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章 請淮南道來的大人共享

第三章 請淮南道來的大人共享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318

軍營里現在入目都是官兵,但官兵與官兵也有不同,大多數腰裡只有一把刀,穿著兵服沒有甲衣,有一小部分官兵有鎧甲有精良的兵器。

衣著不同氣勢不同,穿著甲衣的官兵如同大鵝,在一群瘦雞呆鴨中闊步踱進一間營帳。

「不管是什麼夫人,來軍營不合適。」為首大鵝皺眉看著營帳中的唯一的女子。

淮南道派出的一百多兵馬終於來到竇縣,現在他們是軍營的主人。

校尉祝通是首領,他打量著這個裹著大斗篷帶著大帽子,帽子遮蓋下的臉又被布裹住,混在一群官員中很是顯眼的女子。

「祝校尉。」主簿客氣的介紹,「這就是我說的武少夫人,是她讓自己的護衛召集民眾來護城剿山賊,竇縣民心才能安穩,等到大人的兵馬到來。」

說到這裡搖頭自嘲。

「如不然不知道多少人逃到府城道衙,亂了淮南,我竇縣上下官員罪重啊。」

祝通雖然是個武將,也聽得懂主簿這是在為武少夫人表功,這是竇縣的大恩人,請他客氣些。

這女子有功他不可否認,但當淮南的恩人就過了:「夫人有功,我來之前觀察使大人是親口贊表的,聽說夫人是要進京探望梁老大人,耽擱行程這麼久,現在」

李明樓接過他的話:「班門弄斧罷了,祝大人率兵來了,我們可以卸下重擔了,請祝大人看看這些民壯是否可用。」

要邀功啊,祝通略一思索,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吧,說些好話又沒損失,武將雷厲風行話不多說抬手:「久聞振武軍大名,今日略作一觀。」

李明樓屈膝還禮:「祝大人請。」

「殺!」

似乎平地滾雷,齊齊的呼喝聲傳來。

軍營里演武開始了。

民壯營里變得沸騰,所有人都站在簡陋的木架做的格擋後踮著腳張望軍營。

武鴉兒幾人也站在其中,與先前不同的是武鴉兒身穿兵服,只是這兵服還是沒讓他進了軍營站到武少夫人面前。

老韓伸手比划了一下距離:「一路上那麼遠,沒有我們不能走的地方,這裡這麼近,我們為什麼跨不過去?」

因為一路上有所目的百無禁忌無可阻擋,現在目的就在眼前方寸地便是囚籠,他的娘在竇縣這些人手裡,生死不知安危難測,武鴉兒安靜的看著前方。

祝通看著前方神情驚訝,演武場上一隊隊身穿兵服的民壯握著不同的兵器,隨著鼓聲快速的前進後退左突右擊。

盾兵在前,長槍在中,大刀在兩邊,不管是什麼兵器,他們的動作都很簡單,盾兵蹲下舉起邁步再重複,長槍抬起刺出收回再重複,大刀下劈揮動前送,口中喊的也很簡單,演武場只有齊齊的單調的吼聲。

觀台並不高大,站在其上的官吏們莫名的覺得這些民壯就要衝到面前,刀槍帶起犀利的寒風在他們臉上划動生疼。

跟上一次看又變了。

上一次感覺是養出了一頭小虎,可以牽出來嚇唬人,那這一次這小虎已經可以張開口咬人了。

祝通驚訝中有興奮,他看到了除了能咬人,還有一個可以直接拉到戰場上的兵陣,看起來簡單笨拙也沒有什麼花哨,但嚴密的似乎無懈可擊。

兵陣展示結束,民壯們換上了包裹了布的木棍開始了分列對戰,這更讓大家看清楚這簡單笨拙的隊列的威力。

戰鬥很激烈,喊聲震天,儘管是演練每一個人都用盡全力,比起先前的隊列看上去有些混亂。

「不不,還是很嚴整。」祝通糾正身後官吏們的錯誤議論,「你看,甲方這邊一個人倒下,另一個人立刻補上來,保證了雙翼完整。」

主簿點頭:「果然如此,祝大人看的仔細。」又喚元吉,「聽說這是第一次對戰?」

元吉明白主簿的好意,在一旁應聲是。

「這位是武少夫人的護衛,是他召集訓練的這些民壯。」主簿笑呵呵介紹。

祝通打量元吉一眼,看起來很普通,不過既然是武少夫人的家將,他也不介意屈尊:「我看甲方要勝了。」

與之討論交流也是表達讚許的一種方式。

&nbs--

p;元吉點頭道:「祝大人明察秋毫。」

祝通笑了笑將視線轉回演武場,卻見步步緊逼行雲流水的甲隊一角忽的出現一個缺口,原來是一個民壯揮舞著木棍迎戰乙方的刀兵,這個民壯身高手長身姿靈活,一根木棍舞動的眼花繚亂,將四個刀兵的木刀都打飛了

「好。」主簿等官吏紛紛叫好。

祝通啊呀道一聲不好,話音落就見乙隊的長槍兵圍了過來,長槍揮出,甲隊忙應擊,但因為那一人對戰四人離開了隊列,其他人補來不急,瞬時這一角變得混亂。

恍若堤壩塌一角,洪水頓時噴涌,勢不可擋,甲方隊列潰散,在乙方整齊的隊列前節節敗退。

祝通扶腰感嘆:「戰場上就是這樣萬變,勝敗瞬息間。」

一聲鼓響廝殺停下,演武場響起歡呼聲,乙隊的民壯揮舞著兵器雀躍,而甲隊的則跌坐在地上黯然,更有人憤怒的捶地,但再一聲鼓響,不管是喜悅的還是悲傷的都立刻站起來重新列隊彙集到台前。

主簿主動問祝通:「大人看尚可吧?」

祝通點頭感嘆:「不錯,竇縣這些好男兒早如此,王知縣和杜團練也不至於」

有王知縣和杜團練竇縣也不會有這些民壯,主簿不談這個話題只跟著嘆口氣,看一直安靜在旁的李明樓:「少夫人,我們該選優勝者了吧