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章 表面有客氣

第六章 表面有客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873

安小順看著被抬上來的一架紅珊瑚露出驚訝的神情。

李明樓道:「我來時不知道安小都督生辰,現在補上一份賀禮,請安小都督笑納。」

過後補生辰賀禮沒必要,安小順本應該拒絕,但看著揭開罩布,映的滿室生輝的耀眼奪目的紅珊瑚,拒絕的話說不出口。

如果讓安德忠知道這麼好的禮物被他拒收的話,肯定會打死他的。

「武少夫人破費了。」他打著哈哈道謝,「那恭敬不如從命。」

李明樓道:「這是喜事,當賀。」

紅珊瑚被重新罩了起來,隔斷了驚訝羨慕迷醉的視線,讓主簿等官吏們回過神。

這等大禮在手,安小順無心或者有心不想停留,謝過了主簿挽留,立刻要啟程:「還有很多回禮要送,不敢也不能耽擱啦。」

節度使的隨從也是大人物,能踏足竇縣已經很不錯了,主簿也不奢求他多留,高高興興的將安小順送出去。

紅珊瑚由商人親自包裹仔細裝車,主簿送的點心安小順也沒有忘記帶上,主簿率領一眾官員親自送到了城門口,順便宣傳安小順的身份,浙西節度使也派人來竇縣,至於為什麼來不需要說的那麼清楚,身份足以讓民眾更安心。

當然安小順的來意還是傳開了,得知並不是派了兵馬來輔助竇縣剿匪民眾也沒有失望。

「來給回禮也說明浙西節度使知道我們竇縣呢。」

「就算只是按照禮單上隨意的回禮,那接下來也一定會知道啦,因為武少夫人給他送了稀世珍寶做遲到的賀禮。」

「我看到了,那個貨商拉著一輛車雇了十幾個鏢師走了,車裡拉的都是錢。」

「他是賣貨最慢的,但獲利最大,他說他還會再來的,給武少夫人尋找更多的奇珍異寶。」

圍繞浙西節度使武少夫人以及那位發了財的貨商竇縣引發了新一輪的議論和傳說。

李明樓並不關心這些議論,縣衙後宅里一如既往的安靜,元吉回來時李明樓已經吃過飯了,金桔將茶水和點心擺在元吉面前,然後牽著婦人來到另一邊的廳內喝茶念故事。

「在安小順進來的前三天,竇縣一共新來九十八人。」元吉說道。

雖然至今沒有真正剿過山匪,但民壯們並沒有一直被圈在軍營里,又有祝通到來,不斷的被帶出去來巡邏探查。

他們的活動不限於在竇縣境內,向四周延伸。

由於竇縣山賊事件人盡皆知,其他地方的官府和民眾對他們很歡迎,所過之處暢通無阻。

安小順還沒有進入竇縣境內的時候,元吉已經知道了。

李明樓翻看案頭擺放的一疊名冊,對元吉點頭,指了指他面前的茶點:「元吉叔,先吃一點再說。」

短時間的內做這麼多事元吉忙的還沒有吃飯,但事情緊急李明樓也沒有讓他先去吃飯,茶點墊一下也可以。

這沒有什麼不習慣,元吉想到了以前跟著李奉安在安西都護府征戰的日子,那時候大家難免風餐露宿,騎在馬上吃乾糧喝雪水。

雖然李明樓吃過飯了,但心也一直在風餐露宿。

掙來如今的一切不容易,守住這一切也不容易。

元吉低下頭捻起一塊點心放入口中,又喝了一大口熱茶,聲音有些含糊:「大約篩查出十八人身份有疑,有去了軍營,有做壯丁,以及裝傷殘混在老弱中,今天安小順來縣衙,十八人中有八人也跟了過來,窺探縣衙。」

