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五章 識別的與不識

第十五章 識別的與不識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547

夜色已經濃濃,這裡不是民眾聚集地,也不允許商戶在此經商,更遠處軍營作息有定,除了另一邊荒丘有歌聲喧鬧隨風傳來,四周一片安靜。

他能察覺到枯草下有蟲子爬過,察覺到遠處來來去去的歡鬧的人群腳步聲的方向,為什麼察覺不到這裡有人?

幾乎是這聲音響起的一瞬間,他的念頭閃過,腳在圍牆上一踩,人如流星一般滑了出去,消失在黑暗裡。

在他身後有雜亂的腳步聲響起。

「少夫人。」方二滑過來,將李明樓護在身後,「什麼人?」

李明樓讓他留在荒丘安置一下,自己隨意先走開了,他急忙跟來,李明樓已經來圍牆這邊了。

雖然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們都警惕的巡邏著四周,但還是疏漏了,這裡竟然有人。

李明樓看著已經消失在視線里的人影:「我嚇到他了。」

雖然現在她的身體不再有爛瘡,白天出來也不會有灼痛,晚上在室內甚至能解下束縛遮擋,但還是有些地方跟正常人不一樣,比如對死物的感覺很靈敏,在黑暗中視力很好,以及在黑暗裡她自己也像個死物。

所以適才她站在這裡就像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那個人完全沒有發現。

原本她不打算出聲,看到他做出了拉弓射箭的,很顯然是明白這個圍牆真正的作用。

「我去查他是什麼人。」方二聽到這裡立刻警惕。

一般的民眾可不會注意也不會認出這個,最近遊俠兒增多,這些人好武犯禁,以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為傲,說不定會被安德忠收買。

李明樓擺手制止方二,不管是安德忠的人手還是其他人,她並不在意,她做的這些事都擺在青天白日下,藏不住也不怕人看。

李明樓再審視了一刻圍牆,聽著荒丘那邊歌舞奏樂聲越發的熱鬧。

「少夫人,還要過去看看嗎?」方二問。

李明樓笑了笑:「讓他們自在盡歡吧。」

方二應聲是帶著護衛們擁簇著李明樓消失在夜色里。

武鴉兒在夜色里停下狂奔,身後只有老胡氣喘吁吁跟來,並無其他人。

「你跑什麼!」老胡抓住他,喘氣,看他看向自己後方,也跟著向後看,「有鬼追你嗎?」

比鬼還可怕。

武鴉兒道:「我見到她了。」

適才雖然驚嚇,雖然只說了一句話,他當然認得這個聲音,這是那個女人。

他聽過她說話的聲音,牢記在心,過耳不忘。

「誰?」老胡沒反應過來。

「武少夫人。」武鴉兒道,伸手一指,「在圍牆那邊,那個圍牆不是圍牆,是用來禦敵的箭垛子,我看」

他的話題轉到了圍牆,老胡聽的有些懵,伸手按住他的胳膊:「等一下,你見到武少夫人?你縣衙里的那個媳婦?」

武鴉兒放下胳膊嗯了聲。

「怎麼回事?」老胡圍著他轉一圈,「你怎麼見到她?她怎麼去那裡了?她發現你了?她認出你了?你和她說了什麼」

武鴉兒打斷他的追問:「你問的這些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了一件事。」

「什麼?」老胡問。

「她身懷絕技,深不可測。」武鴉兒道。

老胡震驚,怎麼可能。

「我武鴉兒從十五歲起,不管是人還是狼,在我四周都無可遁形。」武鴉兒看著老胡,「她能。」

直到她說話,他才發現她。

武鴉兒做參照,老胡就明白了,不再震驚而是沉默。

「那她不是雀兒。」他說道,「現在怎麼辦。」

武鴉兒道:「我們離開這裡。」

老胡再次驚訝,確認了那個女人是假的而且極其厲害,不想辦法怎麼救出他的娘,反而要走?

武鴉兒可不是會被嚇破膽的人。

「我的生路不在這裡。」武鴉兒道,「我要去別的地方尋找,他們要用我的身份,我的身份越可用越厲害,我娘才越安全,我如果在這裡或者投到他們面前,那就真把我們母子的性命就交給別人了。」

老胡點頭:「不過,去哪裡找呢?」

武鴉兒並不是無所不能,夜色里眼中閃過一絲苦澀:「我也不知道。」但這並不會影響他的行動,「我們先離開這裡。」

老胡再無詢問,二人一前一後在夜色里奔去。

李明樓回到了衙門,屋子裡燈火還亮著,婦人坐在椅子上看金桔踢毽子。

「怎麼還沒睡?」李明樓問。

「夫人要等少夫人你回來。」金桔將毽子翻騰幾下用手接住。

李明樓伸手拉住婦人:「我出去吃飯了,回來晚了,我們現在去歇息吧。」

婦人含笑應聲好,乖乖的跟著李明樓向卧房去,金桔在後叉腰思索:「她到底是認雀兒這個名字呢?還是認大小姐這個人?」

一夜無話,一夜好眠,但天不亮的時候,李明樓就被元吉叫醒了。

「民壯營里跑了五個人。」元吉說道。

不管軍營還是民壯營都有來有去,只是來的報名走的也主動報備,這樣偷偷跑掉的從未有過。

「天快亮時發現的,已經尋找查問,沒有任何消息。」元吉道,神情沉沉,「就好像憑空消失。」

這就厲害了,竇縣看起來廣開城門人人可以自由進出,但其實關卡嚴密,能不留一絲痕迹的離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這是他們登錄的信息。」元吉遞過來一張冊子。

李明樓搖頭沒有接:「這些信息肯定是假的,沒有必要看了,不過」

不過什麼?元吉看著她。

不過她可能見過這個跑掉的其中一人,李明樓想到昨晚圍牆前那個身影,在夜色里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靈敏的像一頭矯捷的花豹。

是因為被自己發現了異常,所以當機立斷的跑了?

李明樓笑了笑,看來真是嚇到他了。

元吉看到李明樓嘴角的笑,更加不解了,小姐這是高興嗎?

李明樓將昨晚的事告訴他。

「這個人必然是明白我們在屯兵備戰了。」元吉神情更加肅重,「這消息傳出去,淮南光州府甚至竇縣都不會再留我們。」

幫忙訓練民壯可以,練兵可是官府大忌,別說官府大忌,民眾們也會恐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處處事事讓竇縣縣衙出面,事事都是借口剿匪。

李明樓要說什麼,門外方二疾步進來,不管不顧的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韓旭沒有回老家探母。」他捏著一張窄窄的便簽,「他往淮南來了。」

李明樓酥麻從腳直衝到頭頂。

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