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三章 向虯髯的比武場

第十三章 向虯髯的比武場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650

雖然這語氣很讓人想立刻就跟他打一架,但能夠在武少夫人面前將向玲打趴下更有吸引力,所有的人都等待這一天。

消息傳來有更多的人趕來,哪怕沒有給向虯髯遞挑戰書,也準備到時候直接上去把向虯髯打趴下。

比武的場地定在了軍營外不遠的一處荒丘上,商人和民眾聚集的地方是不允許他們這些人鬥毆的。

因為在軍營附近並沒有修建房屋,商戶也不允許來這裡,這裡被修整過,荒草簡單的清除,凹凸不平的地面也簡單的鋪墊,坐在荒丘上一眼掃過,感覺四周都是平地,可列隊可跑馬可行軍布陣,李明樓微微一笑。

「好啊。」她的視線收回,看向虯髯,聲音有些不解,「只是這麼多人,你一個人打豈不是吃虧?」

李明樓裹在厚重的外袍下,臉也藏在大大的斗篷里,還有一個寸步不離的男人撐著黑傘投下一片陰影,沒有人知道她長什麼樣子,這幅打扮總讓人覺得是滄桑的老太婆。

但聲音表露了她的年紀,是個小姑娘呢。

小姑娘在表達關心,向虯髯朗聲笑,矮下身:「少夫人,比試不僅僅是一個個的對打,我向虯髯既然是絕世之才,便有無數的本事,我可以與他們比刀槍劍戟,比騎馬射箭,比舉重大力。」

他站起來將寶刀舉起揮動。

「這些比試,都無人能勝過我。」

荒丘並不太大,又來了很多人,除了來和向虯髯打架的,竇縣很多民眾也都來了,這可是聚眾打架啊,日常可看不到這些。

人很多但並不嘈雜混亂,大家都看著荒丘上的武少夫人,豎著耳朵聽她和向虯髯說話,聽到這向虯髯的豪言,大家頓時都鼓噪,有叫罵聲還有兵器敲打代替叫罵,先前的安靜一掃而光,那種對戰的熱烈氣氛也掀了起來。

向虯髯才不在乎,將自己華麗的外袍脫下,露出赤裸的上身,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肌肉在落日的餘暉中閃爍著古銅的光芒,人群中響起女子們的笑叫。

向虯髯咚的跳進前方的平地上,有他自己認不清也記不住的隨從將一張大弓抬過來,向虯髯輕鬆的抓住舉在身前:「誰敢與我比射箭!」

蹭蹭蹭的四周蹦進來十幾個人,年齡不等身材不等,衣著或者華麗或者襤褸,也學著向虯髯的樣子把上衣脫了,這些都是遊俠兒,不管相貌如何,練武的身材都很勻稱好看,四周的喊聲更大了,夜幕還沒拉開,火把就都點了起來,將這邊的場地照的白亮。

早有商人安排好了一切,十幾個靶子豎起,還有人請來了軍營里受傷的殘兵做裁判,每人發十隻箭,向虯髯一馬當先,將箭射了出去,其他人也隨之動作。

他們站著射箭,躺著射箭,騎著馬射箭,蒙著眼射箭,翻著跟頭射箭,五花八門各自拿出本事手段,不管什麼動作,向虯髯都跟著做,將荒丘掀起了一陣又一陣的喧鬧。

半個竇縣,包括新城的人似乎都聚集在這裡了。

軍營和民壯營也聽到了這熱鬧,向虯髯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很多人都不來軍營了。」

「軍營里又吃苦也得不到武少夫人贈與的珍寶。」

對珍寶的嚮往是人的本能,站在圍欄後民壯們議論著,不時的響起你想去啊的質問,以及我是想去可是我沒本事的坦然。

「能認識到自己沒本事去不了,也是本事。」

泥瓦匠等一群軍官也在後邊看熱鬧,並沒有斥責大家。

--

「不過我們也並不是就不如他們。」

這話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為什麼?我們的確不如啊,打架肯定打不過。」

泥瓦匠隊長道:「我們一個人打不過他們一個,四十個一百個就可以,這是武少夫人說過的話,向虯髯也承認了。」

向虯髯的事已經傳遍了,他怎麼見到武少夫人,與武少夫人的對話一字一句也都傳開了,民壯們都知道。

「這是以少勝多,算不得多榮耀吧。」有民壯喊道。

「戰場對戰生死之間,要的是勝利,難道你一個人遇到山賊的時候,還要與山賊講公平嗎?」有一個隊長也立刻喊道。

那倒也是,民壯們點點頭低聲議論,生死之間可不論這個。

「還有,我認為我們比他們更厲害。」又一個隊長說道。

咿?這個還有什麼道理?大家收回了視線看過來。

「他們是為了他們自己榮耀,而我們是為了竇縣的民眾。」那隊長挺胸仰頭大聲說道,「我們不是為了金銀珍寶,武少夫人的讚譽而辛苦訓練,是為了保護竇縣的民眾,我們願意拿出的不是自己的功夫,而是我們的性命,這世上還有比捨命為他人更厲害的嗎?」

「沒有!」民壯們忍不住高喊,渾身發麻眼睛發直。

他們原來從沒想過自己原來這麼厲害,再一想他們做的事的確是這樣,至於為了吃粥吃肉喝酒捨不得離開的事都被忽略了。

隊長們對大家擺擺手:「他們有他們的熱鬧,我們有我們的榮光,大家繼續看熱鬧吧。」

民壯們便歡歡喜喜的繼續看只能聽到的熱鬧,比起先前情緒更輕鬆,還有人靠著聽猜測現在比試的是什麼,勝負又如何。

隊長們完成了任務悄悄的退開了。

泥瓦匠走到一頂營帳附近時看到幾個人影,他立刻認得是那幾個偷吃老鼠的傢伙,不過這一次他們沒有偷吃老鼠,而是在列隊走步,養傷幾日缺了訓練,走不好還是要受罰挨打,越來越落後在這民壯營就真的只能吃一日三餐粥了。

不知什麼時候起,一日三餐粥飽腹已經不能滿足大家了,當肚子吃飽了以後就想要點別的,比如穿上兵服,比如掛上甲長的腰牌,手下帶著一群人來回跑,再比如當了旅帥跟著淮南道來的祝大將軍去城外巡查,沿途民眾紛紛高呼。

那幾個人影身子一瘸一拐,但走的很認真,泥瓦匠想了想從一邊繞開了沒有去打擾,他並不嫉妒賢能,這幾個民壯雖然粗魯,但他能看得出來他們是真有本事,好好訓練肯定會出頭,當個甲長,尤其是那個叫大黑的已經當上甲長男人,泥瓦匠覺得他甚至能當個旅帥。

荒丘台下,篝火和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晝,五個幾乎赤身裸體男人兇狠的廝打在一起,忽的五個男人向外跌去,被他們圍攻的向虯髯腰間只剩下一塊遮羞布,抖動著肌肉站直身子發出虎嘯。

四周響起了更大的呼嘯,還有無數的絹絲絹花向台上拋去,這也是商人們準備好的。

向虯髯就披著這些絹絲絹花舉著雙手圍著那戰勝的五人轉了一圈,然後向荒丘上坐著的李明樓跑去。

李明樓拿起酒杯伸出手遞過來,向虯髯在她前方跪坐雙手接過,抬手澆在自己頭上。

荒丘下又是一陣歡呼。

老胡看的咽了口口水,拍武鴉兒:「大黑,這真是驕奢淫逸啊。」

武鴉兒在人群里抬著頭看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