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章 贈我以寶刀

第七章 贈我以寶刀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8:57更新  字數:2677

這是第一次有人來跟她要獎賞,李明樓笑了笑。

真是個狂徒。

「快把這狂徒拿下。」當值的官吏奮勇上前將李明樓擋住.

廳內有護衛差役,武少夫人身邊還有很厲害的護衛,為了這些日子吃過的好飯喝過的好茶第一次沒有凍瘡的手腳,官吏願意冒險。

護衛差役們已經動手了,尤其是那兩個被掙脫了護衛,面色帶著幾分羞惱狠狠向年輕人抓住。

年輕人身姿靈活,如同魚一般從兩個護衛手下滑走。

兩邊的其他差役乾脆揮動手中的水火棍狠狠的打下來,長棍如雨而落打在地上,年輕人在雨中左右搖擺不沾身。

官吏看的神情不安,這是一個功夫很高的狂徒啊:「少夫人,您快進去。」

李明樓安靜的看著廳內,因為她沒有發話,而且這狂徒雖然不肯被護衛差役抓住但並沒有向李明樓這邊襲來,方二便在李明樓身前戒備,沒有親自動手。

一陣密集的木棍敲地聲後,那躲閃的年輕人似乎玩夠了,一躍雙手抓住雙腳踩住水火棍,伴著幾聲呼喝,差役們被帶倒在地,虎口震動啪啪一陣頓地聲,年輕人雙手攏住這十幾根水火棍站穩。

「少夫人,我乃絕世之才,少夫人應當獎賞我的投奔,如今我卻在軍營里受欺壓。」他朗聲道。

李明樓笑了,在廳堂的椅子上坐下來,擺了擺手,原本要再次上前抓這年輕人的護衛們停下。

「怎麼回事?」李明樓問。

一個護衛上前道:「他在軍營與人爭鬥打傷了三人。」

年輕人立刻喊道:「是他們先打我,如果我不還手,傷的就是我。」

護衛不理會他,只對李明樓解釋:「他的作為被指責,他惱羞成怒先動手。」

年輕人哼了聲,沒有反駁,但依舊堅持:「他們指責我的不對,比武輸了是他們自己無能,反而來怪我,如果他們都有我這般厲害就不會輸。」

護衛對李明樓講述了前因後果,原來起因是為祝通做的那場對戰演武,他隸屬於甲隊,在對戰中違背命令貿然出擊,導致全隊潰敗,如今在軍營勝利意味著更好的待遇和榮光,甲隊的其他人對他當然不滿,幾日口角不斷,今日終於釀成了鬥毆。

官吏想起來了,恍然哦了聲:「那天一人戰四人的是你啊。」

年輕人挺了挺胸膛:「我一人能敵十人,上次輸了,是他們無能,與我無關。」

李明樓道:「你一人能敵二十人嗎?」

年輕人仰頭:「能。」

「三十人呢?」李明樓問,「你好好想一想,你在軍營也有些時日,知道大家的訓練和對戰方式。」

年輕人俊眉微微凝起,想了想,點頭:「能。」

「四十人呢?」李明樓倚坐繼續問。

年輕人拔高聲音:「少夫人,你這是為難我了,我是打不過四十人,但四十人也奈何不了我,我能全身而退。」

李明樓道:「可是打仗不是為了全身而退,而是要戰勝對方前進,你一個人敵不了四十人,反而會累害四十人潰敗,你在軍營里沒什麼可驕傲的吧?」

年輕人張張口要反駁,又神情一黯:「少夫人說的對,這世道已經不需要我等遊俠兒了,但要我聽從一進一退的規矩泯然眾人中,我還是做不到。」

他將雙手向前一推,水火棍嘩啦倒地。

官吏冷聲:「原來是遊俠兒,你在軍營傷了人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嗎?」又--

低聲對李明樓,「這些遊俠兒無所事事好在鄉野挑鬥生事,我們要把他們抓起來,否則民生不安。」

竇縣的衙門沒有多大,年輕人聽到了官吏的話,神情倨傲冷哼:「你們這些庸官面對山賊無能,只會對俠士逞英雄。」

官吏惱怒:「拿下這狂徒!傳各地官衙查看他身上是否有命案在逃!」

差役們抓起地上散落的水火棍齊聲應喝,年輕的遊俠兒神情不屑身形如猛虎盤踞。

李明樓道:「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人頭也不回:「向虯髯。」

李明樓笑了:「公子志向可鑒。」

虯髯客,那是史書上的傳奇人物,是俠士中的名流,時間過去太久,事迹流傳越廣,越發變得神仙一般,真正的來歷反而已經無跡可查了。

官吏哼了聲,虯髯客是神仙,亂世中輔佐一位開國皇帝就可以歸隱去了,大夏太平盛世不該有遊俠兒。

向虯髯沒有在意李明樓的笑,縣衙廳堂明亮的燈映照他頎長身影:「可惜天下全是朽木。」

話語滄桑但也不過是年少不得志的鬱郁而已,聽起來並沒有讓人有什麼感觸,李明樓笑了笑。

官吏要再次喝差役抓人,李明樓先開口問:「你想跟我要什麼獎賞?」

先前抬腳拂袖似要頭也不回離去的向虯髯立刻轉過身,雙眼閃亮:「少夫人不是說我在軍營無用嗎?」

李明樓道:「你在軍營是無用,在我身邊或許能有一用,我一女子遇到險境不需要戰勝對方,能全身而退避險就足矣啊。」

聽起來還是有些說他沒用,好像只會全身而退,不過向虯髯不計較這些小節了,手扶腰朗聲:「我要一把寶刀,要一車美酒佳肴,再要一位可相伴的紅拂女。」

你為什麼不要你的臉?官吏大怒。

李明樓喚元吉:「給他一柄寶刀,再裝一車美酒佳肴。」再看向虯髯,「紅拂女可遇不可求,我會與留心,如果遇到便與你牽線。」

向虯髯並不斤斤計較爽快的答應。

李明樓再看他一眼:「我先告辭了,向公子還有什麼想要的再來找我。」

向虯髯抱拳一禮。

李明樓便轉身向後走去,官吏跟上一步:「少夫人,這種遊俠兒都是騙吃騙喝的。」

李明樓笑道:「我的吃喝他騙不完的,大人,這些小事你不要費心,你們關計民生就已經很辛苦了。」

官吏嘆氣,武少夫人就是太心善了,既然她已經決定了他也不好再勸。

元吉更沒有勸,立刻讓人取了一把寶刀,黃金打造的刀鞘,上面綴著各種寶石閃閃耀目,一輛車也拉過來,整壇的酒和各種肉裝滿不留一點縫隙。

向虯髯站在廳堂中沒有先前的落魄,恍若一隻鬥雞,將寶刀掛在腰間大笑要邁步出去,又停下來打量自己。

「請再給我一身新衣和帽子。」他說道。

官吏只當沒聽到,元吉讓人取來,向虯髯不拘小節就在廳內脫下髒亂的舊衣裳,穿上新錦袍,用手沾了水把頭髮束起戴上帽子,走到門邊時順手從花架上盛開的小蒼蘭中揪下一朵掖在耳邊。

官吏的心頓時更疼三分,這花可是他精心養開的,以前從沒開過!

「這一個騙子騙走了多少東西啊。」他恨恨。

有文吏聲音幽幽:「一壇酒可換十斗糧,一扇肉可換五斗糧,這一車裝了十壇酒十扇肉,刀鞘用金約有十兩,有紅寶石三顆,紅珊瑚五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