浪費啊。」

「不浪費,在家裡坐著也能看到。」李明樓接過湯碗看著夜空,「能開心一時就開心一時吧。」

聽起來以後開心會很少似的,小姐在大家眼裡像神仙,卻比誰都憂傷,金桔拿著勺子喂瞎眼婦人,一面抬頭看夜空,忽的用勺子指著遠處:「夫人,小姐,看,那邊的煙火好亮。」

遠處的夜空一眨眼間亮起來的,有火光從地上衝起,燒紅了半邊天,火光中可見青煙裊裊。

叮鐺一聲,李明樓手裡的湯碗落地,她站了起來,盯著越來越亮的夜空。

那不是煙花,那是烽煙,那是宣武境的方向。

「大小姐。」方二疾奔上來,「快馬疾報,宣武道豐城三營兵亂。」

李明樓轉頭看他,尚未問話,元吉從他身後奔來,手中捏著一張薄紙,在夜風中顫抖。

「大小姐。」元吉的聲音也在顫抖,「嚴茂,過世了。」

李明樓輕飄多日的心沉沉的落下去,她的人也沉沉的跌下去,夜色似乎無邊無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