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章 邀爾同樂

第八章 邀爾同樂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943

關係民生的官吏心有多痛,門外聚集民眾不知道,就在議論鬧事的民壯為什麼還不被打出來時,一輛車先被推了出來。

看到車上堆滿了酒罈和肉,民眾們很開心:「武少夫人擔心我們看熱鬧太累要給吃的喝的嗎?」

人群涌涌準備等待一聲令下在衙門前共歡。

「都別動,這是我的東西。」

有聲音從衙門內傳來,然後有人走出來,衙門和街上的燈火明亮,傾灑在這個人身上。

滿場瞬時寂然。

穿著錦袍的年輕人身姿俊逸,腰裡一柄綴滿寶石的刀閃耀著光芒,映照他稜角分明的五官炫彩琉璃,耳邊鬢角一朵盛開的嬌花又讓他的臉變得柔和。

這美人是

「向玲!你這個賊徒怎麼跑出來了?」有人大喊。

向虯髯原本清冷的面色頓變,伸手指著喊話的人:「不要叫我向玲,我是向虯髯。」手又收回來撫了鬢角的花,神情倨傲,「而且我也不是賊徒,武少夫人已經請我為門下客,這些就是她贈與我。」

向虯髯指了指門前的車,將黃金寶刀雙手舉起。

安靜的人群再次變得嘈雜,這個人就是被押進去的賊徒!

賊徒的事迹適才已經被跟來的軍營的苦主們傳開。

賊徒沒有被趕出竇縣,反而成了武少夫人的門下客?還贈與這麼多寶物。

「為什麼?」無數人發出質問。

向虯髯倨傲:「當然是因為我身懷絕技功夫高強。」

不是因為臉嗎?有不少人閃過這個念頭。

「你是個騙子。」與他打過交道認識的軍營同伴憤怒的喊,「肯定是你哄騙了武少夫人。」

向虯髯如今飛上枝頭,再被這些燕雀指責也沒有了憤怒,叉腰大笑:「我適才在廳內,與差役護衛們一戰,看到我身手不凡,武少夫人當場以寶刀贈英雄,請我做她的護衛。」

竟然這樣嗎?眾人的視線看向跟隨出來的差役,差役們臉色不太好看,但沒有反駁向虯髯的話。

推車的差役們將車扔下:「送出衙門了,你請便。」

武少夫人只說讓送出來,又沒說送到家。

向虯髯不與手下敗將論短長,將寶刀放回腰間看向眾人:「誰幫我推車,我贈他一壇酒,邀他共食肉。」

雖然不如武少夫人那般大方,但白吃白喝總不嫌棄,一群人搶著上前,人太多車子沒有被推著而是被抬了起來,向虯髯在眾人的擁簇上沿街而去,笑聲響徹半條街。

衙門前人散去了很多。

武鴉兒將帽子拉下來:「可以開始了。」

一直急著走的老韓卻沒有動,武鴉兒轉頭,見他盯著自己。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老韓伸手捏住武鴉兒的帽子,端詳鬍子亂髮灰土粉掩蓋的臉,「你比這小子俊多了,進去耍一套功夫,不就見到少夫人了?」

武鴉兒將他的手一彈而開:「滾。」

縣衙的前邊燈火明亮,後宅有些昏暗,有兩條小巷從其旁經過。

「她不在後衙的時候不一定就是防備不嚴的時候。」武鴉兒低聲道,將帽子壓低三步兩步融入昏暗的小巷裡。

老韓沒有緊隨其後,向另外一個方向而去,粗糙的身軀在昏暗裡卻不像山石那般笨拙,靈活閃躍消失。

李明樓穿過前衙和後宅夾道,緊跟在身邊的方二抬手示意,院子里昏暗中人影搖晃退去。

「這個向玲的身手的確不錯。」元吉說道。

「原來是叫向玲嗎?」李明樓笑道。

元吉已經拿到了向虯髯的信息,上面顯示跟幾個老鄉一起來的,登錄的時候他自報叫向虯髯,但被分開在另一處登錄的老鄉說他叫向玲。

&--

nbsp;?在查驗的地方設置三個以上的登記文書人員,不惜讓官府管吃管喝發高工錢招募了很多會寫字的閑人,並不僅僅是竇縣來的人多,也不僅僅是武少夫人心善體恤大家辛苦,是為了有足夠的人手登錄信息。

