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章 回禮表敬意

第五章 回禮表敬意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501

在主簿的幾十年的為官記憶中,竇縣太小又偏僻連州府大人都沒有接待過,沒有上官會想起到這裡來,就算路過也會趕路到前方更大的縣城或者驛站落腳。

當然主簿沒有因此而縮手縮腳,接待上差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好吃好喝好話,這一點竇縣縣衙現在很有底氣。

主簿召集了縣衙的所有官吏正衣官帽來到衙門前迎接,浙西節度使派來的人馬並不多,但馬壯人威武一看氣度不凡,他們還帶著一輛馬車。

來到大廳里一番推讓安坐,茶喝一口,自稱安小順男人客氣的表明來意:「我們是來奉大都督之命送謝禮的,大都督生辰得到了你們竇縣送的賀禮。」

王知給安德忠送生辰賀禮的事大家都知道,說是接到了州府刺史的命令,讓選一些合適的賀禮,賀禮會以州府的名義送到淮南道,再由淮南道送去浙西。

在淮南道竇縣微小無足輕重,竟然會收到安德忠的回禮。

難道王知跟安德忠認識?

主簿等人神情驚訝。

安小順笑了:「每個送來的賀禮,都督都回謝禮。」

說罷抬手讓人把回禮送進來,主簿等官吏忍不住圍上前觀看,這是一尊玉雕擺件,光潔細膩價值不菲,其上更有清正廉明四字。

高官權貴過壽收禮物是很常見的,也是很多人斂財的機會,如果是為了表達清廉,可以拒收禮物,收到禮物還一一回禮的很少見,尤其這回禮價值不菲。

這種禮物照收,然後再給予回禮,倒也別有一番風流。

主簿等人神情讚歎:「安小都督真名士。」

因為安康山也是節度使,為了區別大家都稱呼安德忠為安小都督,安德忠並不以此不悅。

安德忠貪痴肥的傳言看來也不能全信啊。

好茶斟第二遍,還有新做的茶點送上來,都是竇縣的特有小吃,主簿大喜向安小順介紹。

安小順也很高興:「你們真是有心了。」不客氣的逐一的嘗試,還指出某幾個,「這個不錯,都督肯定喜歡。」

主簿當然不傻立刻吩咐廚房再做些裝好。

不管怎麼說能跟一個節度使攀上關係是每個官員都樂意的事。

王知或許也是因此才盡心儘力的為安德忠送賀禮吧,只可惜他的付出有了回報,他卻不在了。

為王知遺憾,大家不會讓自己也遺憾,廳堂里氣氛變得熱烈起來,一番說笑閑談之後,安小順道:「聽聞振武軍武都尉的家眷在這裡,不知可能拜見?」

要見武少夫人嗎?主簿微微思索。

武少夫人肯定知道誰來了,這些點心必然是她細心的安排。

雖然武少夫人不到前衙來,主簿不認為前衙的事能瞞過她,主簿也沒有想瞞她。

「安爺請稍等。」主簿沒有推辭,也沒有大包大攬,「武夫人有疾,武少夫人也有傷,待我去問問可否方便。」

李明樓已經想到會被要求見一見。

「說是來送謝禮。」方二說道,「安德忠吩咐給每個送賀禮的都回禮。」

安德忠才不是那樣的人,李明樓當然不信這個說法,安康山另有所圖結交廣泛出手闊綽,安德忠則貪婪又吝嗇,只要是送的東西不管貴賤他都

,要到手裡就休想讓他吐出來。

那一世流傳他貪戀的笑話很多。

他現在肯吐出來必然是為了吞更多的。

「給他送賀禮的人很多。」李明樓看了眼牆上的輿圖,「打著還禮的名義他的人要把這半個東南都占遍了吧。」

看到她揮揮手,方二上前將牆上的一副畫拉開遮蓋了輿圖。

「你讓人去街上找那些貨商。」李明樓道,「買最貴的奇珍異寶回來。」

方二立刻出去吩咐,等他安排好,主簿也進來請李明樓了。

「少夫人如有不方便可以不見的。」主簿將事情講了,又小聲建議,「你是女眷,不如我去請元爺回來。」

李明樓笑了,雖然臉裹住看不到,聲音里能讓人聽出來,謝過主簿的照顧:「不過是幾步路,不用大人你替我解釋費口舌。」

主簿大人很欣慰,跟這樣會體諒別人的人打交道就是這麼令人愉悅。

安小順在廳堂喝到第三次茶就看到主簿領著一個女子走進來,青天白日斗篷罩住頭腳,身邊還有一個年輕的僕從撐著黑傘。

「我身體有傷,安小爺莫要嚇到。」她主動說道。

身形和聲音都很嬌小,年紀不大,但氣勢不一般,比這些官吏們見了他還要淡然,的確不是普通的女子,安小順一瞬間得出判斷,垂下視線施禮,對武少夫人的遭遇表達同情。

「得知這邊的悲事,安小都督也很難過,吩咐我見少夫人,也是要表達敬意。」他說明來意,「武少夫人剿山賊,為王知縣等人報仇又安撫了民眾,可謂巾幗英雄,與武都尉不愧是天造之合。」

李明樓道謝:「我一個婦人沒做什麼,是主簿和諸位大人們應對有方,讓民眾齊心協力。」

主簿等人忙擺手,廳堂內一番互相誇讚其樂融融。

而此時的大街上也是一陣熱鬧,有一個胖乎乎的商人讓六個人抬著車走過。

「這個商人窮的用不起牲口了。」街上人們笑著打趣。

有人認出這個商人,前幾天在城門追著武少夫人的車馬叫賣奇珍異寶:「就說了啊這些東西在我們竇縣賣不出去,真的虧本了吧。」

商人聞言得意:「錯了,我是要給少夫人送我的珍寶去,少夫人買了,這珍寶太珍貴了,我不放心讓騾馬拉著,還是讓人抬著才安心。」

街上的人頓時哄然,紛紛追問是什麼奇珍異寶。

商人藏著不肯讓人看:「武少夫人神仙人物,看中的自然是神仙珍寶。」

說這話又有些心虛,看了眼前方引路的武少夫人的護衛,事實上那個護衛只一個要求,要最貴的。

人群亂鬨哄擁簇著商人往縣衙去,行走在其中難免被擠的東倒西歪,老韓當然不會被推到,寬厚的肩膀一甩就要將擠自己的人頂開,武鴉兒按住他,遮蓋住頭臉的大帽子微微抬起,對老韓使個眼色。

老韓領會身子趔趄,罵罵咧咧幾句,看著身邊的兩人頭也不回的過去了。

「跟我們一樣是官兵。」武鴉兒扶著他低聲道,視線看著那走過去的兩人,「他們適才說了一句話,口音是范陽的。」

老韓驚悚,這竇縣不僅有他們振武軍,還有安康山的人,真是城小神仙多,不會再冒出哪個道的衛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