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一章 大公子磨刀

第十一章 大公子磨刀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2419

安小順挺直腰背將竇縣的所見所聞講來,竇縣把事情的確是搞大了。

「為了讓人來當民壯,竇縣簡直把民壯們供起來了,有日夜不停的粥缸,有人人都能去喝的酒缸。」

「去當民壯還能給發糧發肉,全家都能跟著吃飽。」

「賣糧賣酒甚至賣柴的把竇縣都圍住了。」

安小順眉飛色舞的講述著看到的場面以及聽到的探查。

「百姓都是豬,只知道吃喝。」安德忠理解,杜威王知做的事把竇縣的百姓都嚇掉魂兒了,也只有吃喝能讓這些亂跑的豬安靜下來,又有些驚訝,「不過竇縣這樣做,家底都要掏空了吧?」

安小順想到提前進去的人打探的消息,點點頭:「官府的糧倉已經打開了。」

官府的糧倉就是遇到了荒年也不會輕易的打開的,王知死了,竇縣官府群龍無首亂鬨哄了。

「雖然有官兵把守,但每天等候取糧和賣糧的商人絡繹不絕亂鬨哄。」

「還有因為說有隨便喝的粥,引來了其他地方的民眾拖家帶口,很多流民要在這裡過冬。」

「竇縣城外都變成一個城了,這些人每天圍著粥缸酒缸吃吃喝喝。」

安德忠艱難的從紅珊瑚上收回視線:「這些人官府都不驅趕嗎?」

官府從來不喜歡流民,他們是帶來麻煩的源泉,這些流民就跟蒼蠅嗡嗡聚集很是煩人,尤其是遇到災荒逃難的時候,所以要麼閉門驅趕要麼嚴格控制。

「不行的。」安小順幸災樂禍,「他們很多人家都有人去當了民壯,要是趕走他們,那些當民壯的也不幹了,大公子,請神容易送神難。」

是了,今天給一碗飯民眾們對你道謝,明天要是不給這碗飯那民眾可就要摔碗罵了,這些民壯招來容易,要趕他們走,沒飯吃的豬能把豬圈拱了。

安德忠樂見其亂:「鬧不了山賊,鬧民亂也不錯。」

安小順一本正經:「那這麼說王知杜威他們這件事做的還不錯。」

安德忠被逗笑了,肉亂顫動又用手按住,也一本正經:「但本公子不會給他們獎賞的。」

主僕二人再次開心的笑,竇縣的事是王知杜威等人做的,但是是安德忠安排的,事情剛安排就被砸了,安德忠當然不會高興,如果不是現在還不能動手,他就要親自穿上甲衣帶上大刀去把竇縣的人殺光。

只有鮮血能撫平他的憤怒。

將來會這樣的。

「說了竇縣的民,那些兵呢?」安德忠問,「現在是誰在管?」

安小順道:「是淮南道折威軍的祝通,他還帶著民壯們到處巡查。」

安德忠並不認識這個祝通也不在意,只要是折威軍就可以了,他心滿意足的再次看向紅珊瑚:「那麼,說說這位武少夫人吧。」

「這位武少夫人很有錢。」安小順也看著紅珊瑚,「她也很願意為竇縣花錢,在竇縣當一個被人人稱頌的神仙,雖然她像一個鬼。」

不管是來歷還是形容都像一個鬼。

武鴉兒一向被認為是個孤兒,野狼群長大的狼崽子,突然從中原腹地冒出一個娘和媳婦--

,還有這個媳婦的模樣,罩住頭臉出來進去還打著黑傘,見不得人也見不得天日。

「正因為是鬼,才更想當個神仙。」安德忠瞭然又不悅,「武鴉兒要不是因為有梁振護著,早就成了死鬼了,這些鬼總是不甘心,總是想站到日光下,很是煩人。」

武鴉兒在漠北殺人得悍名,讓他媳婦和娘在內地救人得善名,到時候梁振在皇帝跟前鼓吹一番,武鴉兒也就天下揚名了世人皆知了。

安小順也瞭然了,想的還更多:「全海那老太監正欲求不滿,李家那小兒都能要,這隻成年的鳥他怎肯放過,現在竇縣都快變成漠北了,尤其是來了好些貨商,他們帶來了更多振武軍,武鴉兒,鴉軍的故事。」

門外傳來稟告聲,有人進來噗通跪下:「竇縣的那些人都回來了,活的以及死屍。」

安小順噗通也跪下來。

這是他安排的事,出了差池第一個被怪罪的是他。

果然不愧是武鴉兒的手下,太狠了。

安德忠卻沒有發脾氣將腰裡的刀砍在安小順的頭上,嘀咕一聲:「連你安排的人都發現不了的話還算什麼鴉軍。」又哼了聲,「竟然還把人活著送回來,是要警告我嗎?我難道怕他嗎?淮南不是浙西,也不是漠北。」

安小順和來人身子都趴在地上,然後沒有再聽到安德忠有什麼吩咐,兩人誰也不敢動。

「大公子,他果然是想在竇縣趁著山賊作亂求名。」安小順顫聲道,「我們讓淮南道把他趕出去。」

「已經落在腐肉上的烏鴉可不好驅散。」安德忠冷笑,「他要聲名,我割了他的根就好了。」

根是什麼?

安小順抬起頭。

安德忠道:「把梁振趕出京城。」

武鴉兒能有今天靠的是梁振,梁振是他最大的靠山。

安小順稱讚:「大公子英明,武鴉兒在竇縣如此不過是為了上達天聽。」

只不過天下太大了,天聽不過來,也懶得聽,皇帝年輕的時候對天下還好奇,聽到一些能人異事還感興趣。

「李奉安就是這樣抓了機會。」安德忠哼了哼,「武鴉兒想做另一個李奉安,他生的太晚了。」

現在的天對天下事天下人都不感興趣。

「如果沒有梁振替武鴉兒進言,他就是白折騰,而且他這樣做,我們浙西不好管,振武節度使周駿可是能吃了他。」安小順也哼了哼,「周駿早就看他不順眼,無奈梁振留下的部眾太多護著武鴉兒,除掉梁振,周駿肯定感激大公子。」

安德忠不屑周駿的感激:「那邊有父親呢,最關鍵的是現在振武軍可以亂,京城可以亂,浙西淮南這邊不能引人注意,當然只是現在不能,等我們的事準備好了,我第一個去竇縣,讓它名揚天下,讓它消失在大地上。」

安德忠將手裡的刀摘下砍在紅珊瑚上,咔吱斬下一段。

「給我做成珠串。」他將珊瑚段扔給安小順。

安德忠喜歡是奇珍異寶,並不在意奇珍異寶是什麼。

在地上跪著的安小順這才敢站起來:「武少夫人的紅珊瑚能夠留在大公子身邊,這是上天對她最好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