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章 窺探的猜測

第九章 窺探的猜測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65

外邊的動靜並不大,沒有人呼和喊叫,跑動急促而剋制,就像下一場急雨。

雨很快過去了,夜色恢復了安寧。

元吉站在室內依舊戒備。

方二走進來:「兩個人,已經離開這裡,大家正在追查。」

「還是安小順帶來的人吧。」李明樓道,輕輕拍著婦人的胳膊安撫,笑了笑,「挺聰明的,一次探查之後再來一次,反而可能更有機會。」

適才有一人已經接近了這邊的屋子,這是戒備的失職。

元吉的臉色很不好看。

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李明樓笑著安慰:「這不是失職,我們的人都厲害,別人的人也可以厲害,不能因為別人厲害,就認為自己有錯啊,再說他不是還是我們發現了。」

小姐和大都督一樣,對身邊的人寬宏體諒,從不苛責,元吉面色緩和:「他們太猖狂了,不要留著了。」

李明樓想了想制止了:「讓他們離開這裡就行了,要他知道我們很厲害,但我們又不是要跟他撕破臉。」

元吉微微一笑:「那安小都督就要為難了。」

李明樓眨眨眼:「我們就坐著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靜制動。」

元吉將遮上的輿圖再次拉開,接著適才的話繼續:「都督他們現在在這裡,當地有一口千年老泉,準備採集泉水釀酒送給陛下。」

釀酒是需要時日的,孩子的突發奇想是為了表達對皇帝的敬意,誰又能責怪呢,李明樓笑了。

金桔拉著婦人輕手輕腳來到另一邊的廳內。

雖然方二說人已經走了,但金桔還是謹慎的不出去吃烤栗子了。

「把炭火和栗子拿進來,我們在這裡烤著吃。」她跟婦人商量,又探頭看了看另一邊說話的李明樓和元吉,聲音壓低,「我們烤的仔細些,爆栗子聲不會太多。」

婦人贊同她,點頭說聲好啊。

室內恢復了先前,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方二放下門帘退出來,站在院子里抬頭看夜空,李奉安是帶兵出身,就算是個普通人也能被打造成一塊堅不可摧的鐵板,他是這個鐵板中最厲害的一個。

但今晚最後來的這個探子比他厲害。

有護衛從外邊疾步而來,低聲道:「跟丟了。」

他的聲音有些羞慚。

方二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不管他是哪個,把他們所有人都送出去。」

跟隨安小順混進來的人員他們都有掌控,護衛應聲是去傳達以及行動。

方二站在院子里繼續看夜空。

雖然那個探子很厲害,但要是再來,絕對不會放走他。

冬夜的民壯營很安靜,雖然大家沒有穿上兵服,這裡的一切規矩也都跟軍營里一樣,甚至還要嚴苛,巡邏是必不可少的。

困意讓寒意更濃,厚厚的冬衣也擋不住寒意,帶隊巡邏的泥瓦匠隊長不由將身子縮了縮,深夜裡也無人發現不影響形象。

有細碎瓦礫被踩上發出咯吱聲,營帳的陰影里有人影晃動。

「誰!」泥瓦匠隊長寒意頓消,身子挺直,年輕的聲音厲喝。

「任隊長,是我。」武鴉兒從後走出來,雙手系著腰帶,「我上茅房了。」

泥瓦匠隊長並沒有這麼好騙:「每個人都有夜壺。」

「我今天吃得多,肚子不太舒服。」武鴉兒尷尬解釋。

他的話沒說完身後又有腳步聲傳來,伴著說話:「大黑,老鼠烤好了,給你一條尾巴」

br--

/

武鴉兒也不讓他說完,重重的咳了聲,還籠罩在黑暗裡的身影反應很快,老鼠一般鑽向更黑暗處,但泥瓦匠隊長三步兩步帶著一眾貓就將他和他手裡還攥著的兩隻烤熟的老鼠拎了回來。

軍營這邊養著很多人,也養肥了很多老鼠。

這不是泥瓦匠隊長第一次抓到他們,這幾個新來的民壯自稱家鄉有吃烤老鼠的習慣,白天烤的時候被訓斥,竟然晚上偷偷烤,這一次還有深受看重的甲長大黑在其中。

疼痛才是帶來長久的記憶,憤怒的泥瓦匠隊長將不遵守命令的民壯狠狠的打了二十杖,大黑多加十杖。

被打了這種樂事,分到其他甲隊的幾個鄉親立刻開心的來探望,他們用家鄉話交談,其他人也聽不太懂便各自散了。

武鴉兒趴在大鋪上,神情平靜。

旁邊的老韓啐了口:「鬼一樣見不得人,那麼小小的宅院藏了那麼多護衛,我還沒摸到跟前呢,還好鴉兒進去了。」

大家的視線又看向武鴉兒。

「一直還沒機會問,怎麼樣?」老韓問。

他們不在一個甲隊,為了避免懷疑,各自逃回來這是第一次見面。

武鴉兒道:「也不算進去,只倒掛在房檐上。」

「有什麼發現?」其他人聲音有些緊張。

武鴉兒手垂在身前,似乎話有千斤重:「我聽到,我娘說話了。」

所有人都握住拳頭牙縫裡擠出一絲重重的低吼,鬍子和草木灰遮蓋不住他們激動的神情。

活著,只要活著就好。

武鴉兒道:「我好久沒有聽到我娘說話了。」他的臉上浮現笑,如水一般蕩漾,一雙長眼裡波光閃閃,「一點也沒有變。」

只可惜聽到這聲音他不能跪倒在娘的膝前,而是要翻身奔逃。

「那些人有多少?」有男人握住拳頭咬牙,「不信我們殺不進去。」

「我是不想被他們抓住所以今晚才逃,不是我殺不了他們。」老韓聲音如同刀在石上磨動。

武鴉兒道:「殺進去不是問題,問題是離開。」

他手撐住鋪板抬起身子,感受著腿臀上杖打後的疼痛,他日夜不停千里迢迢來到這裡,被一個毛孩子訓來訓去,還允許別人打在他身上而沒有砍斷他的手,是為了找到娘,以及和娘一起活下去。

娘要是死了,他也就是個死人了。

「今天我們已經看到,安德忠派人前來,人群中有范陽的兵散布。」他說道,一雙眼恢復了沉靜變得幽深,「縣衙里的那些人或許是安康山的手下。」

這一切是安康山的安排,竇縣的古怪就能解釋了。

「什麼山賊能殺了知縣和一團的官兵?」武鴉兒道,「當然對官兵毫無畏懼的更厲害的官兵。」

他手撐著床鋪起伏几下活動了淤血僵硬的身子,重新趴下來。

「看現在竇縣的這些事,別人看不出來,我們還能不明白嗎?這是在練兵,屯兵。」他看向其他人,「他們有練兵的好手以及豐足的錢,我武鴉兒只是用了五六個人接娘,帶著的盤纏能住店能吃飽而已,可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老韓剔了剔早飯留在牙縫裡的肉絲,要是他們能調動這麼多人,花這麼多錢:「何止是接兩個人,應該把老家的房子也搬過來,讓烏鴉不僅見親人,還能見到曾經生活過的一切。」

其他人都笑了:「真是說傻話,誰會做這種沒意義的事。」

有錢人也不會這樣,很多有錢人都是把一個錢掰成兩個花呢。

誰知道呢,神仙吧,老韓嘀咕一句,扔開這個沒有意義的話題:「這裡是淮南,安康山想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