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七章 鎮守府衙的嚴茂

第十七章 鎮守府衙的嚴茂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2535

臨近年關的劍南道熱鬧氣氛中有些緊張。

這是沒有大都督的第一年。

先任大都督李奉安過世不在了,次任大都督李明玉進京面聖去了,這是劍南道能不能平穩過度的關鍵一年。

劍南道都督府衙的大廳里燈火通明,嚴茂坐在案前翻看著文書,從白天到黑夜他都坐在這裡,就好像不吃不喝的木頭人一般。

自從李奉安過世後,他手裡握著的不再是刀劍,身下也不再是駿馬,坐在木頭椅子上,握著輕飄飄的筆,指揮的不再僅僅是劍南道的兵馬,還有整個劍南道的運轉。

一個木頭人,手中握著千絲萬線,精巧靈敏沒有半分纏亂。

李敏坐在對面,用纖細的手指靈巧從盤子里捏著瓜子,盯著嚴茂的粗手指:「當初大都督考驗我們幾個,給你的評語竟然是細巧,我當時氣的跳腳,你哪有我細巧?」

他將手伸到嚴茂鼻子下。

嚴茂的視線穿過他的手,穩穩的運筆如飛。

李敏只能收回自己端詳這雙美麗的手:「不過現在我是明白了,大都督真的沒有說錯,現在掌管劍南道這麼細巧的事,只有你能做的來,換做我,我是會瘋的。」

嚴茂抬頭看他一眼:「真換做你,你不會瘋的,你沒有瘋的時間和機會。」

千金重擔壓在身上,所有的力氣都用在不被壓垮不能放下擔子,哪有力氣和時間去發瘋,他嚴茂是如此,換做李敏,哪怕是內宅的女人桂花也會是如此。

李敏想了想,還可能真是這樣,但又旋即搖頭,呸呸幾聲,他才要這樣想!

「元吉跟著大小姐呢,桂花跟著小公子,劍南道有你,我還是繼續陪著李三老爺。」他說道,「你有事也別找我,去找林芢,他天天躲在屋子裡享清閑。」

嚴茂並不在意李敏的插科打諢,笑了笑:「其實不難,大都督定下了這麼多規矩,大家只要按照規矩做事就可以,就算沒有我,只要規矩在劍南道就能穩穩的運轉,我們最大的擔憂是沒有規矩。」

李奉安一死,他們都是附眾,劍南道是朝廷的,新來的大都督有權利毀掉一切,他們無力阻止。

現在好了。

李明玉已經拿到了旌節,還有大小姐

「大小姐說天下要大亂可靠嗎?聽起來很嚇人呢。」李敏說道,說嚇人,但他沒有害怕的樣子,聲音也沒有放低,對著燈看指甲,好像磕掉一塊,眉頭都皺起來,這才是嚇人的事呢。

嚴茂雖然是兵家出身,作戰無數,但天下大亂對他來說也是很陌生的事,大夏朝繁盛太久了,久的大家都忘記了什麼叫亂世。

亂世就是到處是征戰,世道崩壞,朝不保夕,人們的念頭不再是吃飽穿暖娶妻生子,讀書科舉立業,而是活著。

活著不是希望,不是人活著的意義,只是動物的本能,人就變的跟牛馬豬羊狗一樣。

亂世就是沒有希望。

繁盛的大夏要變成這樣了嗎?

這的確是可怕的事。

「我不知道這件事可靠不可靠。」嚴茂道,「但大小姐做事很可靠,她的一舉一動雖然大膽荒唐,但其實都有規有矩,隱秘又穩妥,進可攻退可守,如果沒有安康山造反,不管是大小姐留在竇縣,還是尋找嫁妝派軍,大都督率兵過境留駐,都是有合理理由的,如果真有造反。」

他看了眼李敏沒有再說。

如果真有造反,那他們劍南道可就撒了大網能撈大魚了。

李敏滿意的吹了吹指甲:「大小姐果然仙人之姿不凡。」

提到大小姐,嚴茂嚴肅的臉上也浮現笑:「大小姐比我們預料的厲害。」

他們對這兩個姐弟並沒有太多交集,沒有人會想到李奉安會死的這樣突然,李明樓身為女兒,被李奉安養的像仙人一樣,不食人間煙火。

「仙人當然有不凡之處,她只是不食人間煙火,如果她要踏入人間,自然會顯出厲害。」李敏聲音拉長如吟詩唱詞,來了興緻坐直身子,「我應該找人來為大小姐作詩。」

這是閑人的樂趣,嚴茂不反對也不理會,運筆如飛,將劍南道里外遠近的兵馬人一一調配。

燭火搖曳,有腳步聲急來,一個兵衛進來俯首:「項都督來了。」

嚴茂和李敏有些驚訝,按照李明樓來信的吩咐,項雲和隴右兵馬被安排去鎮守南夷,雖然嚴茂覺得這時候項雲可以有更重要的事安排,但還是聽從命令。

項雲對於安排更沒有任何意見,調動了全部隴右兵馬去往南夷,項雲剛柔並濟將南夷安撫的很成功,信報說經歷過叛亂的南夷已經恢復先前了。

雖然對於劍南道的很多人來說,南夷繼續混亂沒有什麼干係,甚至趁機將其徹底清除也無不可,李奉安可是因為夷人作亂才死的,雖然已經捉拿了兇手,誅殺了叛亂主謀的夷人大族,但這恨意始終未消。

李敏行前給項雲建議把南夷搞亂,被項雲拒絕了:「不要胡鬧,現在南夷亂,對大都督沒有好處,南夷安穩更能彰顯大都督威儀。」

大都督當然是說李明玉,李明玉是個娃娃節度使,現在天下為此喧嘩,在天下人熟悉以及接受娃娃節度使這個事實之前,劍南道當然平穩最好。

李敏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撇嘴:「項雲太老實了。」

老實的項雲將南夷安撫的很好,雖然這並不是多大的事,他還是認真的去做,做的很好,好到大家都忘了南夷。

沒有請示和任何消息項雲怎麼突然來了?

項雲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應該是有極其重要的事。

嚴茂站起身來相迎,項雲披著一身風霜疾步進來:「抓到了平家遺孤,是平成周的長孫。」

平氏是夷人大族,先前的叛亂就是他們主導的,平叛之後平氏被合族抄斬,但還是有一個平家子孫逃了出去。

這個漏網之魚已經掀不起風浪,嚴茂神情冷冷:「平氏合族伏誅,沒有遺孤了。」

這種事他們也早就達成了共識,項雲完全不用為此跑一趟。

李敏笑道:「項大人還疾奔潛行而來,這平氏遺孤死了也極有面子了。」

他的臉上在笑,柳眉微微蹙起。

一個人直到離開了某地,劍南道才知道,這跟來人是敵是友無關,這件事本身很危險。

有環節有問題了?他應該去查一查。

項雲回答了他的疑問:「我從那平氏長孫口中得到一個消息。」

所以不是平氏遺孤讓他這樣漏夜潛行而來。

嚴茂和李敏都看著項云:「什麼消息?」

項雲道:「平氏叛亂與安康山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