李明樓看著紙上的名字,混雜在不同登冊上沒有什麼特別,單獨挑出來寫在一起就看出問題了,他們年紀差不多,身形利索,口音也相似。

「這是不可避免的,事實上他們來的比我想像晚的多。」她說道,「我們這裡沒什麼不能看的,盯緊他們就行了。」

&n--

bsp;?元吉點頭應聲是:「祝通不用擔心,現在這般的好日子他很喜歡,不再想要趕我們走,反而勸我們過了年待春暖花開再行路,還委婉的說漠北那邊苦寒少夫人去了會很受苦。」

李明樓笑了笑沒有說話。

「縣衙這邊也沒有問題,不管什麼事都可以用他們的名義來做,主簿大人很願意幫忙。」元吉道,看著李明樓微微一笑,「大家都很喜歡少夫人。」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喜歡,李明樓並不在意這喜歡是怎麼換來的,她只要他們的喜歡就夠了,她就可以在這裡名正言順的留下來。

「韓旭有什麼消息?」李明樓問。

元吉搖頭:「中厚派人盯著韓旭,韓旭已經離開京城回家鄉探母,還在路途上。」

這時間比上一世晚了很多,因為李明玉提前當了節度使,很多事的細節都變了。

看來年前韓旭來不了了,既然是探母怎麼也得過了年,安德忠安排的宣武道兵亂會不會也推遲?安德忠是因為失敗了一次山賊潛伏,所以迷上裝山賊了?都過去這麼久了,兵亂沒有動靜,山賊不斷的冒出來。

不過這樣也好,越有山賊她越有機會在竇縣站穩以及向外擴展。

元吉看到李明樓嘴角彎彎,他不由也舒展了眉頭,拿著點心吃,不打擾小姑娘的好心情。

但遺憾的是外邊腳步聲急促而來。

「少夫人,軍營里出了點事。」來人站在門外說道。

暮色降臨,縣衙的燈火已經亮起,突然來了一群人在地上投下了紛亂的影子。

「我要見少夫人。」

「住口。」

「是軍營里的民壯。」

「說是打架傷了人。」

「啊那還不趕出去竇縣去,為什麼要來煩少夫人,這些人也太不會當差了。」

「少夫人說要見他,唉,少夫人神仙一般,人有求她總是會應的。」

跟過來的人群議論紛紛向縣衙圍籠,蹲在街角的老韓頓時被人群淹沒,他就要站起來,武鴉兒伸手按住他。

「現在人多混亂,正是進去的好時機。」老韓低聲道。

武鴉兒搖頭:「先看看前邊。」

他起身跟上人群向縣衙門口擠去,老韓想開個玩笑又覺得不合適將念頭按了回去。

民眾擠到縣衙門口但沒能進去,只有被綁著的民壯被拎了進去。

縣衙的大廳里燈火明亮,當值的官吏不安又惱怒,第一次對軍營的人發脾氣:「這種小事為什麼要驚擾少夫人?讓這種人來少夫人面前撒潑,豈不是讓少夫人難堪?軍營不是有祝大嗎?有軍法有令規,處置就是了。」

「他鬧的太凶,又手握兵器。」來人解釋。

「他有兵器你們有這麼多人難道還打不過他?」當值官吏更生氣。

來人態度依舊和善:「他不是要跟我們打,他是要自盡。」

什麼?官吏看向被按在廳堂里的民壯,民壯被兩個護衛按著,半跪在地上垂頭,髮鬢散亂遮住了臉,看身形還很年輕。

「要見我嗎?」李明樓從後邊走出來了,「什麼事?」

官吏忙相迎還沒說話,跪地的民壯猛地跳起來,兩個按著他的護衛竟然被甩開,廳內響起驚呼,站在李明樓身旁的方二一步跨出,但那個民壯並沒有撲過來,只是跳起來落地,頭髮一甩露出面容。

這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相貌英俊,一雙眼亮如星辰,星辰閃耀看著籠罩在黑暗裡的女子。

「少夫人,我是來要你獎賞我的。」他大聲說道。

是他啊,站在縣衙外混在看熱鬧民眾中的武鴉兒認的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執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