凡是結伴來的人都會分開登記,分別詢問信息,目的是不僅要記錄你自己說的你,還要記錄別人說的你。

「向玲是他爹起的,向虯髯是他自己起的。」元吉道,「他爹不事生產,帶著他無所事事到處交友遊逛,喝醉酒跌到湖水裡淹死了,剩下他孤家寡人,在家鄉仗義行俠惹了不少官司呆不下了,當地又鬧了旱災,他便跟著幾個鄉親出來尋生計,一路走到竇縣。」

李明樓緩步走在昏暗的長廊,聲音裡帶著笑:「他們是不是在每個地方都待不久?」

元吉點頭應聲是,又問:「向玲這個人,小姐是要用千金買馬骨嗎?」

雖然武少夫人的名號傳開了,但在竇縣人們還是沖著軍營,或者尋找官府威信支持下的生計,來投奔李明樓的還沒有過。

今晚向虯髯這一舉必然讓很多人產生新的想法。

畢竟不是人人都適合當民壯。

李明樓邁過門檻,金桔將她的斗篷接過。

「如果可以這樣也不錯。」她回答元吉的問話,因為這涉及到元吉接下來怎麼應對此事,人永遠是稀缺的,她願意要源源不斷更多的人來投奔,「只是這件事我是覺得向虯髯這個人也很有意思。」

有意思嗎?

元吉要跟著跨過門檻,方二又突然冒出來:「少夫人去前邊時,這裡有好幾人接近想要進來,已經拿下兩個活口,有一個逃走只能射殺。」

「不奇怪,安德忠肯定要把我們仔仔細細的探查一番。」李明樓在屋子裡轉過身,並不在意,「該讓他看,讓他看,不該讓他看的,他也不能看,浙西到底遠,他現在也不敢太分心在我們身上,拖著他就是。」

元吉和方二應聲是。

李明樓繼續說向虯髯:「他是真想做遊俠,不是為了名利,就是想做遊俠這件事,能這樣簡單的活著很有趣,對於我來說能讓他脫離苦悶有趣的活著,也很有趣。」

向虯髯怎麼活元吉並不關心,他微微一笑,小姐高興就好。

「而且,向虯髯這個人看起來古怪,人應該不錯。」李明樓接著道,「這一路都是因為他大家不得安穩,但那幾個鄉親卻始終跟著他,說明很信任他。」

小姐是真的很高興,像個小孩子見到新玩具一樣,元吉的面容柔和幾分,小姐本來還是個孩子呢。

「是啊。」他點頭,「在軍營把他抓起來的時候,他的老鄉沒有替他說話,但都跑去主動表示,向虯髯被趕走的話,他們想要跟著一起走。」

李明樓笑了笑,然後才看向牆壁:「明玉現在走到哪裡了?」

元吉伸手拉開遮蓋的畫,露出其後的輿圖,金桔將兩盞燈點燃擺在前方然後退開。

屋子裡變得明亮,照出人影。

武鴉兒倒掛在屋檐上,人看起來不少,女聲似乎很多。

「夫人,我們去燒個栗子吃吧。」

「好啊。」

有清脆的女聲歡悅的問,有溫純的女聲答,和腳步聲一起穿透了厚重的錦簾。

武鴉兒汗毛倒豎。

就在身子繃緊的一瞬間,他本能的一擺頭,叮的一聲,屋檐瓦片上濺起火光。

有女聲啊的驚呼,要掀起的門帘也落下,室內瞬時寂然無聲。

昏暗的夜色里,四面八方都有疾風襲來,武鴉兒在其間划過翻上屋頂,與此同時另一邊也響起急促的腳踩屋頂的磕碰聲,間雜著暗器的破空犀利呼嘯。

元吉將李明樓擋在身後,李明樓拉著婦人的手,金桔擠在她們身前。

小姐是需要更多的護衛呢,來害小姐的人越來越多了呢,金桔豎著耳朵屏住呼吸傾聽外邊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